最后的晚餐和耶稣被钉究竟是在哪一天?

对于最后的晚餐和耶稣被钉十架的记载,符类福音(马太、可马、路加)和约翰福音的记载似乎有些出入:根据符类福音书的记载,最后的晚餐应该就是逾越节的筵席;而约翰福音似乎把最后的晚餐和耶稣被钉十字架都放在逾越节筵席之前。卡森在他的约翰福音注释(Pillar 系列,英文版页455-8)中对这个问题做了简单的讨论。他认为其实约翰福音中最后的晚餐也就是逾越节的晚餐。不过,他的讲论太过简单,一下子可能不是很容易理[......]

阅读全文

免费英语语法校对

 

推荐一个英语语法校对网站。

用英语写专文对我们这些母语非英语的人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有些教授比较体谅国际生,对国际生专文的语法不是很计较。但是,提高我们的英语水平既对我们自己有利,也给读我们文章的人少一点折磨。

这是语法校对的网站:https://www.grammarly.com/

这个网站有免费和收费的项目。免费的服务可以帮助我们纠正一些明显的错误,比如名词和动词的单、[......]

阅读全文

Alas! and did my Savior bleed

哦我救主真曾流血, 我主真曾死亡? 祂真曾愿舍弃圣首, 仅为微小如我? 十架之上痛苦呻吟, 却是为我罪愆? 奇妙慈怜恩典未闻, 大爱无法测度!日头全然变为黑暗, 隐藏它的荣耀, 皆因基督造物之主, 为赎罪人而死, 当祂宝贵十架显现, 愿我因羞掩面, 亦愿我心恩感溶化, 我眼融于泪水。悲伤之泪无法偿还, 我欠主爱重债, 主我全然献上自己, 这是我所能做。 哦我救主真曾流血, 我主真曾死亡? 奇妙慈怜[......]

阅读全文

走在时代前面的人

前几天,微信群里、圈里都是 R. C Sproul 回天家的消息以及对他的缅怀。这几天,微信群里、圈里都是王永信牧师回天家的消息以及对他的缅怀。这也再次让我想起乐清教会的一位已经过世的老前辈。   乐清教会也有一位姓王的老前辈,叫王从道(人称“阿道公”)。他在 2009 年回了天家。一个多月前,整理文档时,看到他写的遗嘱,当时就有点想把它贴上来。 王从道老前辈曾是乐清教[......]

阅读全文

立定心志

这是大约十年前参照约拿单・爱德华滋的立志写的。十年后竟然仍然适用。估计这辈子都适用……  
主啊,求你让以下立志成为我生命最自然的流露! 立定心志:
  1.      竭力爱神
  2.      坚守真理
  3.      付代价忠心侍奉
  4.      有怜悯的心肠
  5.      存爱心服侍人
  6.      常常将自己重新献给神
  7.      时常切慕神的典章,甚至心[......]

阅读全文

人的尊严

前天去动车站接人。车还没有到,我站在出站口的地方。有一个人上来问我:要打车吗(私家车)? 我向他摆了摆手,说,我也是来接人的。 按照我以前的作法,对话基本到此就结束了。可是,我想,如果都这样的话,又怎么传福音呢?于是,我就主动跟他聊起来。 然后才发现,他是个本地人。 我问他现在打车价格怎么算?他说:现在大家都用滴滴打车,价格、路线都是透明的。(看来打车软件在这方面还是挺有用[......]

阅读全文

圣经研究软件的迷思

一、圣经研究软件不能给我们什么?

  1. 圣经研究软件不一定能提高我们的原文。圣经研究软件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就是它们不仅提供原文圣经,还对圣经中每一个词都给出了词形分析、词义等信息。读者通常只需要将鼠标放在某一个单词上面,圣经研究软件就会自动给出这些信息。有的软件比如 Bibleworks 还会自动在原文词典中定位到相应的词条,Logos 和 Accordance 也很方便,只需要双击或者三击[......]

阅读全文

伦理的基础

为什么一些人认为穷人要被赶出城市?究竟是什么思想让他们做出这样的行为?这样做对吗?对与错的标准又在哪里? 这是一篇探讨伦理学的文章,也是探讨人论的文章。伦理学探讨人当做什么,不当做什么。伦理学探讨是非对错的问题。在我看来,伦理学与人论有很大的关系。我们需要在某一个基础上来建立我们的伦理学体系。这个基础便是我们的人论:人是怎样的活物?人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无神论的伦理

有不少人已经指出[......]

阅读全文

预防及应对儿童性虐待

今年九月份,院长给全院学生发了一封信,要求全校的正式注册学生都必须完成一个由 MinistrySafe 机构提供的性虐待意识训练(Sexual Abuse Awareness Training)。 在信中,院长以沉重的语气指出,性虐待(sexual abuse)的问题远比我们想像的要严重和普遍。作为耶稣基督的工人,我们有责任要保护那些无法保护自己的人。为了更好地履行这份职责,我们首先要受到足[......]

阅读全文

BibleWorks(Win版)中使用原文语音圣经

BibleWorks 在 10.0 版本里加入了原文语音圣经。如果你是 10.0 版本的,而且安装文件是在 2016 年 1 月 25 日之后下载的,那么,它是自带旧约希伯来文语音圣经、新约希腊文语音圣经(NA27)、以及新约希伯来文语音圣经的(如果你是此前下载的,那么请前往此处下载、并安装)。 如果你已经安装好了原文语音圣经,那么在旧约或者新约经文上右击鼠标,在弹出窗口中就会看到一个 “Ope[......]

阅读全文

作为神学家的牧师——Albert Mohler Jr.

今天在整理以前的资料时,无意中发现原来 5 年前开始翻译美南神学院院长 Albert Mohler 的这篇文章(看来那时已经注定要来这儿了^_^)。今天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这篇文章共分三次,于大约 11 年前发表。我当时连第一篇也没有翻完。今天就顺便把这篇好文翻完,与大家分享。 神学与教会的联系渐弱,变成与大学的联系更加紧密的学术训练,这种转变是近几个世纪以来最令人悲痛的发展。在早期教会乃至[......]

阅读全文

立场的代价

  五百年前的宗教改革是神给这个世界的祝福。因着改教家的忠心侍奉,今天的我们得以自由地领受这宝贵的真理。宗教改革纪念日是纪念过去的日子,也是默想现在、预备将来的日子。 在满怀感恩的同时,我们需要避免的是浪漫化宗教改革。我们要把改教家们放在他们自己的处境里面去看。

一、真理的立场何等宝贵!

在宗教改革发生前,教会已经显露出许多需要改革的地方。教会在很多地方已经偏离了她的本位,不[......]

阅读全文

行动派导师

昨天晚上心血来潮,第一次去了学校的健身房锻炼(以前只是去游泳,没去健身房)。恰巧另一位同学也过来,跟我聊起明年春季要开的几门课。我才知道明年春季的课已经挂出来了。 回去后,查了一下明年春季的课。发现我要选的两门课竟然被安排在同一个时间!一门是导师要开的《但以理书》,另一门是法语。目前还在寻找博士论文课题中。希望透过前一门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博士课题。后一门则是必修的一门研究语言,每年只开一次。这次错[......]

阅读全文

旧约经文鉴别实例——扫罗几岁登基?

一个简单的问题:扫罗几岁登基?

我的问题很简单:扫罗几岁登基? ”四十岁。“ ”很好。那么根据在哪里呢?“ 熟悉圣经的人,马上就会翻到 撒上 13:1,指给我看。作为华人基督徒,我们最常用的便是《和合本》了。所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和合本》的撒上 13:1。  

令人困惑的现代译本

《和合本》(1919 年出版):
1 扫罗登基年四十岁。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时候[......]

阅读全文

旧约经文鉴别

今天我想谈谈旧约经文鉴别的问题 旧约的经文鉴别和新约不太一样。新约圣经单希腊文抄本(也就是新约圣经的原文)就有 5800 多份。最早的抄本和原稿相差少于 50 年。最早的新约全书抄本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大约于主后 350 左右完成,与原稿也就只差了 200 多年的时间(具体每章圣经写作时间与最早的抄本的时间距离可以参照此文:How Long from Original N[......]

阅读全文

现代译本与经文鉴别

简单来说,现代译本主要是根据古代抄本、译本,以及现代综合本圣经翻译而来的。现代译本的主要目的是让人可以用自己的母语来研读圣经。因为翻译原则的不同,可以分为直译意译,以及动态对等(Dynamic Equivalence)。直译比较倾向于原文,意译比较倾向于受众,动态对等间于两者之间(要想更多了解,可以参考 戈登·菲 和 道格拉斯·斯图尔特 合著的《圣经导读(上)》)。 除了市面上购买到的圣经[......]

阅读全文

经文鉴别主要概念及术语

以下几个经文鉴别学相关的概念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准确区分,会对我们的学习和研究造成很大的困扰。 1. 原稿(autograph)。圣经原稿是指圣经的原作者写成的圣经书卷。比如保罗寄给罗马教会的《罗马书》。对于旧约,原稿的概念要稍微复杂一点。就算是最保守的学者,今天也会承认摩西五经成书后,经过了语法的更新、部分地理名称的插注等。所以,当我们说到摩西五经时,通常不是指摩西刚写好的那个原稿,而是指后来被[......]

阅读全文

Accordance 用户笔记使用技巧

Accordance 的用户笔记(User Notes)可以让我们给每节圣经单独做笔记。自己平时读经的时候,如果有些亮光,就可以很快地打开用户圣经,定位到相应的经节,然后打开用户笔记开始写。上课的时候听到什么,周日的听道笔记,平时阅读中看到较好的内容,都可以加到用户笔记中。以后准备讲章的时候,这些用户笔记就是非常有用的资源了。我们可以创建多个用户笔记。  

如何创建/打开用户笔记?

[......]

阅读全文

再思真理与合一

十一年前,本科还没毕业时,我就已经在考虑宗派与合一的问题(见链接)。当时是考虑在真理的基础上如何”现实地”面对宗派问题。十一年过去了,我不认为我已经找到了答案。我想我看到的现实是:从宗派性神学院毕业的弟兄姐妹开始陆续回国服侍,国内教会也开始有了宗派的觉醒,宗派的问题在国内越发突显。不过,面对这个问题,我想我应该也比十一年前对合一的追求更加积极一些(见本文末的经文)。同时,对真理之边界的探求,也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