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鉴别主要概念及术语

以下几个经文鉴别学相关的概念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准确区分,会对我们的学习和研究造成很大的困扰。

1. 原稿(autograph)。圣经原稿是指圣经的原作者写成的圣经书卷。比如保罗寄给罗马教会的《罗马书》。对于旧约,原稿的概念要稍微复杂一点。就算是最保守的学者,今天也会承认摩西五经成书后,经过了语法的更新、部分地理名称的插注等。所以,当我们说到摩西五经时,通常不是指摩西刚写好的那个原稿,而是指后来被正典化之后的摩西五经。对于旧约的正典化,批判学者通常会将它定在公元后,但是保守的学者则相信旧约在以斯拉的年代已经正典化了。

2. 抄本(manuscript)。圣经抄本是对原稿的抄写本、以及对抄本的抄写本(讨论具体的抄写时,我们暂且将被抄写的那份原稿/抄本称为“父本”)。抄本的质量(即与原稿的接近程度)受不同因素的影响。在漫长的抄写历史中,抄本偏离原稿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改变是无意间发生的,所以抄写员和可能的校对员都没有发现。并且,当一个抄本发生错误后,后来的抄写员看到“父本”语句不通,就会尝试去“修正”那些错误。还有些则是因为语法的改变,后来的抄写员会根据自己对语法的理解去“修正”那些语法问题。还有些时候,抄写员甚至会根据自己对经文的理解去改变甚至扩充“父本”中的表达。

列宁格勒抄本
列宁格勒抄本,创世记 1:1
  1. 旧约圣经比较有名的抄本是列宁格勒抄本(Leningrad Codex,约主后 1008 年)和亚勒坡抄本(Aleppo Codex,约主后 925 年)。亚勒坡抄本的五经部分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了,所以列宁格勒抄本是现存最早的完整旧约抄本。

3. 译本(version)。圣经译本就是被翻译成别的语言的圣经。比如旧约圣经(大部分是希伯来文、极小部分是亚兰文)被翻译成希腊文、亚兰文、叙利亚文、拉丁文等。新约圣经也很快被翻译成别的语言。最早期的译本也基本上无法保存下来。所以这些译本各自的抄本又成了译本的证据。现在的英文圣经、中文圣经都属于译本。

  1. 有些译本是直接从原文翻译过来的。比如希腊文旧约就是直接从希伯来文翻译过来的。最初的七十士译本在主前 280 到 130 左右翻译完成。
    1. 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 LXX)。七十士译本这个名字的来源是最早把摩西五经翻译成希腊文的是来自以色列 12 支派的 72 位长老(每支派 6 位)。他们用了 72 天的时间各自独立完成了翻译。而且这 72 份译本一模一样。Septuagint 来自拉丁文 septuaginta,意为 70。七十士译本的另外一个名字是 LXX,即罗马数字 70。
    2. 七十士译本最狭义是指最早翻译的希腊文摩西五经。除五经外的其他书卷后来也陆续被翻译成希腊文,称为老希腊文(Old Greek)。不过,“七十士译本”这个词很快就延伸为最早翻译完成的整部希腊文旧约圣经。最后,学术界也常常用七十士译本指代所有的希腊文旧约圣经。后两个概念常常被人混淆了。
    3. 最早的七十士译本出来后,很快又出现了更多的希腊文旧约圣经。最有名的是亚居拉(Aquila,约主后 140)、狄奥多田(Theodotion,约主后 180 年)、辛马库(Symmachus,约主后 185)。
  2. 有些译本则是译本的译本(即不是直接根据圣经原文翻译的)。比如现在我们所说的老拉丁文圣经(Old Latin/Vetus Latina/Itala/Old Italic)是从希腊文翻译的。而耶柔米在翻译《拉丁文武加大译本》(Latin Vulgate)的时候,是根据希伯来文圣经来翻译的。《拉丁文开加大译本》出来后,逐渐取代了老拉丁圣经的地位。

4. 修订本(recension)。“信、达、雅”是译者追求的目标。但是这三者总是无法完全兼得。所以,后来又会有些人对以前的译本进行系统性地修订,称为修订本。并且,译者的“父本”是原稿的机率也很低。如果后来的人觉得他手上有更权威的抄本,可能会以那个抄本为“父本”对以前的译本进行修订。《和合本修订本》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圣经版本。

  1. 以上提到的三个七十士译本(Aquila, Theodotion, Symmachus),如果这三位作者不是自己翻译,而是修订一个已经存在的译本,那么就应该归为修订本。
  2. 七十士译本的研究一定绕不开的一个人物是俄立根(Origen)。他编写了一部巨著:《六经合参》(Haxapla)。
    1. 俄立根(Origen)的《六经合參》。一共有六个版本的旧约。1. 希伯来文;2. 希伯来文的希腊文转写;3. 希腊文 Aquila 版;4. 希腊文 Symmachus 版;5. 七十士译本(如果这个版本的内容是希伯来文版没有的,俄立根会用一个除号[– 或者 ⨪ 或者 ÷,obelus]来标记出来;如果多于一个单词,他会在最后那个单词后加上另外一个符号[/. 或者 ٪ 或者 ⸔];如果这个版本中没有而希伯来文版中有,俄立根会从其他几版中找到与希伯来文版最接近的语句,插入到这个版本里面,并且用星号[※,asterisk]标记开始,用 ⸔ 标记结尾);6. 希腊文 Theodotion 版。
    2. 有些学者认为第 5 列就是最早的七十士译本。不过这是有争议的。
    3. 学者估计,俄立根的这部巨著共有 15 卷,6000 页左右。后人抄写整部巨著的可能性等于零。大多抄本都只有第五列的内容。而且这些基本上甚至连标记都没有抄下来。不过,有个公元七世纪的叙利亚译本在翻译第五列的时候,把那些记号都抄下来了。因此,我们至少可以还原第五列。
    4. 俄立根的《六经合参》最晚在穆斯林 638 年的入侵中被毁。有些残片保留下来。
  3. 还有一个比较有名的修订本是《卢西安修订本》(Lucianic recension)。卢西安生于叙利亚的萨莫萨塔(Samosata)。他于主后 312 年殉道。他的神学在当时是有争议的。卢西安修订过七十士译本。他的修订本主要是在语言方面。学者们也常常根据语言将某些抄本归类为卢西安修订本。俄立根的《六经合参》则是基于希伯来文原文来修订的。因此,在经文鉴别方面,卢西安的修订本价值不是很大。
  4. 最后,耶柔米还提到另一个叫赫西契乌斯(Hesychius)人修订了希腊文旧约圣经,但是学者无法判断哪些抄本是属于赫西契乌斯修订本。

5. 经文鉴别(Textual Criticism)。以上提到,圣经的原稿已经缺失了,而且第一手的译稿也基本上也都找不到了。我们现在手上有的就是抄本的抄本,译本的抄本、修订本的抄本。这些抄本很多也都只是片断的。除了这些圣经抄本外,我们手上还有一些是初期教父的作品。这些作品中常常会引用圣经经文。有时候他们是根据记忆引用,还有些则可能是根据当时教父们手上拥有的抄本(不论是原文抄本、译本抄本,还是修订本抄本)。一个很自然的目标便出现了:如何使用我们手中拥有的各种抄本来尽可能地还原圣经原文?这就是经文鉴别。他实质上是一个抄本/译本流传的逆向过程。

  1.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经文鉴别,我们也称为低等鉴别/批判(Lower Criticism)。“鉴别”和“批判”都是对 Criticism 的翻译(有时候也翻译成“评论”)。批判听起来对圣经似乎缺少了“尊重”(你竟敢批判神的话语?),因此,保守学者比较喜欢用“鉴别”来翻译 Criticism。
  2. 与低等鉴别/批判相对的是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高等批判的研究不是要还原原稿。有些人甚至不相信原稿的存在,也不相信默示。他们想要探求圣经背后的成书过程。比如底本假说。

6. 经文鉴别的过程。做经文鉴别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呢?其实就是:把你手上拥有的现代译本全部放在一边,然后把所有我们找得到的抄本都收集起来,从这些抄本中,我们尝试去重构一个最接近原稿的版本。当不同的抄本/译本间不一致时(我们称之为异文[variants]),我们必须要决定哪种读法最接近原文。这个重构的版本,可能跟任何一个抄本都不是完全一样的。

  1. 我们不是抽签决定哪个抄本/译本的读法更接近原文。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找到足够的理由来支持最终选择的读法,并且解释所有异文产生的原因。
  2. 所以,我们需要对不同的抄本进行分类。一般情况下,越古老的抄本越接近原文。不同地区的抄本也有差异,有的抄写员尽可能按照原文,因此也被认为质量更高。还有的会按照自己的理解来“修正”父本。不过这个“修正”是离原稿越近还是越远呢?这需要进一步的衡量。
  3. 译文更容易理解一点。如果是逐字翻译的,那么译文对恢复“父本”(未必是质量最好的原文抄本)的具体字词比较有用。对于旧约,死海古卷中的希腊文旧约比很多后期的抄本都要早,所以,不排除这些希腊文抄本在某些字词方面更接近原稿。不过这个问题也需要很小心地处理,因为译者有可能是意译而非直译,而且当时所用的“父本”可能不是质量最高的原文抄本。
  4. 可以想像,这工作不是普通人能够胜任的。要处理这些问题,需要有抄本学、语言学方面的基础。有时候,一个译本里看起来非常不一样的翻译,可能翻译成原文后,跟原文抄本的字词是非常接近的。但是研究人员需要有能力将译本的字词翻译回原文(比如将希腊文翻译回希伯来文)。
  5. 当然,还有个问题是:首先,我们得拥有所有的抄本。相对而言,拥有的抄本越多,数据库越大,那么重构一个更接近原稿的可能性也越大。这个原则在今天大数据时代相信是不难理解的。
  6. 这时候,经文鉴别学者的作用就开始发挥了。现代的评论版(Critical Edition)(这里的 “critical” 不知道彼翻译更好)开始出现。

7. 现代评论版(Critical Edition)

  1. 考古发现的抄本由于年代久远,极易损坏,所以通常都会被小心地保护起来。而且不同的国家、机构和个人都想要拥有抄本,这样的结果就是,抄本被分散到全世界。
  2. 每个抄本都是惟一的。特别是没有复本或者电子化以前,要想看某一个抄本,就需要亲自跑到存放抄本的博物馆或者其他地方。有很多抄本还不对外开放。这些都对抄本的研究带来很大的阻碍。
  3. 学者的贡献就是在于,他们将这些抄本收集在一起,识别、分类,最后出版。这样,在一个出版物里,就可以包含各个抄本的信息。这些信息通常放在脚注里。这样,其他人再也不需要亲自拿到抄本才能做研究了。他们只需要看这些评论版圣经就可以了。
    1. 不过,这里需要小心一点。就是学者在识别抄本的过程中可能会犯错(抄本本身的质量、学者的语言功底、研究时的身心状态等都会对正确率造成影响)。将文本输入电脑的过程中也有可能会出错。(我在做撒上 13:1 的时候,发现了希伯来文圣经的编辑犯的一个错误,到时会发表)。
  4. 评论版圣经主要是两部分的内容。
    1. 圣经正文。就是圣经经文本身。
    2. 异文信息(apparatus)。异文通常是放在脚注里面。学者们通过不同抄本的比较,将所有的异文(有的只列出重要异文)都用一定的符号标示出来。因为要节省空间,学者们通常会创造一堆符号来表示异文情况。这些代码有的是代表不同的抄本,有的是代表异文的性质(插入、缺失、更改,等等)。这些符号通常会在圣经最前面的导论(Introduction)中做出说明。但是比较早期出版的圣经,那些导论都是由拉丁、德文等语言写成的。学生通常还需要一些英文的导论性著作来明白那些符号所代表的意义。
      1. 这也是为什么,我读完了道硕,对这些都还是模模糊糊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所以,我想先用中文写点简介性的材料,给手上资源有限的华文神学生做点科普的工作。
    3. 按照对圣经正文安排的不同,又可以将评论版圣经分为两类:仿真版(diplomatic text)和综合版(eclectic text)。
  5. 仿真版(Diplomatic Text)
    1. 仿真版的圣经是选一个质量最好的抄本做为圣经的正文。如果那个抄本不全,则从另一个质量较好的抄本中补充。
    2. 当然,质量最好的抄本并不代表它的任何一词都是最好的。有可能其他抄本上的某个词更接近原稿。但是学者只在脚注里注明其他抄本的异文,而不是尝试去重构原稿。
    3. 随着更多抄本的发现,圣经正文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是脚注。
      1. 当然,如果有一个质量更好的抄本被发现,学者们有可能会使用这个新发现的抄本做为正文。
    4. 它的好处是,读者读到的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抄本。通过异文信息,读者可以自行重构原稿。当然,这也需要有一定的训练和功底。
    5. 仿真版例子:
      1. 希伯来文圣经
        1. 旧约圣经目前最普遍的是 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 (BHS)。它的正文就是列宁格勒抄本。一字不改地放在正文里。其他的重要异议则都放在下面的脚注里。
        2. BHS 其实是这个系列的第四版。前三版用的都是另一个更晚期的抄本。列宁格勒抄本发现后,他们换了这个抄本作为 BHS 的正文。
        3. BHS 的下一个版本是Biblia Hebraica Quinta (BHQ)。也就是这个系列的第五版。BHQ 采用的正文还是列宁格勒抄本。但是与 BHS 不同的是,BHQ 更加“读者友好”。BHS 的异文信息都是一大堆的拉丁文简写,前面的导论也是拉丁文(新约NA 系列前面的简介则是德文)。BHQ 用了英文简写。另外,BHQ 还会附上马所拉学者的圣经注释(Masorah Magna)。这对我们这种希伯来文/亚兰文不好的学生是个很大的福音。
          1. BHQ 是一卷一卷出来的。目前只有一部分出版。有学者预计可能到 2020 年会全部出齐。
        4. 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也正在进行一个希伯来文圣经项目,叫做 The Hebrew University Bible Project (HUBP)。这个项目是以亚勒坡抄本为底本,摩西五经部分应该只能从列宁格勒抄本拿了。这个项目是 1956 年开始的。不过现在还没几卷真正完成的。希望我们在有生之年可以见到吧。
      2. 七十士译本。前面已经提到,七十士译本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在用来做希伯来文的经文鉴别之前,七十士译本本身就要面对一个经文鉴别的问题(哪个七十士译本/修订本是最接近原稿的?)。
        1. Swete 的七十士译本。Swete 编辑的七十士译本使用了梵蒂冈抄本(Codex Vaticanus [B])作为正文。他的书共分三卷,版权已经过期(1901-7 年间出版),我们可以免费下载到。
        2. “大剑桥版”(the Larger Cambridge Edition)。桥剑大学的几位学者开始了这个项目。与 Swete 的“便携版”相比,这个版本也被称为 “大剑桥版”。它也是以梵蒂冈抄本为正文。但是更详尽地罗列出不同的异文。
          1. 很可惜的是,这个系列出版了一部分之后,就中断了。
          2. 现在所有已经出版的都可以下载得到。
  6. 综合版(Eclectic Text)
    1. 综合版是学者们把他们认为最接近原稿的文字做为圣经的抄本。所以,这个版本其实是“东拼西凑”出来的。学者们会在脚注里注明哪些抄本支持正文的那种讲法,另外那些异文又有哪些抄本的支持。实质上就是,学者们“替”读者们做了经文鉴别的工作,直接给出了结论。随着更多抄本的发现,学者们不但需要更新脚注中的异议信息,有时候甚至需要改变圣经的正文。
    2. 综合版例子:
      1. 希腊文新约圣经。新约圣经抄本数量众多,很早便开始做综合版的圣经了。目前最普遍的当属 Nestle-Aland (NA)系列United Bible Societies (UBS) 系列
        1. NA 系列目前已经出到第 28 版。我们通常叫它 NA28。相对于 UBS 系列,NA 系列列出的异议比较详尽。适合用来做研究的经文鉴别研究。
        2. UBS 目前出到第 5 版。我们通常叫它 UBS5。它只列出一些比较重要的异文。用来平时读经不错。我们可以一眼看出最重要的几处异文(通常也只有这些重要异文才真正影响经文鉴别的决定),然后继续阅读。
        3. 还有一个非常好的系列:新约希腊文抄本(New Testament Greek Manuscripts,NTGM)。这个系列是将不同的抄本按照句子进行排列。读者可以一眼看出不同的抄本之间的区别。不像 NA 和 UBS,这两者是按照字词或者词语来罗列异文。所以如果两个抄本间有三处异文,NTGM 一眼可以看出来。但是 NA 和 UBS 分别列出三个异文。
      2. 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由于马所拉学者的工作,希伯来文抄本的质量是非常高的(见《希伯来文圣经历史——旧约圣经可靠吗?》)。虽然列宁格勒抄本和亚勒坡抄本都是主后 10 世纪和 11 世纪的抄本,很多证据表明,这些抄本的文本是非常稳定的。几乎没有什么改变(我接下来会写一篇文章来说明,一个很可能在七十士译本开始翻译前就已经存在的错误,一直保留到公元后 10 世纪和 11 世纪的这两个抄本。因为这样的抄写质量,虽然希伯来文抄本比较晚期,数量也不像希腊文新约抄本那么多,其精度却直逼原文。或许也正是因为类似这样的原因,对希伯来文综合版的需要一直不是很大。最近,学术界开始了一个新的项目,就是出版一个综合版的希伯来文圣经。
        1. 希伯来文圣经评论版(Hebrew Bible Critical Edition,HBCE)。这是一个刚刚开始的项目。目前已经出版的只有《箴言书》。编辑按照自己的研究,把他认为可能是希伯来文原文的字词直接放到希伯来文的正文里面。出来的结果和新约的 NA 和 UBS 系列是比较像的。
        2. 编者 Michael V. Fox 是箴言书的专家,出版过铁锚系列(Anchor Yale Bible Commentary)的《箴言书》注释。
          1. 我的导师也是箴言书专家。他非常欣赏 Fox 的注释书。他说 Fox 的箴言书注释在他的箴言书注释里是排第一的。
          2. 可以预见,这个项目的各卷圣经正文质量是因人而异的。Fox 的《箴言书》基本上还是和列宁格勒抄本非常接近的。但是其他的学者就不知道会出来一个怎样的结果。
          3. 不过,这个项目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也看不到完成的一天呢。
      3. 七十士译本。七十士译本有几个不同的版本。
        1. Rahlfs 的七十士译本。Rahlfs 的正文是他自己认为最接近原文的字词。不过,这部也是比较早的作品,于 1935 年出版。Rahlfs 本人也于出版后,当年离世。它的版权在加拿大已经过期了(在加拿大,版权是在作者死后 50 过期。美国延长到了 95 年)。Robert Hanhart 于 2006 年出版了修订过的 Rahlfs 的七十士译本。Rahlfs 的七十士译本是目前最常用的。
        2. 哥廷根七十士译本(the Göttingen Septuagint)。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这个是目前七十士译本中最有权威的项目。
          1. 如果要做严谨七十士译本的经文鉴别,这个版本需要优先考虑。这个还没有出的,再看“大剑桥版”。如果“大桥桥版”也没有,再考虑 Rahlfs 和 Swete 的版本。

最后再提醒一下,现代学者也会犯错的。如果不确定,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去看已经电子化完成并上传到官网的抄本扫描版进行对比。新、旧约经文鉴别的很多资料都是网上可以找得到的。我已经列出了新约经文鉴别约经文鉴别的主要资源。大部列出的资源都是可以网上阅读或者直接下载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