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希伯来文圣经历史——旧约圣经可靠吗?

要拿到我们现在手上用的圣经,必须要先有造纸术和印刷术。而印刷术是在15世纪才在西方由古登堡发明。最早的一本完整的旧约印刷版是公元后1488年面世的。如果摩西五经是由摩西在公元前1400左右写的话,从最早的原稿到我们的印刷版圣经,一共经历了将近3000年。

3000年的时间,当然有许多故事可以讲。我们集中在旧约圣经的流传这个话题上。

我们分几个阶段来讲:公元前300年以前,公元前300到公元后135,公元后135到1000,公元后1000到1450,以及公元后1450至今。

公元前300年以前

这个阶段的圣经流传有五个特点。

  1. 旧约的最早部分是由腓尼基语(古希伯来语)。腓尼基语里的Bet和Dalet,Kaf和Mem是很像的。所以在抄写的时间,有可能会产生错误。

将近公元前300年的时间里,腓尼基语的字母渐渐由现在我们学习的圣经希伯来语代替。而圣经希伯来文的Bet和Kaf,Dalet和Resh是比较相像的,所以后期的抄写可能这两对字母会因为字迹不清、抄本破坏之类的产生错误。

  1. 这个阶段主要抄写在动物皮纸上或者莎草纸上。标准的莎草纸有大约25cm宽,915cm长。可以容纳整卷以赛亚书。摩西五经则不得不分成五卷。
  2. 这个阶段希伯来文只有辅音是书写的,元音是没有写上去的。后来翻译成希腊文,因为希腊文辅音元音都写着,所以需要的卷轴更长了,有些长的书卷就不得不分成两卷。所以就会有现在的撒母耳记上、下,列王记上、下和历代志上、下。

从公元前九世纪开始,文士们开始用几个特定的辅音来表示词尾的长元音(Yod,Waw, He; י, ו,ה)。后来发掘的昆兰古卷大概属于公元前两个世纪间的抄本。需要指出的是,透过这几个以辅音表示长元音的用法比较,公元后1008年的列宁格勒抄本的原始抄本比昆兰古卷还要早。

  1. 为了节省空间,所有的词都是连续书写的。举个例子,“耶和华以色列的神”用拼音本来应该写成yehe hua yi se lie de shen。但是因为古希伯来文的元音没有写出来,所以就变成了yh h y s l d sh。又因为当时词和词之间是连续书写的,最后就变成yhhysldsh。这样产生的问题就是,公元前300年之后(昆兰古卷的希伯来文中词和词之间是有空格的)的书写习惯要在词和词之间有空格的时候,该如何划分词和词。
  2. 希伯来文语法在公元前1350年左右有了一些发展,后来就比较稳定了。不过语法的修订并没有改变其内容(参申4:2;12:32)。

公元前300到公元后135

这段时间是关键时期。之前的时期很多都是靠推断的,这段时期则有很多的直接证据。这段时期最令人激动的便是公元后1947年以来昆兰古卷的发现。在此之前,很多攻击圣经的人说旧约圣经是后期的杜撰,而且内容极其不可靠。但是1947年以来昆兰古卷的发现堵住了他们的口。这些昆兰古卷是在公元前300年至公元1年之间写成。昆兰古卷虽然只包含了旧约7%的内容,但是除了以斯帖记之外,其他所有的书卷都有抄本的部分残片。这把旧约的写作时间的直接证据往前推了一千多年!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就算是同一卷书,昆兰古卷的抄本并不是都是一样的内容。有时候他们之间还是有些差别的。我们说他们代表的不同抄本传统(巴勒斯坦、巴比伦和埃及)。巴勒斯坦传统的权威得到广泛认可。我们现在的列宁格勒抄本便是巴勒斯坦抄本传统。

公元后135到1000

公元后135至500年可以被称为塔木德时期。犹太拉比们将圣经分节(在此之前是没有分节的。所以我们读的时候要小心,因为章节是较后期的作品)。后来大约在公元后1330年,圣经再度被划分成章。于是有了我们现在的章节。

圣经的分段很可能也是在塔木德时期由犹太拉比完成的。分段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另起一行。我们现在的希伯来文圣经在这种段落后用Pe,פ来表示。另一种是不另起一行,而是在前一段落结尾后有一定的间隔。现在的希伯来圣经在这种段落后用Samek,ס来表示。另外还有一些记号不再详细介绍。

最后值得一题的是,有个别的名字可能有些微调整,让表达更加委婉。

公元后500至1000年 则是马所拉学者活跃的时期。公元后二世纪有大批犹太学者迁徙到巴比伦。公元后三至十世纪,他们发展出两套元音书写系统,一套简单,一套复杂。但是两套元音 书写系统都没有被认可。巴勒斯坦也发展出一套简单的元音书写系统,但是也没有被接受。后来提比哩亚的马所拉学者在这段时间发展出一套元音系统被最终认可, 也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的元音书写系统。

这 里要注意的是,马所拉学者们并不是“发明”了元音,而是根据传统的读音,发展出一套元音书写系统。所以他们代表的传统是更古老的传统。辅音并没有变化。所 以抄本的辅音远比元音古老、可靠。另外,马所拉学者也发展出一些注音符号来帮助阅读。最后,他们在不改变辅音的情况下,还加了很多的注解。

公元后1000到1450

公元后1000年之后,我们有许多的抄本。其中1008年的列宁格勒抄本和925年的阿勒坡(Aleppo)抄本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抄本。

列宁格勒抄本是目前发现的完整的旧约抄本中最古老的抄本。我们现在的希伯来文圣经用的是列宁格勒抄本。

虽然Aleppo抄本比列宁格勒抄本要早几十年,但是其大部分的五经内容已经不在了。希伯来大学出的旧约圣经是基于Aleppo抄本的。

马所拉学者的工作大约在公元后1000年之前完成了。此后,一直至印刷版圣经出现,旧约圣经再没有什么明显的调整了。

公元后1450至今

印刷术发明后,印刷版的圣经开始出现。最早被印刷出来的是诗篇(公元后1477年)。

1937年开始,列宁格勒抄本被用来印刷希伯来文圣经。1977年出版了BHS,也就是我们现在正在用的。现在正在进行的项目是BHQ,有几卷已经出版了。它也是基于列宁格勒抄本。

在印刷版圣经中,学者们加了很多注脚,注明跟其他抄本不一样的地方,供我们做经文鉴别。

结语

了解希伯来文圣经的历史之后,我们便不得不承认,今天我们手中能够拥有一本完整的希伯来文圣经是多么的不容易。印刷术发明之前,所有的圣经(包括新约)可都是用手抄写下来的呀!

因为诸多的抄本的存在,也就存在很多的异文(异文就是不同的抄本/译本之间不一样的地方)。异文出现的频率挺高,大约每十个词中间就有一个词是有异文的。但是经过了两三千年,竟然有90%的内容是完全一样的。而且那10%的异文中,有90%是可以非常容易就确定哪个是原文。而且所有的异文中,只有极其少数会影响我们的解读,比如我昨天写的士师记19:2的例子。而且就算是这个例子,不同的解读也没有影响我们对整卷士师记神学主题的理解。

我们可以非常自豪地说,除圣经之外,没有任何一本古代文献有这么多的抄本,而且没有任何古代文献的抄本内容之间有这么高度的吻合率。圣经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另外,或许有人会问,那为什么神不保存一本跟原稿一模一样的抄本呢?这样我们今天就不会这么头痛了。这也是我以前常常纠结的问题。因为我相信神若真是我们今 天所信的神,祂所启示的话语怎么可能会有误呢?但是现在我们不能肯定手中的原文圣经就是跟原稿一模一样呀!后来我不再纠结了,因为我慢慢想通了。

首先,原稿用莎草纸或者动物的皮写成,这些材料本身决定了其不可能保存到现在。所以我们是无法绝对地指着自己手中的抄本说,只有我这本是正品,其他的都是异端

其次,就算我们拿到的是原稿。堕落的理性如何正确地明白神的话呢?。我们还是要学习谦卑呀!

再次,这么多的抄本和译本证据,已经可以帮助我们相当有信心地说,我们已经还原到非常接近原稿了。而且神对我们的心意几乎不可能因着异文而被误解。祂的创造,祂的爱、人的堕落、基督的降生、受难和复活、人的悔改、成圣的生活,这些都是再明显不过了。

再次,我们敬拜的对象是神。当我们读经的时候,能够光照我们,让我们明白圣经的也是神。当我们明白圣经所讲,让我们有力量去遵行的也是神。所以,我们读经的时候,要依靠圣灵的帮助。

最后,耶稣并没有说让我们捧着圣经“原稿”读就能够进天国。耶稣呼召我们悔改、归向祂,并且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祂。保罗说,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罗15:4)圣经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当我们面对圣经的时候,不要失去了这更重要的层面。

(以上内容除个人反省之外,其他取自EllisR. Brotzman, Old Testament Textual Criticism: Apractical Introduction. BakerBooks,200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