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还在大学的时候,发现自己长了阻生智齿。下排两边各一个。右边一颗长得稍微高一点。医生建议先拔。她一锤一锤砸下来时,我感觉自己得了脑震荡,至今仍有心理阴影。那时在校医院,交了一百多,拿了几片消炎药就回家了。

左边的那颗埋得比较深,这几年来也时而会导致左侧三颗牙齿发炎,有时也会有酥麻感(可能是神经被压到),所以决定再次鼓起勇气,把它拔了。

在太太去本地见牙齿时,我也顺便问了他自己的牙齿是否可以在那儿拔。本地牙医只是瞄了一眼,没见到牙齿,就说埋这么深的牙齿得去大医院的口腔科去看。于是,去约了本地最好的医院的口腔科主任医生,想主任医生应该经验更好一些。

 

周一一早,开车到了医院,却找不到停车场入口(实在太隐蔽!),预约时间又到了,只能我先下车,让太太开着车继续找停车场。此处略过吐槽语一万句。

终于见到了医生。他先是给开了个拍片的方子。然后拿着片子去见他。见到后,他一看,说这牙埋这么深,难度比较大,价格会高一些。

我:大概多少钱?

医生:1500。

我:好吧。

医生:你这牙这么深,下面就是神经。有一定的概率得导致下唇麻。

我:麻一下倒没关系。

医生:是终生麻。

我:啊!那会有什么表现?

医生:流唾液自己不知道。所以你还要签字。

我:啊!那我考虑一下。

医生:我是建议拔的,否则以后还会常常发炎,边上那颗磨牙会保不住。

出来后,才发现自己手机忘在车上了。借用别人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以及漫长的等待。太太终于到了。商量后,决定凭信心拔了。

充了 1500 进去,就去见医生了。

我:医生,这个麻的概率有多大?

医生:不好说。

我:拔一下要多久?

医生:不好说。可能半小时,可能一小时。

我有点想叫他“不好说医生”。

我:那好吧。拔了吧。

单子打出来后,竟然是 1800+。说好的 1500 呢?不过没办法,也只能去补缴费用。

签了字,打了麻药,躺下了。

 

等开始了,才明白,原来那医生只是坐在那里。所有的操作都是他的学生完成的。不过一面说风险大,一面又完全让学生操作,实在令人有些心寒。

拔的过程倒也还好。脸被盖上了布。也没有再用锤子。切割机把牙齿切碎再取出来。大概十多分钟就完成了。

医生递给我太太一张拔牙后注意事项的小纸片,其中一项 1-2 周后拆线打勾。

这时,他终于起身了。指着我的伤口,对我太太说:你看,这里一直流血不止,需要把它塞住。但是这材料医院不提供,是我自己买的,所以你要把钱转给我,50 块。

事已至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太太说看着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剪了两块,塞到了我的伤口,然后把伤口缝了。

哎!身上几位学生就这样看着导师赚外块!他们出去后不会效仿吗?社会就是这样一点点坏掉的。

 

接下来是好几天的脸肿和牙疼。每顿饭都是一碗粥加一碗蕃茄汤。

周日下午,太太再次去本地牙科。我又顺便问了下,能不能在这儿拆线。牙医人还不错,说可以给我看看,应该可以。然后,他就帮我拆了线。

太太说当时还在伤口里面塞了两块东西,是不是要取出来?牙医说那个应该是胶原蛋白,可以自己吸收掉的,不用担心。否则不是还要切开再取出来了。

我们一听也有道理。心里还想,现在技术真是越来越成熟了。既不用锤子,也不用留下个大洞(十年前可是没塞没缝的,吐了好几天的血)。

 

四天后,也就是今天。早饭后,发现里面有点肉塞着。于是就用牙签挑了。挑完后,发现里面还有点东西,于是继续挑。然后就挑出了一根线!继续挑,又挑出了一些线。我开始严重怀疑那根本不是什么胶原蛋白。

马上联系了上次帮我拆线的牙科。他们还好,让我过去给他们看看。

于是立刻出发了。最后的结果是:从里面拔出了两块纱布!牙医说这个倒是可以防止发炎的,就是不能放太久!

这次拔牙,印象最深的就是“不好说”和“胶原蛋白”。

感谢上帝,让我早上决定吃点肉,而且还在里面塞了点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