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希伯来文重音符号的功能简介

希伯来文重音符号常被代的学者所忽略。重音符号用来吟诵希伯来文圣经吟诵传统目前只在犹太教里继续流传。我没有听说哪间基督教的教会有吟诵希伯来文圣经。所以,重音符号也常被基督教学者所忽视。另外,因为大部分经文的理解不需要借助重音符号(所以不懂的人也不需要恐慌),并且有些学者认为有些地方的重音符号有明显的错误。所以,他们越发不重视重音符号。

我在哥修了初希伯来文(I, II)、中希伯来文和高希伯来文。但是只有初希伯来文 II 提及重音系。我用的教材是 Pratico 和 Van Pelt 的《圣希伯来文初》(Basics of Biblical Hebrew Grammar)。作者只用了两不到的内容来介重音系(中文版421-422)。只介了一尾符号 Sof Pasuq,以及每节经文里最大的两个停 Athnak/Athnach 和 Silluq。

美南我最大的收之一,便是旧教授 Dr. Fuller 教的希伯来文重音系。虽然他没有把完整的一套解,我也学不到家。但是已学到的足以初尝重音系统的精妙之处。

希伯来文圣经有两套重音系统。诗篇、箴言和约伯记这三卷用的是一套重音系统。其余的几卷用的是另一套重音系统。我修的是叙事文,所以只学了后一套重音。重音系统分两组:连接的(conjunctive)和分离的(disjunctive)

公元后 5-10 世纪的马所拉学者们发明了重音系统的书写符号。重音系统其中一个功能是与吟诵有关。这里要强调,吟诵传统并不是马所拉学者发明的。吟诵传统在很早期便已经存在。公元前二世纪便有七十士译本的抄本用空格来表示比较主要的分离重音符号(Khan, 38)。每个符号各自表示不同的吟诵方式。今天谈希伯来文的重音系统,并不是要在教会里推广吟诵。在教会里诵读希伯来文本身已经不现实,更何况吟诵(况且我也没有学会)。今天主要讲的是重音系统的其他功能。

1. 重音符号有时用来区分不同的词。比如:

创 34:29 וְאֶת־כָּל־חֵילָ֤ם וְאֶת־כָּל־טַפָּם֙ וְאֶת־נְשֵׁיהֶ֔ם שָׁב֖וּ וַיָּבֹ֑זּוּ וְאֵ֖ת כָּל־אֲשֶׁ֥ר בַּבָּֽיִת׃

又把他们一切货财,孩子,妇女,并各房中所有的,都掳掠去了。

书 2:22a וַיֵּלְכוּ֙ וַיָּבֹ֣אוּ הָהָ֔רָה וַיֵּ֤שְׁבוּ שָׁם֙ שְׁלֹ֣שֶׁת יָמִ֔ים עַד־שָׁ֖בוּ הָרֹדְפִ֑ים

二人到山上,在那里住了三天,等着追赶的人回去了。

这两处紫色的词除了重音的位置不同,辅音和元音一模一样。只有重音的位置将其区分开来。

这是重音符号没有争议的用法。以下要讲的是常被轻视重音符号的学者们忽略或误解的用法。重音系统通过连接的和分离的符号,将不同的词语组合在一起。这些组合,有时也会影响我们对句子的理解。

以中文为例。在大部分的情况下,拿掉标点符号并不会影响读者对意义的理解。但是在某些个别情况下,中文的标点符号对句子意义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2. 希伯来文圣经的重音系统在一定程度上也起着类似标点符号的作用。要掌握这种用法,主要需要掌握那些分离的重音符号,以及它们之间的等级关系(详见下图。右下角红色框内为连接的重音符号)。

[重音符号图表]

我们主要看的是第二列(Column 2)。从 Soph Pasuq 开始,每条横线将上一级与下一级的分离重音符号隔开。第一列是学者给这些符号取的等级名称。第三列表示的是相应的分离重音符号到前一个分离重音符号之间的连接重音符号。第四列和第五列是上一等级的分离重音符号(即同一行第二列的重音符号)所掌控的下一级分离重音符号。

比如 Soph Pasuq (表示一节经文的末尾)是最高等级的分离重音符号。它是国王(Emperor)。第一行第三列的数字是 0,表示它前面不会出现连接重音符号(即右下角红色框内的符号)。

第四列是近的下属;第五列是远的下属。它的意思是,第四列的那个符号与第二列的那个上级的符号之间距离更近。再拿 Soph Pasuq 为例:Silluq 是它近的下属。并且,Soph Pasuq 前面不允许有任何连接重音符号。因此,与 Soph Pasuq 直接相邻的便是 Silluq。前面引用的经文创 34:29 最后一词是“בַּבָּֽיִת׃”。最后那两个竖着的点便是 Soph Pasuq。而第二个 Beth 下面的元音 Qamets 后面那一竖,就是 Silluq。Silluq 和 Metheg 的写法是一样的。但是 Silluq 永远出现在一节经文的最后一个词中,后面紧跟 Soph Pasuq。所以基本上不会和 Metheg 混淆。

Athnach 是 Soph Pasuq 的远下属。它通常将一节经文分成两节。一节非常短的经文甚至可能不会出现 Athnach。Athnach 和 Silluq 是属于同级的。但是远下属比近下属稍微强一点。

知道了这些基本的关系后,我们可以来看几个例子。同时,比较一下不同的译本是否有考虑这些重音符号的位置。

民 26:4 ‎‎ מִבֶּ֛ן עֶשְׂרִ֥ים שָׁנָ֖ה וָמָ֑עְלָה כַּאֲשֶׁר֩ צִוָּ֙ה יְהוָ֤ה אֶת־מֹשֶׁה֙ וּבְנֵ֣י יִשְׂרָאֵ֔ל הַיֹּצְאִ֖ים מֵאֶ֥רֶץ מִצְרָֽיִם׃

NIV: “Take a census of the men twenty years old or more, as the LORD commanded Moses.” These were the Israelites who came out of Egypt:

ESV:  “Take a census of the people, from twenty years old and upward,” as the LORD commanded Moses. The people of Israel who came out of the land of Egypt were:

NKJV:  “Take a census of the people from twenty years old and above, just as the LORD commanded Moses and the children of Israel who came out of the land of Egypt.”

和合本:将你们中间从二十岁以外的计算总数。是照耶和华吩咐出埃及地的摩西和以色列人的话。

新译本:“从二十岁以上的,你们都要登记数目。”这是照着耶和华吩咐摩西的从埃及地出来的以色列人计有:

从以上的译本对比,可以看出 NIV, ESV 和 新译本 采用的是同样的译法。而 NKJV 与 和合本 则采用另一种译法。到底哪种译法更符合希伯来文原文呢?

如果了解希伯来文重音系统的运作原理,翻译一个句子可以很简单。我们再来看这节经文:

民 26:4 ‎‎ מִבֶּ֛ן עֶשְׂרִ֥ים שָׁנָ֖ה וָמָ֑עְלָה כַּאֲשֶׁר֩ צִוָּ֙ה יְהוָ֤ה אֶת־מֹשֶׁה֙ וּבְנֵ֣י יִשְׂרָאֵ֔ל הַיֹּצְאִ֖ים מֵאֶ֥רֶץ מִצְרָֽיִם׃

上文已经提到,Athnach 通常将一节经文分成两部分。因此,מִבֶּ֛ן עֶשְׂרִ֥ים שָׁנָ֖ה וָמָ֑עְלָה 属于经文的前半部分。Athnach 到 Silluq 是经文的后半部分,是属于 Silluq 掌控的范围。从上图第二行可以看出,Silluq 的下一级是 Tiphcha 和 Zaqeph Qaton。因此,我们可以把后半节再分为三部分:

כַּאֲשֶׁר֩ צִוָּ֙ה יְהוָ֤ה אֶת־מֹשֶׁה֙ וּבְנֵ֣י יִשְׂרָאֵ֔ל ||  הַיֹּצְאִ֖ים  || מֵאֶ֥רֶץ מִצְרָֽיִם׃

这样一来,句子的结构就很清楚了。以色列民是和摩西被 Zaqeph Qaton 分到一起。这两者在翻译的时候应该是一起的。所以,NKJV 与 和合本 对这节经文的翻译与希伯来文重音符号是相吻合的。

再举一例:

得 2:14a וַיֹּאמֶר֩ לָ֙ה בֹ֜עַז לְעֵ֣ת הָאֹ֗כֶל גֹּ֤שִֽׁי הֲלֹם֙ וְאָכַ֣לְתְּ מִן־הַלֶּ֔חֶם וְטָבַ֥לְתְּ פִּתֵּ֖ךְ בַּחֹ֑מֶץ

ESV: And at mealtime Boaz said to her, “Come here and eat some bread and dip your morsel in the wine.”

NIV: At mealtime Boaz said to her, “Come over here. Have some bread and dip it in the wine vinegar.”

KJV: And Boaz said unto her, At mealtime come thou hither, and eat of the bread, and dip thy morsel in the vinegar.

NKJV: Now Boaz said to her at mealtime, “Come here, and eat of the bread, and dip your piece of bread in the vinegar.”

和合本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饼,将饼蘸在醋里。

新译本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过来,吃一点饼吧,拿饼块蘸在醋里。”

这里的主要问题是波阿斯的话从哪里开始。KJV 将“吃饭的时候”作为波阿斯对路得的话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波阿斯是在吃饭的时间还未到,邀请路得在吃饭的时间到的时候,过来一起吃饭。而 NKJV 则更正了这种译法。将“吃饭的时候”作为波斯与路得说话的时候。也就是说,饭点已经到了。其他的译本与 NKJV 是一样的。

那么,希伯来文重音符号又能给我们什么帮助呢?我们再来看这节经文:

得 2:14a וַיֹּאמֶר֩ לָ֙ה בֹ֜עַז לְעֵ֣ת הָאֹ֗כֶל גֹּ֤שִֽׁי הֲלֹם֙ וְאָכַ֣לְתְּ מִן־הַלֶּ֔חֶם וְטָבַ֥לְתְּ פִּתֵּ֖ךְ בַּחֹ֑מֶץ

这里只取了经文的前半节,即Athnach之前的内容。从上图中可以看到,Athnach 的下一级是 Tiphcha 和 Zaqeph Qaton 以及 Segolta。这里没有 Segolta。我们可以暂时将经文划分为三个部分:

וַיֹּאמֶר֩ לָ֙ה בֹ֜עַז לְעֵ֣ת הָאֹ֗כֶל גֹּ֤שִֽׁי הֲלֹם֙ וְאָכַ֣לְתְּ מִן־הַלֶּ֔חֶם ||  וְטָבַ֥לְתְּ פִּתֵּ֖ךְ || בַּחֹ֑מֶץ

Zaqeph Qaton 的下级则是 Pashta 和 Rebia。于是,我们可以继续细分。

וַיֹּאמֶר֩ לָ֙ה בֹ֜עַז לְעֵ֣ת הָאֹ֗כֶל  | גֹּ֤שִֽׁי הֲלֹם֙  | וְאָכַ֣לְתְּ מִן־הַלֶּ֔חֶם ||  וְטָבַ֥לְתְּ פִּתֵּ֖ךְ || בַּחֹ֑מֶץ

分到这里,句子的结构基本上清晰了。Rebia 将前面五个词划分到了一起。所以,KJV 的译法与希伯来文重音符号不吻合;其他译文的译法与希伯来文重音符号是吻合的。

本来这是一个压倒性的正确译法。可是为什么还要选这个例子呢?因为一位知名的旧约教授竟然是采用 KJV 的句子结构划分。他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 Robert Holmstedt 教授。著名圣经研究软件公司邀请他制作整本希伯来文圣经的句法结构图。以下是他对这半节经文的分析:

[Holmstedt 得2:14a 的句法结构图]

可以看出,他是将 לְעֵ֣ת הָאֹ֗כֶל 这个短语作为波阿斯话语的一部分。如果忽略重音系统,那么这个短语即可以作为波阿斯话语的一部分,也可以作为波阿斯讲话的时间点。但是重音符号明显采用的是后者。 Holmstedt 教授要么不懂重音系统,要么选择了无视重音系统。而这种划分,就影响了用户使用它的数据库进行搜索的准确度。

3. 重音系统在一些有插入语的经文中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通常插入语是某一个分离重音到它远下属重音之间的内容。例如:

撒上 3:3 וְנֵ֤ר אֱלֹהִים֙ טֶ֣רֶם יִכְבֶּ֔ה וּשְׁמוּאֵ֖ל שֹׁכֵ֑ב בְּהֵיכַ֣ל יְהוָ֔ה אֲשֶׁר־שָׁ֖ם אֲר֥וֹן אֱלֹהִֽים׃

ESV: The lamp of God had not yet gone out, and Samuel was lying down in the temple of the LORD, where the ark of God was.

NIV: The lamp of God had not yet gone out, and Samuel was lying down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where the ark of God was.

KJV: And ere the lamp of God went out in the temple of the LORD, where the ark of God was, and Samuel was laid down to sleep;

NKJV: and before the lamp of God went out in the tabernacle of the LORD where the ark of God was, and while Samuel was lying down,

和合本:神的灯在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

新译本:神的灯还没有熄灭,撒母耳躺卧在耶和华的殿中,就是安放 神约柜的地方。

以上译本,ESV, NIV 和新译本都认为是撒母耳躺卧在耶和华的殿中。而 KJV, NKJV 与 和合本 则认为是神的灯在耶和华的殿中。到底哪种译法更符合原文呢?

我们先根据重音系统对句子进行划分:

撒上 3:3 וְנֵ֤ר אֱלֹהִים֙ טֶ֣רֶם יִכְבֶּ֔ה || וּשְׁמוּאֵ֖ל || שֹׁכֵ֑ב ||| בְּהֵיכַ֣ל יְהוָ֔ה  || אֲשֶׁר־שָׁ֖ם || אֲר֥וֹן אֱלֹהִֽים׃

从以上划分可以看出,“撒母耳正躺卧”和“在耶和华的殿中”是被 Athnach 分离开来的。“撒母耳正躺卧”刚好在 Athnach 的远下属重音 Zaqeph Qaton 和其上属 Athnach 之间。这个应当视为插入语。整节经文应该翻译成“在耶和华的殿中,就是安放神约柜的地方,神的灯还没有熄灭(撒母耳正躺卧/已睡下)”。所以 KJV, NKJV 与 和合本的翻译更符合希伯来文的重音系统(Fuller, 390-91)。

4. 有时候句子的结构比较清晰,主要的分离重音符号甚至会甚至会被用来标注作者想要强调的内容。这些例子最容易被学者们误解。他们以为是马所拉学者搞错了。这也是他们否定重音系统的最强有力的理由。以创 22:10 为例:

创 22:10 וַיִּשְׁלַ֤ח אַבְרָהָם֙ אֶת־יָד֔וֹ וַיִּקַּ֖ח אֶת־הַֽמַּאֲכֶ֑לֶת לִשְׁחֹ֖ט אֶת־בְּנֽוֹ׃

和合本: 亚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杀他的儿子。

这节经文的结构非常清晰。经文被两个 Wayyiqtol (וַיִּשְׁלַ֤חוַיִּקַּ֖ח)分成两部分。通常在这种情况下,读者会预期一节经文内最大的分离重音符号 Athnach 出现在第二个 Wayyiqtol 之前,即 יָד֔וֹ 之处。但是意外的是,Athnach 竟然出现在后半节句子的中间!很多学者看到这节经文,就会下结论说:马所拉学者也有犯错的时候。重音系统不太可靠。

其实他们忽略了重音系统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重音系统不仅仅用来代表标点符号。在一个句子结构非常清晰的时候(如本节经文),马所拉学者会把重要的分离重音符号用在他们最想强调的地方。这样,在读的时候,也更容易引起听众的注意。在这些经文里,按照逻辑,应该把 Athnach 放在  יָד֔וֹ 之处。可是,这样就浪费了 Athnach。亚伯拉罕伸手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他要拿刀杀他的儿子。所以,马所拉学者(更准确应该是说马所拉学者根据他们听到的吟诵传统)明白“拿刀”之处是这节经文的主要停顿之处,将 Athnach 放在了 הַֽמַּאֲכֶ֑לֶת 下面。中文的翻译比较不错,可以在“拿刀”后面加个逗号,表示停顿。英文的语法不允许在这里加逗号(NIV: Then he reached out his hand and took the knife to slay his son)。但是如果想要表达出希伯来文原文要表达的情境,在读的时候,最好在“Knife”之处稍作停顿,将经文在此处的张力表达出来。

以上只是简单例举希伯来文重音系统的几个容易被忽视的用法。如果想要更多的了解,可以参考 Dr. Fuller 的“Invitation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An Intermediate Grammar”(2017年出版)一书。

Dr. Fuller 师从犹太拉比,在 Hebrew Union College 拿到博士学位。上学期上一门希腊文课。希腊文教授都称他为拉比。他的希伯来文语法教科书“Invitation to Biblical Hebrew: A Beginning Grammar”(初级)和 “Invitation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An Intermediate Grammar”(中级)非常棒。犹太学校都拿他的书当教材。Hebrew Union College 还因此给他颁发杰出校友奖。强烈建议对希伯来文感兴趣的弟兄姐妹购买学习。不过需要提醒的是,Dr. Fuller 的书太系统太全面,直接拿来自学是有些困难的。最好是已经修过初级希伯来文,再来读他的初级希伯来文教材。当然,最好的方式是亲自来修他的课。他的语法课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练习,但是你的希伯来文基础一定会打得非常扎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