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教会

年轻群体的福音和牧养

这次回家,想得比较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福音更好的进入社会。以前极少把自己放在一个牧师的位置去思考问题。这次回到家里,开始不自觉地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我是一个教会的牧师,我会怎么做?我发现,如果真正把自己想像成站在那个位置上,还是会有很大的压力的。这还只是想像而已。我想,在提出批评或者建议之前,如果可[……]

阅读全文

边缘群体中的福音契机

这个时代正在无情地淘汰不能适应的人。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位名叫布鲁克斯的囚犯。在牢中服刑 50 年后得到赦放。但是当他回到社会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适应这个 50 年后的社会,最终在绝望中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淘汰一批人根本不需要 50 年的时间。在外读书这几年,[……]

阅读全文

病痛中的感悟

  • 健康时只能想像健康的美好。生病时才深刻体会健康的宝贵。但是一个尝过健康滋味的人,才真正明白健康到底宝贵在何处。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基督徒在软弱中的时候,他的痛苦要比他/她还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更加痛苦。这更是为什么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痛苦地喊出“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尝过与父真正同在[……]

    阅读全文

倾听无神论者的心声

今天中午学校请了哈佛大学的一位院牧(什么?哈佛大学有院牧?) Vanessa Zoltan 来学校做个人经历分享的讲Vanessa Zoltan座。(首先得澄清一下:教授把她邀请过来是因为他觉得基督徒有必要听听无神论者是怎么说的,并不是认可他们的信仰或者无信仰。)讲座的题目是“虔诚的无神论者:非宗教性经历的近距离观察”(DEV[……]

阅读全文

当如何面对教会可能的再次分裂?

2006 年在思考宗派与合一的问题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重新发表于此)。

几天前的一晚和一位弟兄聊天,其中一个话题又是教会的合一。合一之所以重要,因为耶稣基督在被卖前的“大祭司祷告中”,将它做为一个重要的主题(约 17 章)。而大到普世教会,小到地方教会,我们可以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达到合一。

[……]

阅读全文

一位德国基督徒眼中的德国

早上一位从德国的神学院来的交流生要参加我去的教会。刚好给了我们一个了解德国的一个小小的机会。他名叫 Daniel。

这几天有一个以朝鲜为主题的会议(我刚好有其它事,没能参加)。因为与我们同去的还有一位韩国的姐妹,我们就先聊起了朝鲜。

金正恩是个比较喜欢运动的人。他甚至邀请美国的球队去朝鲜[……]

阅读全文

教产?人才?——​十字架风波的一个提醒

最近浙江,特别是温州地区发生的十字架风波已经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这次事件的很明显伤害到了许多的信徒,包括经济上的、身体上的、心灵上的。政府以拆违的名义来拆十字架甚至打人、抓人、拆教堂的作法确实难以令人信服。特别是拿了纳税人的钱,动用应当是要保护公民的人民警察来暴打基督徒的作法,更是不可理喻。[……]

阅读全文

北美第一位海外宣教士耶德逊

耶德逊(Adoniram Judson)于1788年8月9日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莫尔登一位牧师的家庭(P8)。⁠1他从小就表现出了惊人的智力。16岁便进入了大学。他的父亲是耶鲁大学的毕业生。他没有把耶德逊送到耶鲁大学(可能距离太远)和哈佛大学(距离近,但是神学比较倾向自由派),而是送到了罗得岛州(R[……]

阅读全文

何为合一?——宗派与合一

与另个TQ的几位弟兄姐妹的交流,让我重新思想一个问题:究竟何为合一?

最好的合一当然是在所有的观念上跟形式上都能够合一,但是我们要思想的是这样的合一在现在的世代中现实吗?历史的发展已经造成了很多的宗派,这是一个事实,而在这个现实当中我们如何去面对?在讲台上又如何去教导?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我们的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