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布鲁斯•梅茨格(Bruce M. Metzger)趣事一则

著名新约鉴别学教授

布鲁斯·梅茨格

布鲁斯·梅茨格是大名鼎鼎的新约鉴别学教授。我们上新约解经课的时候,他的 The Text of the New Testament: Its Transmission, Corruption, and Restoration 是作经文鉴别必备的。 前天跟系统神学教授一起去CUME的路上。他跟我分享了关于布鲁斯·梅茨格的几件趣事。其中一件是[……]

阅读全文

模范夫妻教授

昨天晚上开始系统神学 I 的课程。大部分学生可能不会把系统神学留到最后来上。好的系统神学为神学生打下一个比较好的框架,可以保护学生不容易受不同思想影响太大,以至偏离太远。对于福音派,自然就是保护学生不容易受自由派影响。不过,我想最终的效果也得看教授是谁吧。

我特地把系统神学留到了最后来上。一是因为刚来时英语太差,而系统神学牵涉到很多的神学、哲学术语。我想太早上可能读起来会太累。二是因为我之前也算稍微读过一些系统神学方面的书,已经有点基本的了解,也不是很担心自己会偏离太远。三是因为想到既然一[……]

阅读全文

我是孤儿吗?

    M弟兄来自一个经济还不错的国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来自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很有经济实力的。就像来自温州的人并不表示一定是个有钱人。

他跟我差不多时间来到这里读书。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子。这是一位非常有运动天赋的弟兄。刚来的时候,跟几位美国的弟兄聊起乒乓。他们问我打得怎么样,我说Just so so。他们表达得好像也是会打的。结果真打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用左手也可以应付他们了。然后他们说再也不能相信我的Just so so了。当然我的Just so so 是真的。在国内比我打得好的人无数。

碰[……]

阅读全文

希伯来文圣经历史——旧约圣经可靠吗?

要拿到我们现在手上用的圣经,必须要先有造纸术和印刷术。而印刷术是在15世纪才在西方由古登堡发明。最早的一本完整的旧约印刷版是公元后1488年面世的。如果摩西五经是由摩西在公元前1400左右写的话,从最早的原稿到我们的印刷版圣经,一共经历了将近3000年。

3000年的时间,当然有许多故事可以讲。我们集中在旧约圣经的流传这个话题上。

我们分几个阶段来讲:公元前300年以前,公元前300到公元后135,公元后135到1000,公元后1000到1450,以及公元后1450至今。

公元[……]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学习圣经原文?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学习原文。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学习原文将给我们一些很有用的帮助。

现在的圣经译本都是按照古代抄本翻译的。圣经初稿由于年代的久远都已经消失掉了。为了保存,古代的人只能靠抄写。因着语言的变化,后来也再现不同的译本。

现在所用的希伯来文圣经是根据列宁格勒抄本编辑的。这个抄本是公元后1008年抄写的。虽然跟旧约最晚写成的书卷在时间上还是相隔了至少一千多年以上,但是因为是同种语言,而且文士抄写的时候非常谨慎,这个抄本在总体上还是非常可靠的。

不过七十士译本(希腊文旧约)[……]

阅读全文

让他有尊严地离开

N来自第三世界一个贫穷的国家。他曾经与村民名一起猎捕过老虎,也做过伐木工头。后来信主后开始服侍,又成了助理牧师,在另一个国家服侍,对象是从自己国家偷渡过去的难民。再后来,神呼召他出来继续深造。于是,他结束了服侍回了家,开始了申请。

当他申请的时候,家里人并不相信这是神的呼召。他的年幼的儿子也不相信。当他请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为他代祷的时候,他们不但不相信,还常常拿他开玩笑。有时候碰到他,就问他:“嗨!从美国回来了吗?美国那边怎么样啊?”后来有三个月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有出门,因为他很受伤,他不[……]

阅读全文

餐厅的老奶奶

第一次见到这位餐厅的老奶奶的情景早已忘掉了。因为每天中午给我们打菜的都是她,所以每天跟她见面就像以后要见主的面一样,那是毫无疑问也是无可避免的。刚来的时候,只有一位韩国的同学的英语我是能听得懂的,所以一般也就只能跟他聊聊。而在其他场合,一般对我的介绍都是他为我代劳了。所以我跟这位老奶奶聊得并不是太多。

因为没有车,就跟那位韩国朋友一起去最近的一个教会聚会。很意外地发现原来她就是这个教会的。后来又很意外地发现,原来她还是这个教会的执事什么的。每周都站在楼梯口接待的就是她。于是,当时的情况就是[……]

阅读全文

两种孤独

因为经历的不同,两代人都有不同的观念,而这种观念因为受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很难沟通得起来。这也成了两代人之间的代沟。于是也就出现了两类孤独的人。

第一类人偏向于保守,认为前一代人也有他们很好的优点在,但是也需要改变。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选择的是伏在传统底下,慢慢地去改变传统。而选择了这条路之后,便要面临孤独感的挑战。上一辈因为在观念上还是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很难接受一些新思想的冲击,他需要放下自己的一些新观念,顺服在传统底下;同时,因着这样的思想,又得面对年轻的一辈不能理解,指责他的思想[……]

阅读全文

何为合一?——宗派与合一

与另个TQ的几位弟兄姐妹的交流,让我重新思想一个问题:究竟何为合一?

最好的合一当然是在所有的观念上跟形式上都能够合一,但是我们要思想的是这样的合一在现在的世代中现实吗?历史的发展已经造成了很多的宗派,这是一个事实,而在这个现实当中我们如何去面对?在讲台上又如何去教导?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我们的合一是在真道上的合一,是在基督里的合一。离开了真道不可能达到在基督里的合一,如果我们不是在真道上合一,那我们的合一就是与神为敌的合一,这样的合一是很可怕的。而对真道上的合一,我们把范围限制在一些核心教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