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神学生众生相

来到神学院以前,没有想过跟日本人打交道。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周边国家的百姓都对日本或多或少有些不好的情感。前几天提到来自新加坡的同学最终被呼召去日本宣教了近二十来年,虽然他的爷爷是被日本人杀害的。这是一个人被神的爱激励不但超越仇恨,而且还能去爱的例子。这也是我们当效法的榜样。 来到这里读神学的日本同学不多,但是每年似乎也有平均至少一个。我想说说对自己接触的日本同学的印象。几乎一个人一个样。 第一个是一个日本姑娘 H。她的姐姐在三一读书。她则来到哥顿来读。读完 M.Div 后,她又接着[......]

阅读全文

拜访 Grace Chapel

wpid-monkimage-2015-11-18-18-44.jpg Grace Chapel, Lexington, MA 这次回来读第二个学位,我们继续参加原来的教会,但是决定每个月的第三周选另外一个教会参观,希望可以从不同的教会学习一些好的方面。 过去的这周选择的是 Grace Chapel。这个教会是本地做得比较好的一个教会之一。大约三年前参加过一个学期对他们有较好的印象。于是决定这次再过来拜访一次。我记得当时他们只有一个分堂,这次网上看到已经有三个了。我们选择的是去拜访主堂。 他们有很多的事工我了解不多,所以也说不了什么。这次主要从一个纯粹[......]

阅读全文

“平等”亦或“互补”?——圣经中的女性角色

在持福音派立场的哥顿·康威尔神学院读书的一个好处是你可以听到在一定神学边界(我还是以“福音派”做为边界,虽然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以内的不同声音。 当如何看待女性在教会中的教导角色?今天的“教务长论坛”(Dean’s Forum)特别邀请了本校的两位教授——Dr. Jeffrey Niehaus(旧约教授)和 Dr. Jack Davis(系统神学教授)——来代表两种立场发言。前者代表“互补”论(Complementarian),后者代表“平等”说(Egalitarian)。边上一弟兄说,参[......]

阅读全文

在日本宣教十八年的同学 Peter 的小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了个鸡蛋大补的原因,夜里竟然睡不着觉。起来打开电脑,翻到了去年 12 月 22 日的一篇摘记。摘记中的弟兄已经毕业回新加坡了,所以我想现在可以发表,或许会给读的弟兄姐妹一些勉励,正如我曾经得到过勉励一样。时间过去挺久,不知道怎么下手整理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所以就权当做一个个单独的小故事来读好了。) 今天(华人神学生)欢送会分享完之后(讲太多了),Peter 和他太太 HL 过来我们家,跟我们聊了许多。 HL 说我走的路是正确的。她说她女儿在哈佛读博士,跟我的经历几乎就是[......]

阅读全文

怎么看待全面放开二胎?

上个月底,国内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一石激起千层浪。面对这一政策的公布,不同的声音接踵而来。

有的人因此欢呼雀跃,因为终于可以生两孩而不需要担心丢工作和/或罚款。

有的人觉得政府的这一决策是可歌可颂的。

也有人觉得这个政策的调整虽然不是最理想的,但是至少是一种进步。

有的人认为只要是还有限制,不管是两个还是两百个,本质都是一样。

同上,有的人认为政府是因为出生率导致社会和经济问题才被迫做出这个决策,所以政府并没有在人权在有丝毫改善。

到底怎样可以更平衡地看待这个问题呢[......]

阅读全文

倾听无神论者的心声

今天中午学校请了哈佛大学的一位院牧(什么?哈佛大学有院牧?) Vanessa Zoltan 来学校做个人经历分享的讲Vanessa Zoltan座。(首先得澄清一下:教授把她邀请过来是因为他觉得基督徒有必要听听无神论者是怎么说的,并不是认可他们的信仰或者无信仰。)讲座的题目是“虔诚的无神论者:非宗教性经历的近距离观察”(DEVOUT ATHEISTS: A CLOSER LOOK AT THE NON-RELIGIOUS EXPERIENCE)(什么?院牧?无神论?虔诚?·#!$~%……&*)

看到这些东西被推叠[......]

阅读全文

哥顿康威尔神学院教会历史教授 Garth Rosell

Garth Rosell, 1978 年受哥顿康威尔神学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 GCTS)创始人兼第一任院长Dr. Garth Rosell奥肯加(Harold John Ockenga)邀请来到本校教授教会历史,一直到今年退休(共 37 年)。这两天学校特别举行一个会议来庆祝他的退休。会议名为 The Surprising Work of God: Calling the Church to Spiritual Renewal。这也是他最关心的课题。几年前上过他的教会历史[......]

阅读全文

温州教会的未来在哪里?

温州曾经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但是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拆十字架也好,“五进五化”也好,都只是外部的压力。外部的压力一定会有影响,但是其影响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是负面的,也有可能会是正面的。而正面或是负面,主要是看教会内部,或者说教会成员的实际情况。

温州教会无疑在历史中经历过大复兴。我有幸亲身体验到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复兴。那种复兴基本上是以灵恩的方式进行的,包括各种奋兴会、培灵会、祷告山聚会以及医病和赶鬼。这是圣灵自己在那个时代特别的工作。

那个时代的复兴也伴随着对神话语的重视,即传道[......]

阅读全文

当代全球基督信仰的五大内在驱动力

今天的 Chapel 的主讲是 Brian Stiller。多伦多大学学士、威克里夫学院文学硕士、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教牧学博士。在 2011 年成Picture为世界福音派联盟的全球大使(Global Ambassador for the 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之前,他做了 12 年的加拿大天道神学院(Tyndale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院长。他今天的主题是  Global Forces Driving Christian Witness这标题不知[......]

阅读全文

仆人式领袖——哥登康威尔神学院的院长

昨天参加了学校每学期一次的院长论坛,突然想讲点院长(Dr. Dennis Hollinger)的事。Image result for Dr. Dennis Hollinger 第一次与他有接触是在电邮里。那时还没有入学。想来,却没有奖学金。后来在另外一位导师的建议下,开始主动联系院长。后来的故事是到了学校后听院长本人讲起来才晓得的。当他看到我的需要的时候,就开始为我祷告。然后他就收到了一个电话,有人愿意奉献,作为奖学金。于是,我就拿着学校给的奖学金来到了这里。 这边的传统是每年秋季开学前有一个全校性的集体活动,叫做 Clamfest。所有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家[......]

阅读全文

当如何面对教会可能的再次分裂?

2006 年在思考宗派与合一的问题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重新发表于此)。

几天前的一晚和一位弟兄聊天,其中一个话题又是教会的合一。合一之所以重要,因为耶稣基督在被卖前的“大祭司祷告中”,将它做为一个重要的主题(约 17 章)。而大到普世教会,小到地方教会,我们可以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达到合一。

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普世基督教研究中心称截止 2014 年,全世界共有 45000 宗派,并且以平均每天 2.4 个的数量在增长。每天一觉醒来,世界上又多了 2.4 个宗派。基督徒在地一的合一是否还[......]

阅读全文

选择在附近神学院就读的神学生比例增加

ChristianityToday 2015 8 26 日(今天)发表了一篇关于神学生选择神学院的趋势报导

神学立场一直以来是神学生选择神学院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到现在为止可能大部分神学院的学生都是把神学立场做为选择神学院的一个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但是另外一个因素正逐渐突显出来。

报导中说越来越多的神学生选择神学院时,距离将成为一个比较主要的因素。换句话说,越来越多的神学生想在修读神学学位的同时尽量地避免搬家。

究其原因,有些人是出于经济的考量。但是年轻的一代主要是出于不想离开他[......]

阅读全文

汽车那回事

因为去年回家前,就已经有计划要回来修读第二个学位,所以 12 月底回家前,就把大部分需要的家具都存放在一个地方。汽车自然也需要考虑。

本来一位同学要向我借车开,但是美国的法律规定,如果借车给别人,万一出了事,车主要付连带责任。要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方式便是先把车过户给那位同学,然后等我回来时再过户回来。但是那位同学在我回来的那段时间又刚好不在学校,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这个主意又不太合适。最终,还是没有借给他。

当时想到最简单的方式便是把车停在学校里,托给一位弟兄照管一下。(学校规定,[......]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三)——我们是为了信仰

前面第一篇《十字架的意义》和第二篇《有形十字架的象征意义》是为了说明: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我们教会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站出来维护了。但是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那么正如有一位长辈所说的,这就是最愚蠢的作法。为什么要做一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带来麻烦的事?然而显然我们的政府一点都不傻。政府在反腐方面所做的一切目前还是深得民心的。 很多人还在疑惑,基督徒之间也时常在谈论:到底拆十字架是中央默许之下的地方政府行为还是中央的直接命令。虽然我看到的消息并不多,却已经隐隐地感觉:拆[......]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二)——有形十字架的象征意义

读了前一篇文章《十字架的意义》,有一些人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基督徒所说的十字架是一个无形的十字架,而现在被拆掉的是有形的十字架,所以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我们要维护的是无形的十字架,因此有形的十字架被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错。当我们说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指的并不是现在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当我们说十架道路的时候,说的也不是现在教堂顶上的十字架。但是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联,却又忽略了另外的层面,即现在有形的十字架本身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是象征意义将有形十字架和基督十架事件以及整个基督教关[......]

阅读全文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