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相动词存在吗?

一、ἀποκριθεὶς——被动或是中动?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路加福音 1 章 19 节的经文: Luke 1:19 καὶ ἀποκριθεὶς ὁ ἄγγελος εἶπεν αὐτῷ· ἐγώ εἰμι Γαβριὴλ ὁ ⸀παρεστηκὼς ἐνώπιον τοῦ θεοῦ καὶ ἀπεστάλην λαλῆσαι πρὸς σὲ καὶ εὐαγγελίσασθαί σοι ταῦτα· (天使回答说:我是站在神面前的加百列,奉差而来对你说话,将这好信息报给你。)


如果要这节经文中第二个词 ἀποκριθεὶς 做词形分析(Parsing)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我们先来看近几年出版的两部专注于原文语法的注释书是怎么做的。
  • Alan J. Thompson, Luke, Exegetical Guide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Nashville: B&H Publishing Group, 2016), 19.
Ἀποκριθείς (nom. sg. masc. of aor. pass. ptc. of dep. ἀποκρίνομαι, “answer”)

  • Culy, Martin M., Mikeal C. Parsons, and Joshua J. Stigall, Luke: A Handbook on the Greek Text, Baylor Handbook on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Waco, Tex.: Baylor University Press, 2010), 19.
ἀποκριθεὶς. Aor mid ptc masc nom sg ἀποκρίνομαι.

我们发现,两部注释的词形分析竟然不一样!一部说它是被动语态(Passive),另一部说它是中动语态(Middle)。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相信大部分人所做的都是跟第一部一样。但是第二部为什么会称它为中动呢?这部可是三位学者合力完成的。难道三个人都错了?


其实,这个差异是最近百年来的希腊文研究的结果。特别是最近二十来年,越来越多的学者对希腊文语态的研究有了新的立场。在讲这个新发展以前,我们先看看传统的语法书是怎么说的。

二、”异相动词”

传统的希腊文语法书在讲到语态时,都会提到一类动词,叫做”异相动词”(Deponent Verbs)。异相动词指的是那些字尾用是中动或者被动字尾,但是意思却是主动的。我们看几本希腊文教材是怎么说的:
  • 杨金兰。新约古希腊语教程。四川大学出版社。2010。
希腊语的中动语态比较靠近主动语态,指做在自己身上,或为了自己的缘故而发出的动作。 …… 但在新约,属于这种用法的中动语态动词并不普遍。相反的,新约中约四分之三的中动语态,都属于异相动词(deponent verb)。”异相”的意思,就是词形与用法并不一致。异相动词有两种:中动异相动词与被动异相动词。(页148-49)
  • Mounce, William D. Basics of Biblical Greek Grammar. Third Edi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9.
18.11 Deponent Verb. This is a verb that is middle or passive in form but active in maning. Its form is always middle or passive, but its meaning is always active. (P. 152)

  • Wallace, Daniel B. 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 An Exegetical Syntax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A deponent middle is a middle voice verb that has no active form but is active in meaning. This is the most common middle in the NT, due to the heavy use of certain verbs. (P. 428) A verb that has no active form may be active in meaning though passive in form. Two of the most common deponent passives are ἐγενήθην and ἀπεκρίθην. (P. 441)

以上几本教材,前两本是初级希腊文的教材,第三本是中级希腊文的教材。它们都把那些字形是中动或者被动,但是意思是主动的词定义为异相动词。”异相”(Deponent)一词来自拉丁文,意思是”搁置”(Lay aside)。就是说,那些动词把主动语态丢在了一边,使用了中动或者被动语态来表达主动的概念。

三、质疑”异相”

“异相”这个概念在最近几十年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学者的质疑。在 2010 年的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会议上,有四位学者(Stanley Porter, Bernard Taylor, Jonathan Pennington, Constantine Campbell)在希腊文语态这个议题上发表了论文。四人一致认为”异相”一词需要被丢弃。在这个圣经研究领域最大的国际会议上,极少会出现一个场次的四位学者观点一致的情况。在那一次的会议上,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是非常难得的。这似乎也标致着希腊文语法在语态方面正朝向新的方向发展。


不过,这种进展是有一个过程的。以下,我就简单地谈谈希腊文语态方面研究的进展。下面的内容主要来自一本书:Campbell, Constantine R. Advances in the Study of Greek: New Insights for Reading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2015. 作者花了一个章节专门讨论”异相”这个概念被拒绝的过程,以及目前的研究仍然存在的问题。
  1. J. H. Moulton 在他 1908 年的第三版希腊文语法书里提到,有些希腊文单词只出现过主动语态,另外一些只有中动语态。这两类都可以被称为”异相动词”,虽然这个词不是很令人满意。另外,他还指出,中动和被动之间的差别其实很小。这对后来的研究有一定的影响。
  1. A. T. Robertson 曾经是美南的一位非常有名的希腊文教授。他在 1934 年(他于当年离世)出版的第四版希腊文语法书里提到:根本不应该使用”异相”一词。那些只在一个语态出现的词都应该叫作”有缺陷的”(defective)动词。
  2. Neva F. Miller 在 Friberg 的 2000 年出版的辞典末尾贡献了一篇文章,题为 “A Theory of Deponent Verbs”。在这篇文章中,她指出,那些被称为”异相动词”的希腊文单词,其实是可以被理解为中动的。它们主要表达的是动词的主语自身有参与到动词所表达的动作或者状态里面(the self-involvement of the subject)。她的研究事实上使得”异相动词”这个类别变得是多余的了。
  3. Bernard A. Taylor 在 2001 年的 SBL 会议上开始直接质疑”异相动词”这个概念。他说”异相”(Deponent)一词来自拉丁文。它原来在希腊文语法中并不存在。文艺复兴时期,有人把这个概念通过拉丁文引入到了希腊文语法中。中动和主动其实是一样古老的,并不存在”搁置”主动语态这回事。
  4. Carl W. Conrad 于 2002 年在一篇未发表的文章(New Observations on Voice in the Ancient Greek Verb)中指出,希腊文的基本语态是主动和中动,而不是主动和被动。被动语态是后来从中动语态发展出来的,用在不过过去式和将来式上。中动和被动应该看为一组语态。
  5. Rutger J. Allan 于 2002 年在阿姆斯特丹大学完成了一篇关于希腊文语态的博士论文(The Middle Voice in Ancient Greek: A Study in Polysemy)。他说在历史上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希腊文”搁置”了主动语态,采用了中动或者被动来表达主动意思。他的研究主要是说明中动语态主要表达的是主语受到动词动作的影响(subject-affectedness)。这并不是说主动语态的主语就没有受到动词动作的影响。主动语态的主语也有可能受到影响(隐含的),但是中动则是明显地表达主语有受到影响。
  6. Jonanthan T. Pennington (目前美南的博士部门主任)于 2003 年和 2009 年分别发表了两篇关于希腊文语态的论文(Deponency in Koine Greek: The Grammatical Question and the Lexicographical Dilemma; Setting Aside ‘Deponency’: Rediscovering the Greek Middle Voice in New Testament Studies)。他尝试对两类语态现象进行解释,一是有些动词在现在式是主动语态,在将来式却使用中动语态;二是有些动词使用被动语态。对于前者,他的解释是,将来时态还未发生,所以事件主要还只是存在于说话者的意识当中。也就是说,说话者自身有参与或者受到影响。对于后者,他是从历史的发展来解释的,即,随着历史的发展,被动字尾了取代了中动字尾。
  7. Stratton L. Ladewig 于 2010 年在达拉斯神学院的一篇博士论文(Defining Deponency: An Investigation into Greek Deponency of the Middle and Passive Voices in the Koine Period)中尝试为”异相动词”辩护。他说”异相”一词虽然原来并存在于希腊文语法中,但是这个概念是存在的。他引用早期的一位希腊文语法学家 Dionysius Thrax (170-90 BC) 的话:”希腊文有三种语态:主动、被动,和中动;主动的比如 τύπτω,被动的比如 τύπτομαι,但是中动的有时候表示主动,有时候表示被动”。Ladewig 认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表示词形和意思不匹配,即中动词形的动词,意思却是主动或者被动。这个不匹配的现象被后来的学者称为”异相”。不过 Campbell 认为 Ladewig 误解了这段话的意思。Dionysius Thrax 可能只是想表达中动能够表达的意思更加宽广,从主动到被动都有可能。而且,Campbell 认为 Ladewig 对中动的理解也太过狭窄(仅局限于反身 [reflexive] 和互相 [reciprocal] );如果对中动的理解如前面的 Rutger Allan 所说的那么宽广,那么”异相”一词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的。
  8. 在 2010 年的 SBL 大会上,前面提到的四位学者一致认为应该丢弃”异相”一词。它的存在是出于对”中动”的理解有错,所以原来就不需要存在。
这样,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同意,不应该再继续使用”异相”一词。


不过,Campbell 也承认,对于这个课题仍然需要有更进一步的研究,特别是针对 Pennington 尝试解释的那两种现象。Campbell 认为 Pennington 的解释未必据有足够的说服力。虽然将来式所表达的事件还未发生,有点说话者的意愿的含义,但是人们通常是以比较确定能够发生的态度来呈现事件的。另外,虽然有学者比如 Conrad 认为中动和被动其实都能表达中动或者被动的意思,主要看某些具体的单词和上下文,但是有些词既有中动又有被动这个现象本身不就表明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吗?另外,有些中动真的能够表达被动的意思吗?


虽然这里还有一些待解决的问题,不过 Campbell 认为,是时候抛弃”异相”这个概念了。目前,已经有两本初级教材抛弃了这个概念:Porter, Reed 和 O’Donnell 的 Fundamentals of New Testament Greek,以及 Rodney Decker 的 Reading Koine Greek。我想目前大部分学校使用的应该都还是传统的教材。

四、结语

新出的希腊文方面的著作就算继续使用”异相”一词,一般也会提到这方面的争议。比如 Mounce 在他的第三版希腊文教材 152 页边上有段话:
There is some interesting research currently happening that questions whether there actually is such a thing as deponency. For example, many deponent verbs are intransitive (36.10) and therefore cannot be passive. See the class website for an ongoing discussion.
我不知道他说的 class website 是哪里。我去了他的 teknia.com 网站,并没有找到这方面的信息。


上面提到的 Alan J. Thompson. Luke, Exegetical Guide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Nashville: B&H Publishing Group, 2016 一书仍然继续使用”异相”(Deponent)一词。但是 Andreas J. Köstenberger 和 Robert W. Yarbrough 在这个系列注释的序言中这样写道:
Verbal forms traditionally labeled deponent (having their lexical form in the middle voice rather than active) are tagged with ‘dep.’ before the lexical form is given. This is not to overlook that some today argue that ‘deponent’ is a label that needs to be dropped. It is simply to alert the user of this EGGNT volume to how verbs are still described in many grammars, reference works, and perhaps even their language-learning programs. (Alan J. Thompson, Luke, Exegetical Guide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Nashville: B&H Publishing Group, 2016), xxx.)
他们继续使用这个词的原因是目前很多的语法书、参考书等都在使用”异相”一词。所以,作者并没有忽略近几十年来在希腊文语态方面的研究。我想,这已经是任何新出版的语法书避不开的问题了。


以上信息可以看出,对于”异相”这个概念的质疑最集中的是在 2000 到 2010 年间。Wallace 的书是在 2000 年之前出版的,所以没有讨论这个问题,直接继续使用”异相”一词。杨金兰的书于 2010 年出版,却完全没有提到这个争议,似乎有点不足够。


最后,我想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想法。我觉得最好还是停止使用”异相”一词。有些希腊文教授(比如我以前的教授)要我们在做词形分析的时候指出哪些词是”异相动词”。这个需要我们记住那些词的词典形(即词典形是中动或者被动的词),给我们造成更大的挑战。我自己”深受其害”,希望以后的学生不要再被”摧残”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那些所谓的”异相”动词其实就是中动,继续使用这个词就是对中动的错误理解。


另外,我觉得在作词形分析的时候,最好还是把 ἀποκριθεὶς 看为被动语态。从词形上来看,它确实带的是被动的字尾。如果非要学生使用中动,可能又会给学生带来新的困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