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旧约经文鉴别实例——扫罗几岁登基?

一个简单的问题:扫罗几岁登基?

我的问题很简单:扫罗几岁登基?

”四十岁。“

”很好。那么根据在哪里呢?“

熟悉圣经的人,马上就会翻到 撒上 13:1,指给我看。作为华人基督徒,我们最常用的便是《和合本》了。所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和合本》的撒上 13:1。

 


令人困惑的现代译本

《和合本》(1919 年出版):

1 扫罗登基年四十岁。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时候2 就从以色列中拣选了三千人,二千跟随扫罗在密抹和伯特利山,一千跟随约拿单在便雅悯的基比亚。其余的人扫罗都打发各回各家去了。

《和合本》的翻译在这里看起来似乎没有问题。扫罗 40 岁登基。登基两年后,便发生了撒上 13 章以后的事情。

不过,先别急着下定论。我们再来看看其他现代译本。

 

《吕振中译本》(1946 年出版新约部分,1952 年出版新约修订版,1970 年出版新旧约全书):

1 扫罗登极的时候、年三十岁;既作了王管理以色列有两年了3:2 扫罗就从以色列中拣选了三千人∶二千跟从扫罗在密抹和伯特利山;一千跟从约拿单在便雅悯基比亚;其余的人、扫罗都打发各回各家而去。

《吕振中译本》中扫罗登基的年龄是 30 岁,而非《和合本》的 40 岁。

怎么回事?要不再来看《新译本》。

 

《新译本》(1992 年出版):

1 扫罗登基的时候年三十岁,作了以色列王四十二年原文缺完整的年数,这里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2 他从以色列人中为自己拣选了三千人;两千人和扫罗一同驻在密抹和伯特利山,一千人与约拿单一同驻在便雅悯的基比亚。其余的人,扫罗都遣散他们各回自己的家去了。

《新译本》翻译和下面的 NIV 一样。扫罗登基年龄和 《吕振中译本》一样,都是 ”30“岁。但是不一样的是,这里提到扫罗作了以色列王 ”42“年。《新译本》在第一节后面紧接着加入一个插注:原文缺完整的年数,这里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这个插注有点模糊。有一点可以确定,按照这个插注的意思:“四十”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至于 “三十” 是不是也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单看这个插注看不出来。

我在这里先 “剧透” 一点。讽刺的是:在这里不能肯定是否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 ”三十“ 确实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而看起来确定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 ”四十“ 却是没有根据的。这个插注非常误导人。

我们再来看《和合本修订版》有没有什么改进。

 

《和合本修订版》(新约部分 2006 年出版,新旧约全书 2010 年出版):

1 扫罗登基的时候年三十68岁,作以色列王二年69

脚注:(68)”三十”是根据七十士译本的一些后期抄本,原文没有。(69)”二年”指大卫受膏以前的年数,根据徒13:21,扫罗作王四十年。

《和合本修订版》与《和合本》相比,扫罗登基的年龄小了 10 岁(40 → 30)。《和修》比《新译本》要晚一点。它与《新译本》一样,借用了一些《七十士译本》的抄本,把扫罗登基的年龄设为 30。但是它没有像《新译本》一样,在后面的 ”2“ 改为 ”42“。在这一点上,《和修》比新译本要好。在后文我们会看得更加清楚。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几个现代英文译本。首先来看比较早的 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

YLT (1862 年出版):

A son of a year is Saul in his reigning, yea, two years he hath reigned over Israel,

YLT 是比较早期的直译版本。它是尽可能地按照希伯来文原文来翻译。从它的翻译中,我们大概可以猜到原文是怎么样的。

 

NIV (1978 年出版):

Saul was thirty1 years old when he became king, and he reigned over Israel forty- two2 years.

脚注:1 A few late manuscripts of the Septuagint; Hebrew does not have thirty. * 2 Probable reading of the original Hebrew text (see Acts 13:21); Masoretic Text does not have *forty-.

NIV 在 thirty 的脚注里注明这个词来自一些后期的抄本。希伯来文中没有 thirty 一词。在 forty- 的脚注里,NIV 再次注明,这里的 40 可能是原文(见徒 13:21);但是马所拉抄本没有 40 一词。在 ”40“ 这个问题上,NIV 和《新译本》犯的是一样的错误。《使徒行传》说扫罗[一共]作王 40 年,这里却变成了扫罗作王 42 年后,发生了以下一系列的事情。也就是说,那时已经是大卫登基后了……

 

NRSV (ASV=ASB,于 1971 年出版,NRSV 是 ASV[=ASB]的修订本,于1989 年出版):

Saul was…1 years old when he began to reign; and he reigned… and two2 years over Israel.

脚注:(1) The number is lacking in the Heb text (the verse is lacking in the Septuagint). (2) Two is not the entire number; something has dropped out.

NRSV 用省略号来表示希伯来文圣经肯定有字词缺失的问题。不过,与 NIV 的脚注稍微有点不同。NRSV 指出:希伯来文圣经中这里有数字的缺失,《七十士译本》中整节圣经是不存在的!嗯……如果你以前认为《七十士译本》就是只有一个版本,读到这里你可能就要晕了。NRSV 说《七十士译本》中没有这节经文。但是《新译本》和 NIV 说他们是根据《七十士译本》添加了扫罗的年龄!

 

如果你还没有看我前面的几篇文章,你需要先读三篇文章:《经文鉴别主要概念及术语》、《现代译本与经文鉴别》、《旧约经文鉴别》。

 

NASB (ASB 于 1971 年出版,1995 年修订版):

Saul was forty years old when he began to reign, and he reigned thirtytwo years over Israel. (斜体是原文加的,表示希伯来文原文无这些词。)

《和合本》在扫罗登基的年龄上面是不孤单的,至少有 NASB 作伴。NASB 在这两个地方插入了 ”40“ 和 “30”。它和 NIV 的位置刚好反一下。NIV 是 30 岁登基,作王 42 年,NASB 是 40 岁登基,作王 32 年。

 

ESV (2008 年出版):

Saul lived for one year and then became king, and when he had reigned for two years over Israel,

ESV 和 YLT 的翻译是一样的。只是在脚注里注明:有些抄本给出了扫罗作王的年龄——30 岁。

我想我们不需要再去看别的现代译本了。我的问题很简单:扫罗几岁登基?

这个简单的问题却需要一个复杂的经文鉴别过程来回答。而且它还未必能回答得了呢!

 


希伯来文圣经怎么说?

些人说,我们来看看 ”原文“ 不就好了嘛!当我们讲到 ”原文“ 的时候,通常脑子里想的可能是 ”原稿“。所以,只要有了 “原稿”。这个就不是问题了。不过,读了我前面提到的三篇文章的人大概已经明白,我们所说的 “原文” 最多只能是 “重构” 后的 “原文”,特别是后期的原文抄本看起来有误的时候。

我们来看看希伯来文圣经的“原文”是怎么讲的:

‎ בֶּן־שָׁנָה שָׁאוּל בְּמָלְכוֹ וּשְׁתֵּי שָׁנִים מָלַךְ עַל־יִשְׂרָאֵל׃

以色列/在……上/作王/两年/当他作王时/扫罗/一岁[之子]

希伯来文是从右到左写的。我们把这节经文连起来,就是:“扫罗一岁登基。他已经作以色列王两年了/后。“

以上这节希伯来文经文,不论你去纸质版的 BHS (第 464 页),还是电子版的 Accordance, BibleWorks, Logos,内容都是一样的。 扫罗不可能一岁登基。所以这节经文显然是有问题的。

有人会说:会不会是这些地方都抄错了呢?

由于这些经文都是基于列宁格勒抄本的。而列宁格勒抄本在网上可以直接下载得到。所以,我们就可以亲自来看看了。

很显然,列宁格勒抄本(主后 1008 年)的内容和后来的评论版 BHS 以及各大圣经研究软件都是一样的。那么亚勒坡抄本(主后 925 年)呢?它比列宁格勒抄本早了 83 年,而且是出自马所拉学者之手。很幸运的是,我们也可以直接下载到亚勒坡抄本的扫描版。

我们发现,亚勒坡抄本的内容也是一样的。这是马所拉学者不改变经文内容的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BHS 的异文信息

对于希伯来文抄本看起来有问题的经文,我们首先要看的是 BHS 的编辑有没有给我们什么提示。这些提示就是在 BHS 的异文清单里。BHS 果然给了我们一些信息。它的内容如下:

这些符号是什么意思呢?首先我们找到 Cp 13, 1。这里表示后面的内容是跟撒上 13:1 有关的。后面我们看到上标的 abc-c。这个表示正文里有异文的内容。a 后面跟着 v 1,表示后面的异文是针对整节经文(verse 1)。所以,在正文中,我们看到 a 位置在 13:1 的最开头。 b 在正文中跟在 ‎ שָׁנָה 后面,表示脚注里面 b 后面的异文信息是针对这个词的。c-c 表示脚注里面 c-c 后面的异文信息是针对正文中两个 c 之间的内容。每个异文清单结束后,编辑会用两条竖线隔开。接下来我们来逐一理解异文清单:

a v 1 > G-OpLMss:除了部分俄立根的七十士译本(GOp卢西安的修订本(GL、以及一些其他的后期希腊文抄本(GMss)以外,其他所有的希腊文旧约圣经中都没有这一节的内容(减号“-”表示除了减号后面以外的所有其他抄本)。符号“>”表示缺失。至于这些例外的抄本中具体是什么内容,这个条目编辑并没有交待。

[博客上那些漂亮的字体显示不出来,只能用英文字母 G 和 S 分别代表《七十士译本》和《比示大》)。

b GLpMs 30部分卢西安修订本(GLp和一卷后期希腊文抄本中是“30”年/岁(希伯来文中“年”和“岁”是同一个单词)。这里就解释了以上有些现代译本中的 ”30″ 究竟是怎么来的。至于 另外一些译本中的 “40”,至少 BHS 没有给出任何抄本的支持。

S 21《比示大》(叙利亚文圣经)中,这里是 “21”年/岁。

c-c > S:《比示大》中没有这几个词。

本来我们还可以参考一下更加“读者友好”的 BHQ。但是很遗憾,BHQ 的《撒母耳记(上)》还没有出版。

 


各大古代译本

BHS 的异文清单里,我们可以看到,主要的异文来自《七十士译本》和《比示大》。不过,为了过一遍旧约经文鉴别的流程,我们还是把所有古代译本都尽可能地查看一下。

 

拉丁文武加大译本

先我们来看《拉丁文武加大译本》Latin Vulgate,耶柔米基于希伯来文圣经翻译的拉丁文译本;四世纪末开始,五世纪初完成):

filius unius anni Saul cum regnare coepisset duobus autem annis regnavit super Israhel.

Douay-Rheims 的英译文:Saul was a child of one year when he began to reign, and he reigned two years over Israel.

《拉丁文武加大译本》既然是基于希伯来文圣经,我们看到它和马所拉抄本是一样的内容一点儿也不需要太奇怪。只是,如果我们现在手头的《拉丁文武加大译本》能够真实地反应耶柔米的译本,那么,我们就可以说,主后四世纪的耶柔米手中所拿的希伯来文圣经就已经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了!五、六百年过去了,马所拉学者没有尝试去改变这节明显有问题的经文!

 

比示大

们再来看一下《比示大》(叙利亚文旧约圣经)

ܘܟܕ ܫܢܬܐ ܚܕܐ ܘܬܪ̈ܬܝܢ ܐܡܠܟ ܫܐܘܠ ܒܡܠܟܘܬܗ ܥܠ ܐܝܣܪܝܠ܂

[Israel|over|his kingdom|Saul|he made king|and/or two|year|one|and when]

(这是对叙利亚文的逐字翻译。注意,和希伯来文和亚兰文一样,叙利亚文的读、写方向是从右到左。)

(Lamsa 的英译文:AND when Saul had reigned one or two years in his kingdom over Israel)

注意叙利亚文有三种字体,分别为 EstrangelaNestorianJacobite 字体(像中文的宋体、楷体、草书)。CAL 网站上(经文截图)显示的是 Estrangela 字体。但是我复制到博客后,显示的是 Nestorian 字体。

叙利亚文圣经是怎么来的不是很清楚。学术界也没有一定的共识。Sebastian P. Brock, 1988, p.13 认为大部分的旧约书卷在公元一世纪末到公元三世纪初这段时间里陆续被翻译成叙利亚文。

Lamsa 的翻译和 BHS 脚注不一样。Lamsa 的译文是:“1 或者 2 年”。BHS 的编辑认为叙利亚文是:“1”年 + “20”年=“21”年。因此,BHS 的脚注里提到叙利亚文是说扫罗作王 21 年的时候。当两个学者之间产生分歧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依靠英译文来做判断了;我们需要有叙利亚文的知识。这里很明显是 BHS 的编辑搞错了。תַּרְתֵּין (tartēn) 是数字 ”2“的阴性形式,不是 ”20“。与希伯来文一样,数字”20“应该是 ”10“ 的复数形式,即 עֶסְרִין (ʿesrin)。数字 ”30“ 到 ”90“ 才是 ”3“ 到 ”9″ 的复数形式。

叙利亚文似乎只是把希伯来文经文的字母调了一下。然后在这基础上,又对单词做了点改动。一是把希伯来文的 Qal 完成式变成了 Aphel 完成式;二是把 מלך 的不定式组合形变成了名词 מלכו (组合形:מלכות;加 3ms 代词后缀:מלכותה)。除此之外,最大的改动是把第一个单词”儿子“改成了”在……时候“。

如果以上分析是对的,那么 BHS 编辑给的 c-c 异文信息虽然不能说是错的,但是至少是容易误导人的。叙利亚文版本中这两个单词不是”缺失“,而是被提到了句子的前面。

这位译者知道这节经文肯定有问题。于是,他用自己的理解去翻译经文。把它改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叙利亚文读法。但是这种读法应该也是有问题的。在圣经其他地方,似乎从来不会有“当某某王作王 N 年或者 N+1 年之后”这样的表述。但是叙利亚文的作者不想删掉任何一个词,所以只能做这样的处理。

 

他尔根

他尔根约拿单》**刚好也有这节经文。它是怎么说的呢?

כְבַר שְנָא דְלֵית״דליה#3#״ בֵיה חוֹבִין שָאוּל כַד מְלַך וְתַרתֵין שְנִין מְלַך עַל יִשרָאֵל׃

[注意,这是亚兰文,不是希伯来文。它跟希伯来文看起来很像,是因为希伯来文后来借用了亚兰文的辅音字母书写系统]

P. Kyle McCarter Jr. 在他的铁锚系列撒上注释中翻译:Like a one-year-old who has no sins was Saul when he became king. (暂译:当扫罗作王的时候,他没有罪过,就像一个一岁婴孩一样)。

上面的 #3# 是 CAL 标示异文的符号。它的意思是:#3# 前面(即右边)那个词是个异文。有一个抄本中,那个词是 ‎ דליה 而非 ‎ דלית。CAL 在网站已经给出了数字代表的异文出处:

1 = Bar Ilan text
2 = variant in Sperber’s main text
3 = variant in Sperber’s apparatus
4 = long tosefta annotation from Codex Reuchlinianus per Sperber
5 = long addition from other text

这个异文看起来像是文士的抄写错误(惟一差别只有最后一个车辅音。而且两个辅音很像)。我们可以忽略它。《他尔根》常常没有严格按照希伯来文直译,而且常常加入很多拉比的解经。所以,我们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这位《他尔根约拿单》的译者看到摆在他前面的希伯来文圣经,是错的。于是,他就根据他自己的神学,用我们现在看到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难题。BHS 的编辑似乎也是觉得《他尔根》在此处这对经文鉴别的工作没有太大价值,所以就干脆没有列在下面的异文清单里。

 

撒玛利亚五经、死海古卷

《撒玛利亚五经》只有摩西五经的内容。所以我们在这里不需要考虑。

海古卷除了《以斯帖记》,其他的书卷都有至少部分经文的抄本被找到。不过,除了《以赛亚书》,其他的大都只有残卷。很不幸,死海古卷中撒上 12:20-14:23 是缺失的。死海古卷中也发现一些希腊文的旧约圣经,但是这些抄本也没有撒母耳记的经文(如果有的话,也会在下面提到的《七十士译本》的评论版里列出来,所以一般看《七十士译本》评论版就够了)。所以,死海古卷在这个问题上也是爱莫能助。

 

七十士译本

我特地把《七十士译本》留到了最后。因为它是块硬骨头,难肯。

前面的文章中已经提到,七十士译本意指所有的希腊文旧约圣经的时候,它不是一个版本。第一个七十士译本翻译出来后,陆陆续续又出了几个新的希腊文译本(我们也称它们为七十士译本)。老的译本后来又经过好几次的修订,留下多个修订版本(我们也称它们为七十士译本)。所有的这些版本又有各自的抄本。目前收集到的七十士译本的手抄本共人 2000 多份,涵盖公元前 2 世纪到公元后 16 世纪(15 世纪古登堡发明了印刷术,抄写工作逐渐变得没有必要)。学者们通过研究,还要确认到底某个抄本是属于哪个译本或者修订本。他们把不同的抄本分类,归到某一个译本或者修订本的名下。七十士译本本身就要做经文鉴别。美南浸信会神学院著名教授 Peter Gentry 是世界级的七十士译本专家。他负责哥廷根七十士译本的《传道书》和《箴言书》编辑工作(尚未出版)。但是他说:“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七十士译本》的专家,我是俄立根的《六经合参》的专家。”(听到这个,我只能捂脸了……)

言归正传。前面提到 BHS 已经给了我们一些提示了。BHS 脚注中,《比示大》的异文被我们解决掉之后,现在只剩下《七十士译本》的异文。但是 BHS 异文里所说的部分七十士译本和部分卢西安抄本是怎么回事呢?到了这里,我们从 BHS 已经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我们必须要进入《七十士译本》经文鉴别的领域了。

文提到,对于七十士译本,有两个比较轻巧的版本分别是 Swete 的和 Rahlfs 的。我们先分别来看一个这两个人编辑的《七十士译本》。

Swete 的《七十士译本》是 “仿真版”,正文采用的是梵蒂冈抄本。这个第四世纪的梵蒂冈抄本中并没有撒上 13:1 的内容。撒上 12 章结束后,下一节便是撒上 13:2。有意思的是,Swete 在此并没有给出任何其他的异文。Swete 似乎认为他手上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抄本异文值得考虑。不过,因为他的是“仿真版”,我们无法推测 Swete 的真实想法。以下是截图(为了让大家能看到脚注部分,我只能截个长屏了)。

Rahlfs 的《七十士译本》是 ”综合版“。这也意味着,如果他觉得哪个抄本的异文更接近他以为的《七十士译本》“原稿”,他就会把这个异文直接加到正文里去。我的 Accordance 里有 Rahlfs 的《七十士译本》以及异文信息,直接截屏了:

从上图中可以看到,Rahlfs 的正文也是缺少撒上 13:1 的。这意味着,在他看来,从目前我们拥有的抄本来看,《七十士译本》的 ”原稿“ 很可能是没有这节经文的。不过,Rahlfs 倒是列出了一点异文信息(截图高亮部分)。在这里,Rahlfs 把 ”1“ 岁和 ”30“ 岁的读法都列出来的。但是,它的异文信息数量没有比 BHS 的多多少。

如果我们只有这点信息,我们基本上已经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Swete 似乎认为没有什么重要的抄本值得他放在脚注里。Rahlfs 列出了异文,但是他认为证据不足以让他把这些异文放到他的正文里去。

《七十士译本》目前最有权威的是《哥廷根七十士译本》。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个系列的《撒母耳记(上)》还没有出版。

运的是,《大剑桥版七十士译本》项目在中断之前已经出版了《撒母耳记(上)》。它是除《哥廷根七十士译本》之外的最佳选择。《大剑桥版》跟 Swete 一样,是 “仿真版”,正文用的也是梵蒂冈抄本。所以我们不需要看正文。直接来看它的脚注:

异文是这样的:υιος ενιαυτυ σαουλ εν τω βασιλευειν αυτον και δυο ετη εβασιλευσεν εν ιηλ [其中 ιηλ 中的 η 有上划线。很明显是 ισραηλ “以色列” 的简写。]

以下为笔者暂译:Saul was one year old when he became king, and he ruled in Israel two years. (扫罗一岁登基,作王两年)。

异文后面跟着一大窜字母代表的是支持这种读法的抄本:bcfgm(sub ※)oxzc2e2v Thdt

这一串字母后面还跟着一大段的内容。它的意思是:其实前面这一大堆的抄本也并不是完全一致的。比如 ενιαυτυ ”一年“ 一词,抄本 mL 就是 ενος 而已(”1“ 的意思)。而抄本 f 则是 λ’ και ενος (λ 表示 ”30“。所以这里是 ”31“的意思)。支持 ”30“ (τριακοντα ετων)的抄本有 b(mg)goe2。这几个译本就是 ”30“ 的来源了。

这些字母分别代表什么抄本呢?这就需要到这本书的《导论》部分去看了。《导论》部分解释了每个字母分别代表哪个抄本。知道是哪个抄本后,我们就知道它是在哪里找到的,是属于第五世纪的作品,以及现在存放在哪里。

可能有人会奇怪,BHS 里提到的部分《卢西安七十士译本修订本》怎么没有在这里出现呢?这里就需要七十士译本的专家知识了。如前文提到的,我们现在所谓的某某译文或者某某修订本,其实指的是好多抄本的集合。这些抄本往往都只是些残篇而已。那些完整的抄本,我们一般会直接叫那个抄本的名字,比如梵蒂冈抄本、列宁格勒抄本。《卢西安七十士译本修订本》指的是学者们认为应该可以追溯到卢西安修订后的七十士译本的所有抄本。学者们认为抄本 boc2e2 这四个抄本应该是属于卢西安的七十士译本修订本。我们看到,支持 ”30“ 的里面就有 b e2 (斜体 b 和正体 b 不一样。后者是由两个抄本组成。前者是其中一个抄本)。因此,是部分《卢西安七十士译本修订本》。

从《导论》第 v 页得知,b 抄本在 Rahlfs 的抄本编号系列里是和 108 号抄本。它的全称是 Rome, Vat., Gr. 330. 所以,这个抄本现在应该是在罗马的梵蒂冈。另一个抄本 e2 在 Rahlfs 的抄本编号系统里是第 93 号抄本。全称是 London, Brit. Mus., Royal D. ii. 稍微谷歌一下,我们就能够找到,有些书里提到这两个抄本都是主后 13 世纪的抄本。抄本 o [(Rahlfs 82), Paris, Bibl. Nat., Coislin 3] 稍微早一点,是第 12 世纪的抄本。抄本 g 也是主后 13 世纪的作品。详见: Sheppard, H. W. “Variants in the Consonantal Text of G. 1 in the Books of Samuel and Kings.” The Journal of Theological Studies 22, no. 85 (1920): 36–60.

 

老拉丁圣经

有人可能会好奇,顺便解释一下, A 是指亚美尼亚译本(the Armenian Version), 是老拉丁译本(the Old Latin Version),Lv 是某个老拉丁译本的抄本残篇。《大剑桥版》异文中第二行最后一词和第三行的前几个词是这样的:

ενιαυτου] pr ενος m:

它的意思是:抄本 m 和 在 ενιαυτου 前面又加了 ενος。ενιαυτου 指“年/岁”的意思。前面没有数字表示一年/一岁。前面加个 ενος “一”,还是表示 “一岁”。

从《大剑桥版七十士译本》的异文清单来看,似乎《老拉丁文旧约圣经》是有第一节的内容的。老拉丁文是从《七十士译本》翻译过来的,是早期的《七十士译本》的子译本。所以,我们可以推论,很可能最早的七十士译本是有撒上 13:1 的内容,而且那节经文里扫罗也是一岁就作王了。反映的是也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希伯来文圣经经文。顺着这个思路再往前推,我们可以说,《老拉丁圣经》里扫罗是一岁登基,说明它的“父本”《七十士译本》也是扫罗一岁登基。这也说明那个《七十士译本》的“父本”——某个希伯来文圣经抄本中,也是扫罗一岁登基。《老拉丁圣经比耶柔米的《拉丁文武加大译本》还要古老。因此,它反映的是比耶柔米更早的《七十士译本》。而那个《七十士译本》反映的是更早的那个希伯来文圣经抄本。

我们现在拥有的早期《七十士译本》里面都没有撒上 13:1 的经文。所以,有可能是最早的《七十士译本》是有这一节经文的。但是这些抄本都已经不存在了。后来的《七十士译本》抄写员或者修订的人将这一节明显有错误的经文直接删除了。删除后的这个版本成了我们现在能找到的最早的抄本。

归纳一下

现在我们来归纳一下所有的证据:

  1. 主后 925 年的亚勒坡抄本和主后 1008 年的列宁格勒抄本都是:扫罗一岁登基,作王两年以后。
  2. 《撒玛利亚五经》只有摩西五经的内容,所以没有参考价值。
  3. 死海古卷的希伯来文抄本中撒上 12:20-14:23 是缺失的,所以也没有办法参考。死海古卷中的希腊文旧约圣经也没有包含撒母耳记。
  4. 《拉丁文武加大译本》和希伯来文抄本内容一样。所以很可能耶柔米手中的希伯来文圣经在撒上 13:1 的内容已经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了。柔米在翻译《拉丁文武加大》译本时忠实地跟随了希伯来文原文,把扫罗登基时”一岁“也翻译了。
  5. 《比示大》(叙利亚文圣经)看起来是尝试解决希伯来文的问题。但是明显也不是很理想。
  6. 《他尔根》看起来是用拉比的神学解决了这个难题。
  7. 《七十士译本》在撒上 13:1 这节经文上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1. 根据《老拉丁圣经》的证据,最早期的《七十士译本》很可能是有撒上 13:1 的经文的,而且内容和现在的希伯来文圣经是一样的(扫罗一岁登基)。希伯来文圣经关于扫罗登基的年龄在《七十士译本》开始翻译之前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但是这些最早期的《七十士译本》都已经遗失了。只有《老拉丁圣经》留下了一点线索。
    2. 稍后的《七十士译本》抄写员/修订者看到这节经文,发现没法翻译成 ”人类可以理解的语言“,他们又不知道扫罗登基的真实年龄,所以干脆把整节经文拿掉了。
      1. 这种说法看起来似乎不太可信。那些译者不是挺不尊重圣经了?我们有更多的证据表明这是某些七十士译本的译者的惯用手法。比如,在翻译《约伯记》时,七十士译本的译者常常把约伯记的一大段内容总结一下,把原文的”精要“翻译成了希腊文。
    3. 非常后期的抄本(比如 12 和 13 世纪的抄本)根据希伯来文抄本或者其他译本又重新加上了这节经文,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 ”30“ 一词,把扫罗登基的年龄改为“30 岁”。

希伯来文圣经的抄写一直非常稳定。所以到了主后 10 世纪和 11 世纪,这个可能在七十士译本开始翻译之前就已经存在的问题,他们一直没有尝试去调和过。于是,我们便看到了现在手中的亚勒坡抄本和列宁格勒抄本。

 


“四十” 又是怎么来的?

现代译本在翻译的时候,看到列宁格勒抄本上的这节经文,有些比较直译的,如 YLT,就直接翻译出来的。其他的大都尝试着去解决这个问题。一种方式便是把后期《七十士译本》抄本中出现的 ”30“ 接受进来。还有一些学者,肯定是从某个地方借用了 ”40“ 到这段经文。

与扫罗的年龄有关的还有一节圣经在新约,是《使徒行传》 13 章 21 节。我想这里最有可能是 “40” 的来源:

徒 13:21 ”后来他们求一个王,神就将便雅悯支派中,基士的儿子扫罗,给他们作王四十年。“

NA28: κἀκεῖθεν ᾐτήσαντο βασιλέα καὶ ἔδωκεν αὐτοῖς ὁ θεὸς τὸν Σαοὺλ υἱὸν Κίς, ἄνδρα ἐκ φυλῆς Βενιαμίν, ἔτη τεσσεράκοντα,

这里的 ἔτη τεσσεράκοντα (四十年),可以有两种理解方式,一种是扫罗四十岁的时候作王,另一种是扫罗作王四十年。

我想把 ”40“ 作为扫罗登基年龄的学者们应该是采用了前一种理解方式。但是从这里的表达和上下文来看,保罗要讲的应该不是扫罗登基的年龄,而是他作王的时间(前面提到旷野四十年,以及在迦南四百五十年的时间)。所以,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最早的《和合本》提到扫罗 ”40“ 岁登基,而后来的《吕振中译本》、《新译本》,以及《和合本修订本》里面,扫罗的登基年龄都是 ”30“ 岁。

还有些学者认为,扫罗登基才两年后,约拿单就已经在带兵,而且后面就发生了一系列的坏事情。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他们认为后面的 ”两年“ 应该也是缺了点什么。原文应该是 ”几十“ + ”两年“。有些学者就把《使徒行传》的 ”40“ 插到这里来了。但是,这种作法明显是有问题的。扫罗一共作王 40 年,那么第 42 年已经不是他作王了。

 


结语

回到文章前面的问题:扫罗几岁登基?

我的回答还是:不知道。

但是,我现在的 ”不知道“ 和做经文鉴别以前的 ”不知道“ 已经不是同一个 ”不知道“ 了。

现在,我知道我自己不知道什么,而且也知道我为什么不知道。不但如此,我也知道其他人是否知道,也知道他们为什么真不知道。

这想,这也是读神学其中一个意义吧。

做完这个经文鉴别的工作,我越来越由衷地佩服早期的希伯来文圣经抄写员以及后来的马所拉学者。他们竟然可以抵挡改变圣经的冲动,让这个很可能主前几个世纪以前就已经产生的错误一直保留到一千多年以后。我们可以推论,在马所拉学者出现在历史舞台之前,严谨的抄写传统就早已经在进行了。

今天,我们在圣灵的感动下,可以指着圣经说:”这是神的话。“ 这话固然需要信心,但是这信心亦不是反理性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