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译本与经文鉴别

简单来说,现代译本主要是根据古代抄本、译本,以及现代综合本圣经翻译而来的。现代译本的主要目的是让人可以用自己的母语来研读圣经。因为翻译原则的不同,可以分为直译意译,以及动态对等(Dynamic Equivalence)。直译比较倾向于原文,意译比较倾向于受众,动态对等间于两者之间(要想更多了解,可以参考 戈登·菲 和 道格拉斯·斯图尔特 合著的《圣经导读(上)》)。

除了市面上购买到的圣经外,很多学术性的注释书作者也会在注释书中提供自己的翻译。

有几个因素导致新的现代译本和修订本的不断出现:

  1. 第一个因素和经文鉴别有关。任何一个现代译本背后都有一个”父本“。
    1. 有些译本可能是翻译某一个抄本。
    2. 但是大部分的现代译本都是翻译”综合本”。也就是说,现代译本的“父本”其实是经过学者们的经文鉴别工作之后而产生的原文圣经版本。
      1. 如果新的重要抄本出现,可能会导致学者们重新审视以前的那个“最接近原稿的综合本”。一旦这个版本发生变化,我们便需要新的译本/修订本。
    3. 当然,不同的学者对于哪个抄本更接近原稿也会有不同的看法。所以,就算是同时期的不同注释书作者和不同翻译委员会也会采用不同的“综合本”。当然,这些不同之处往往是微乎其微的。
  2. 受众语言的变化。每种语言都在变化。几十年前通用的语言可能在几十年后已经不再成为通用语。有个别词语甚至发生了语义的变化。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已经快“一百岁”的《和合本》,现代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大读得懂了。我指的不是神学,而是《和合本》所使用的语言在“老信徒”看来是很自然的,在“新信徒”或者“慕道友”看来是非常晦涩难懂的。
  3. 对“父本”语言理解的变化。这里涉及的是如何“解密”古文。“父本”就是那些抄本了,所以我们很容易会产生一个印象,即对原文的理解是不会变化的。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1. 圣经语言毕竟是古代语言。现代人如何读懂古代语言呢?我们需要对古语进行“解密”,就像我们今天对甲骨文进行解密一样。大部分的词的语义基本上是比较容易确定的。但是那些在圣经中只出现一、两次的词,我们该如何来确定它们的意思呢?
      1. 有时候,一些同时期的非圣经希伯来文作品以及其他闪族语言作品会帮助我们“解密”这些词的意思。
      2. 有时候,一些新的考古发现也会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某些词的意思。
    2. 古代很多抄本的字词之间是不留空的。所以,有时候对字词的划分也会导致整个句子的语义变化。
    3. 这里还值得一题的是,后来的学者对原文的理解未必比以前的学者要更正确。特别是近一两百年来,学术界对希伯来文的重音系统有很多的误解。很多学者在没有完全理解希伯来文重音系统的情况下就说犹太拉比不懂自己的重音系统(从某个角度来看,这就好像西方学者说北京大学的中文教授不懂拼音的声调)。我在《希伯来文重音符号的功能简介》就指出几个例子,《新译本》(1992 年出版)对那几节经文的翻译甚至不如比它早 73 年前的《和合本》(1919 年出版)。
    4. 举一个例子。玛拉基书 2:8:‎ וְאַתֶּם סַרְתֶּם מִן־הַדֶּרֶךְ הִכְשַׁלְתֶּם רַבִּים בַּתּוֹרָה שִׁחַתֶּם בְּרִית הַלֵּוִי אָמַר יְהוָה צְבָאוֹת׃
      1. 和合本:“你们却偏离正道,使许多人在律法上跌倒。你们废弃我与利未所立的约。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2. NIV:But you have turned from the way and by your teaching have caused many to stumble; you have violated the covenant with Levi,” says the LORD Almighty.
      3. 和合本和 NIV 对同一个希伯来文单词的翻译不一样。一个是翻译成“在律法上”,另一个是“用你们的教导”(NIV 还特地补充了“你们的”一词)。这两个翻译都是基于同样的原文:בַּתּוֹרָה (battȏrâ)。这个词是由三部分组成:1. 介质 bǝ;2. 定冠词 h;3. tȏrâ,既可以特指摩西五经,也可以泛指教导。
        1. 和合本的译者理解为:在那教导上,即 “在律法上”。
        2. NIV 的译者理解为:在那教导上,即 “在你们的教导上”。
  4. 第三个因素涉及的是翻译本身。就算是同样的“综合本”原文圣经,同样的受众语言,对于“信、达、雅”的不同追求就会产生不同的译本。
    1. 翻译不可避免地包含了诠释。有些字词是很难在另一种语言里找到完全语意对等的词。译者不得不在受众语言中的一些同义词里找一个最合适的。
    2. 不同的作者可能选择的词是不一样的。从理论上来说,有的 ”重构的原文“ 更接近 ”原稿“ 。有的则与 ”原稿“ 距离更远。

对于现代译本,我主要想强调的是,每一个译本的都是经过学者们经文鉴别后的“综合本”之译本。新约的 NA 系列和 UBS 系列都是“综合版”(如果不了解这些概念,我再次推荐你读前一篇文章:《经文鉴别主要概念及术语》)。对于旧约圣经,目前我们最常用的 BHS 和 BHQ,都是“仿真版”。但是学者们在翻译旧约的时候,常常是先做了经文鉴别的工作,然后才把那个重构后的“综合版”翻译成目标语言(英文、中文,或者其他语言)。在注释书中,学者们往往会在脚注里讨论经文鉴别的信息。现代译本有的会用脚注的形式,有的会用插注的形式。

我在《和合本》中搜索到 70 处 “有古卷……” (结 18:14;太 1:25;可 9:24 等)。这些就是简化了的经文鉴别。当抄本之间产生异文时,《和合本》的译者们不得不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最可能代表“原稿”的版本来翻译。但是他们觉得某些异文更接近“原稿”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所以就直接放在插注里。

由于学者们的经文鉴别工作,我们的现代译本在总体上是比较可靠的。因为更多抄本的发现和经文鉴别的工作使我们的”综合版“圣经不断地更接近”原稿“(当然并不是绝对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代译本比任何一个古代抄本都更加接近”原稿“。

可是,让我再次强调:每一个译本的都是经过学者们经文鉴别后的“综合本”之译本。现代译本是经文鉴别的结果。我们不是拿现代译本来确定原文。而是根据”重构“的”原稿“来翻译成现代译文。古代译本从某个角度来说和现代译本是一样的。但是因为它们是古代的,所以可能在某些字词方面可以反映”原稿“的字词。这些字词在后期的抄本中可能被抄写员有意无意地弄错了。所以,古代译本在经文鉴别方面有一定的价值。现代译本在经文鉴别方面没有任何价值。

知道了”每一个译本的都是经过学者们经文鉴别后的“综合本”之译本“这一点,我们就能够明白为什么多数译本常常会有些脚注,提到 ”有古卷作……“。也能够明白为什么不同的译本之间可能会有些差异。而且,我们也能够明白,要想弄清楚不同的现代译本之间产生差异的原因,我们很可能需要亲自来做经文鉴别的工作。译文之间有些差异是属于辞典学的范畴,即学者们对一个希伯来文单词的理解不一样。有的可能是同形不同义的词;有的可能是一词多义,学者们采纳的是不同的意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学者们经过经文鉴别后,采纳的是不同的原文。

我会用撒上 13:1 为例进行说明。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先谈谈旧约经文鉴别和新约经文鉴别有什么不同,以及旧约经文鉴别的材料哪里找。这是下一篇文章的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