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愈渐开放的福音派?

大约 8 年前(2009年),朗文在一个简短的 Youtube 视频中阐述他对历史性亚当

朗文

的看法,以及创世记与进化论是否矛盾。他认为创世记对亚当和夏娃的创造叙事并非历史性的,并且创世记与进化论并不一定矛盾。下面的几条评论都是反对意见。

朗文的视频遭到很多人的反对。改革宗神学院也因此不再邀请他教课。

 

2014 年 3 月 25 日,朗文受邀在 Logos 公司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再次阐述他对历史性亚当和夏娃的看法。他引述赖特(N. T. Wright)对于罗 5:12 的看法。赖特认为保罗相信亚当是历史性的,但是保罗是从“神话或寓意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的。

赖特

朗文没有给出具体的链接。我在 Youtube 上搜到几个赖特关于这方面的讲论(这里这里)。后面那个视频是好几个学者的采访视频裁剪合成的。两个视频都只有四、五分钟的时间。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赖特和那几个学者认为,关于亚当的历史性、进化论的讨论,是一个现代的问题,不是保罗那时的问题(保罗那个时代,进化论根本还没有人提出来)。特赖说创世记前三章主要是为了表达神要为自己造一个居所。其他几位学者也讲到,保罗主要不是讨论亚当是否历史性的问题。保罗谈到亚当,主要是把亚当作为基督的预表。神要透过基督,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这是一个神学的问题,不是一个科

学的问题。

我对预表一说没有任何意见。只是,他们并没有提到,亚当是否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以及亚当是否是全人类的始祖,这一点会不会影响到保罗在罗马书中论证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仅凭那个视频,我们无法判断这几位学者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在解经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解释一段经文主要在讲什么。但是我们同时不能忽略这段经文预设了什么为事实,或者这段经文按照逻辑推理可以得出什么结论。这些预设和推理而得的结论未必是这段经文的主要信息,却是接受这段经文权威的人必须同时接受的要点。我们不能把某段经文主要神学意思不是那个,就有自由否定那段经文的预设和推理而得的结论。

所以,若有人说:“创世记主要不是在讲人是否进化而来,所以创世记和进化论没有冲突。”这种说法在逻辑上是很可笑的。

 

朗文自己接受的是神导进化论。他认为亚当和夏娃可能处在进化成人后的某个阶段。他们并不是唯一的人类始祖。当时可能有 5000 到 10000 人口。他提到自己的好朋友 John Walton 认为亚当和夏娃是作为当时同时存在的所有人的代表,是作为原型的人物(archetypal figure)。

John Walton

John Walton 相信亚当和夏娃是历史性的人物,但是创造亚当的故事主要是为了表明亚当作为人的原型的本质是尘土,而不是说他是真实的由尘土所造。(见 John Walton 的 Youtube 视频)。但是朗文更进前一步,宣称亚当和夏娃作为原型,并非一定要是历史人物。他说就算亚当和夏娃不是历史性的人物,也并不会破坏创世记和罗 5:12 的真理。

朗文的那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他并没有给出理由来支持他的上述结论。我很难想像,如果亚当和夏娃并非历史性的人物,或者是历史性的人物但不是唯一的始祖,那么罗 5:12 的真理如何不会受到破坏。如果亚当和夏娃不是历史性的人物,罪是如何从亚当入了世界?如果亚当和夏娃不是唯一的一对始祖,那么其他没有犯罪的“始祖们”岂不是仍然活在没有罪的状态?而且当时他们有 5000-10000 的人口。这意味着未犯罪的人远超过犯罪的人。这种立场除了迎合进化论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好处。它产生很多解经上的困难。

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看一下朗文那篇文章下面的评论。好些人表示朗文给他们很大的帮助。但是评论基本上是清一色的质疑声。朗文自己也在下面对一些评论做了回应。但是他的回应很快就被后面的人逐条批判了。朗文的有几条说法甚至被批为异端了。可见他的系统神学真的学得不怎么样。。。以下是几条评论的节选:

 

朗文:**“Nowhere in the Bible is it taught that we are sinful because of Adam’s sin.”**

Darren M. Slade 回应:This is the first I’ve heard of it. Perhaps you ought to modify your statement to read, “My evolutionary interpretation of the Bible does not allow it to say that we are sinful because of Adam’s sin.” There are a lot of scholars, theologians, and commentaries that would disagree with your statement (see the list of people above). I can’t find a single dictionary, encyclopedia, commentary, or systematic theology in my library that does not endorse the idea what we are sinners because of Adam’s sin (and I have a big library!). The primary point of contention is not if but HOW Adam’s sin is imputed to us.

朗文:**“Romans 5:12 does not teach that our sinful nature comes from Adam, but rather we are sinners because we sinned (not because Adam sinned).”**

Darren M. Slade 回应: I must remind you, orthodox Christianity says the opposite. We are not sinners because we sinned. That would imply we were born without a sin nature and that we were perfectly clean until we chose to sin (this is the heresy of Pelagianism). Rather, orthodox Christianity says that we sin because we are sinners; we possess a sin nature from birth. Only Adam can claim to have become a sinner through the act of sin. It is significant to note that the majority of systematic theologies use Romans 5:12-21 as evidence for inherited sin.

 

 

华尔基(Waltke)

持神导进化论立场的并非朗文一人。半年后,朗文在一篇公开声明中声援华尔基(Bruce Waltke),批评威敏神学院要让华尔基退休。⁠1威敏神学院没有解释华尔基为何退休。但是朗文说自己亲自问他为何要离开时,华尔基回答说是因为神学院的支持者们攻击他的“自由派观点”。朗文给出了华尔基两个可能被视为“自由派”的理由:1. 华尔基认为赛40-66章可能是以色列的一个门徒所写。2. 华尔基在他的《旧约神学》中宣称进化论和圣经并不矛盾华尔基的立场不被威敏神学院接受并不奇怪。所以“被退休”也在意料之中。

奇怪的是,其实四年前,Bruce Waltke 已经在一个采访视频中发表过关于进化论的言论。华尔基的原话:“If the data is overwhelmingly in favor of evolution, to deny that reality will make us a cult … some odd group that is not really interacting with the world. And rightly so, because we are not using our gifts and trusting God’s Providence that brought us to this point of our awareness.”改革宗神学院要求华尔基撤下这个已经被公开的视频。华尔基很快就从改革宗神学院辞职。⁠2尽管他自己澄清说不是改革宗神学院要求他辞职,⁠3很多人猜测这是他辞职的主要原因。一篇文章直接取标题为《一个视频终结了一个职业》。⁠4

 

朗文和华尔基尝试把进化论和创世记前三章组合在一起。前威敏教授 Peter Enns 走得

Peter Enns

更远。认为亚当不可能是历史性的人物。⁠5亚当只是象征性的。他给出了如下理由来反对字面意义上解读亚当:

  1. 在十万年以前已经有人类文明。最近在 Crete 发现十三万年以前的石器。有些宗教性的建筑大约在四万到七万年前建成。最近在土耳其发现的一座神殿,大约于 11500 年建成,比金字塔还早了 7000 年。
  2. 现在科学指出地球已经有 45 亿年之古老。
  3. 考古发现告诉我们古近东还有类似创 1-3 章的故事。那些故事甚至比创世记还要古老很多。我们不会认为那些故事是历史性的(即真实发生的)。

总之,Enns 认为,字面意义上解读创世记与我们对过去的认识不符。

 

Enns 也看到罗 5:12 的对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所以他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他在三篇博文(一⁠6、二⁠7、三⁠8)中从九个方面提出问题:

  1. 旧约中的亚当

他首先指出,虽然保罗把亚当看得这么重要,旧约中其实并没有太多提到亚当。亚当仅在创 2-5 章出现。最后一次便是历代志的家谱中出现一次(代上 1:1)。书 3:16 中的“亚当”是个地名。何 6:7 中的亚当可能是地名,也可能是泛指人类。

  1. 旧约中的亚当神学

亚当虽然在旧约出现不多。但是旧约中存在“亚当神学”。挪亚很明显被描绘成“新亚当”。亚当和以色列人也是一种平行关系。也有些人也视亚伯拉罕、摩西、大卫为“新亚当”。每一个“新亚当”都预示一个新的开始。视亚当为后来一些人的预表对犹太教和基督教来说并不陌生。

保罗称耶稣为后来的亚当(罗 5:17;林前 15:21-22);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罗 5:14)。保罗是否也正应用这个“神百姓一个新的开始”这个主题呢?

  1. 旧约中的人类堕落

传统对罗 5:12-21 的解读是因着亚当在伊甸园中的犯罪,全人类都有了罪性。但是 Enns 说,这种解读是否是旧约对人类的描述呢?以色列民并不是被描绘为死于罪中,无法讨神喜悦。律法中提到因遵行而蒙福因悖逆而受罚说明人是有可能讨神喜悦的。“公义”明显是透过遵行律法而得。

那么保罗所说的人的败坏(死于罪中)到底与旧约有何关联?保罗的罪观与旧约中的罪观有何关联?

Enns 进一步问到:保罗和旧约一定要对罪性有同样的认识吗?

  1. 伊甸园中的堕落

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违背了神的命令,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神因此审判二人。但是神的审判(创 3:14-19)并没有提到“从此,你所生的儿女都带着罪性”。当我们读罗 5:12-21 时,我们很容易认为创世记的堕落故事讲到全人类的罪性。但是如果单单看创世记前几章,我们找不到这样的经文。后面讲到该隐杀死了亚伯。圣经也没有说该隐杀死亚伯是因为亚当的罪导致的。

  1. 罗 5 章中亚当/耶稣的平行关系既清楚又不清楚

保罗把亚当和耶稣之间的关系讲得很清楚:

亚当 → 悖逆 → 死临到所有人

耶稣 → 顺服 → 生命临到所有人

但是这个平行并非完美的。保罗不是个普救论者。所以保罗在 5:18 用了“所有人”后,在紧接着的 5:19 就用了“许多人”。生命并非真的临到“所有人”,而是临到“所有相信的人”。

罗 5:12 带来一两个问题。当保罗说“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的时候,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说,“因为亚当犯了罪”?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这节经文只讲到亚当犯罪的一个后果,即死临到众人。但是并没有提到人类因此有了罪性。这并不是说保罗不相信罪性,而是说,保罗在此并没有讲到这一点。

  1. 罗马书到底是在讲什么?

Enns 在此引用赖特。以前对罗马书的理解一直是一个个体如何得到救恩(与神合好)。但是赖特和一些学者指出,罗马书其实主要不是关乎一个个体的得救,而是犹太人和外邦人如何成为一个群体,与神和好,在复活的基督里合一,而不是因种族而分裂。犹太人/外邦人的问题在初期教会是很大的问题。当时很多人认为外邦人一定要成为犹太人,才能做基督徒。保罗说:“不!外邦人不需要成为犹太人就可以做基督徒。”

在 Enns 看来,保罗提出的耶稣/亚当平行关系并不是出于对创世记的字面意义解读。保罗主要关注的是创世记中的一个主题:死亡。他关注死亡的问题,是因为他要强调耶稣的复活。保罗为了说明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死亡。而耶稣的复活解决了这个问题,给了所有人新的开始。

  1. 保罗是个古代的人

Enns 认为保罗对地球的年龄、人类的历史的认识都受那个时代的限制。换言之,地球年老说、进化论等都还没有被提出来。而“默示”并不能让保罗对于地球年龄、人类历史这些科学知识超越他那个时代。所以,保罗的这些认识是错误的(不合科学的)。

  1. 保罗对旧约的使用

Enns 认为保罗的解经法是受当时犹太教的训练。他唯一不同的是见到了复活的主。所以他的重新透过基督的死和复活来看旧约。但是保罗的解经法还是当时犹太教的解经法。而当时的解经法是怎样的呢?Enns 说当时的解经法并不是历史-文法的解经。保罗并不是按照作者的原意来读旧约的。保罗的解经是基督论的解经(Christological Interpretation)。

  1. 保罗同时代的犹太教如何理解亚当?

很多人把两约之间称为“沉默时期”。但是其实这段时间有很活跃的解经活动。保罗并不是第一个尝试解读旧约的人。当时已经有一些关于伊甸园故事的解读。第一世纪初期的《所罗门的智慧》称亚当为“从过犯中蒙拯救”之人(10:1)。该隐的不义(10:3)没有归咎于亚当的罪。作者把死亡归咎于撒旦(2:23-24)。但是,Enns 说,创世记只是说蛇是狡猾的活物,并没有说它是超自然的活物。

便西拉智训(公元前二世纪)中提到了亚当(17:1ff; 33:10)。但是亚当被描绘为一个正面人物。

禧年书(公元前二世纪)中的亚当是一个祭司性的人物。他为自己的过犯献祭。

比较接近保罗的意思的有以斯得拉(Esdras)贰书 3:6 (大概著于耶稣的年代)。这里提到亚当的过犯导致“他和他后裔的死亡”。

这刚好也是保罗在罗 5:12 的意思。有的学者说保罗的想法是从这里来的。也有人说罗马书更早。是后来的基督徒添加了以斯得拉书的内容。Enns 说很难确定哪种说法是对的。

Enns 说,比较有趣的是,以斯得拉贰书 3:20-22 似乎认为亚当的“恶心”是从出生就有了。也就是说,亚当出生时并不是道德上完全纯洁的。神从一开始就在他里种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4:30)。亚当犯罪是因为神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阻止这颗种子发芽结果。这个过犯也导致他所有的后代都有了“永久性的疾病”。

同时期的巴录贰书称亚当为“罪恶之父”。但是每个人都要自己选是否跟随他的脚踪。亚当并不是其他所有人犯罪的原因。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灵魂的亚当”(48:42)。Enns 说,这种说法有可能与罗 5:12 的“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有关,也有可能无关。

与保罗对伊甸园的理解最接近的可能是第一世纪很可能是犹太教的作品《亚当和夏娃生平》(Life of Adam and Eve)。在这里,亚当责备夏娃,因为她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并且给“他们所有的世代[带来了]罪孽和过犯”。

Enns 猜测有些人会立刻说:我不在乎别人讲了什么。我只在乎保罗说了什么。Enns 说保罗说的自然重要。但是我们不能把保罗从他那个时代以及从他以前的时代孤立出来。

Enns 在最后一篇的文章末尾说下周他要综合性来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很可惜,我没有看到他下一篇文章在哪里。这个系列他一共就出了这四篇文章。这几篇文章是他七年前写的。有可能他后面的文章删了,也有可能他根本没有继续下去。

 

以上提到的几位学者,观点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在亚当的历史性和进化论这两个问题的处理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共同点。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他们似乎都把进化论接受为真理。所以,他们必须把圣经的创世叙事和进化论做协调。Peter Enns 后来出了一本书:“The Evolution of Adam: What the Bible Does and Doesn’t Say about Human Origins (2012)”。我还没机会读这本书。不过我想上面那几篇博文基本上可以反映他这本书的内容了。

华德‧凯瑟(Kaiser)

前哥顿‧康威尔神学院院长华德‧凯瑟(Walter Kaiser)在一篇书评文章中指出 Enns 的问题是,他用第二圣殿期的解经法来解释圣经,然后用现代科学作为其方法论的补充(The problem remaining for Enns though, is that he reads Scripture in a novel way by using second temple practices from the first Christian century, and then supplements this approach with current statements of modern science)。⁠9

事实上,Enns 在他 2005 年出版的 “Inspiration and Incarnation”一书中就已经坦诚他的前设:“I want to move beyond that by allowing the evidence to affect how we think about what Scripture as a whole is (p. 15).”“I assume that the extrabiblical archeological and textual evidences should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our understanding of Scripture . . . All attempts to articulate the nature of Scripture are open to examination, including my own (pp. 48-49).”

 

华德‧凯瑟指出的两个问题正是目前的福音派要面对的:1. 如何看待古近东文献与圣经的关系? 2. 如何看待现代科学(特别是地球年龄、进化论)与圣经的关系?我们大概可以根据一位基督徒如何回答这两个问题来给他/她在神学光谱(从保守到开放)上定位。

 

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第一任院长奥肯加(Harold John Ockenga)博士在福音派大复兴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别人称他为“福音派先生”(Mr. Evangelical)。他当时明确提出福音派在神学立场上和基要派是一脉相承的。与基要派不同的是:福音派不再采取基要派从社会上撤离的策略。⁠10所以,在福音派大复兴时期,“福音派”一词是能够表达比较明确的神学立场的。

但是现在“福音派”一词已经不能说明一个人的神学立场了。福音派内部的人会指责另一方为“自由派”。比如朗文在前面提到的 Logos 博文下与读者互动中辩称:“I feel that is a bit unfair to write me off (or other supporters of evolutionary creationism like Bruce Waltke) as liberal. I take a lot of unpopular views with the “liberal” wing of Christianity: date of Daniel, Mosaic authorship of Pentateuch, etc.) I don’t try to write off the conquests of Joshua as subChristian. I even go against the archeological consensus which says that there was no Exodus or conquest… So when I think the Bible teaches something since I believe it is the inerrant word of God then I take that over other views. I just try to follow the biblical text.”

 

正如朗文自己所辩解的,他与真正的“自由派”还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但是在很多人看来,接受进化论已经就是接受了自由派的观点了。要知道在很多基督徒看来,“进化论”和“无神论”可以说就是近义词。

朗文说,亚当的罪可以遗传给后代,“Such a view is a hopelessly naturalistic, deterministic and even fatalistic understanding of sin. ”

但是 Darren M. Slade 回应:“I love this! “Naturalistic”? As if evolutionary theory is not naturalistic! . . .”

Slade 的回应确实已经打到了朗文的痛处。进化论可是如假包换的、未经证实的自然主义(假)学说呢!

 

尤金‧毕德生(Peterson)

除了上述问题,最近爆出来的尤金‧毕德生的采访门也反映了目前福音派面对的问题。毕德生人称“牧师的牧师”。他一直以来是福音派中威望较高的一位牧师、作家以及属灵导师。他好几本灵修、牧养的书籍都早已被翻译成中文。

在大约两周前的一次采访中,⁠1184 岁高龄的毕德生被问及他多年来对同性恋以及同性婚姻的看法是否有改变时,他的回答大意是:我这方面经验不多;我们教会曾经有同性恋,还曾经有位自称同性恋的要申请做教会的音乐事工主任,当时的会友都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对会众的态度也很满意。

紧接着,他又被问及:假设你还在牧会(他已经退休),有一对同性恋人请你给他们证婚,你会不会答应?

毕德生的回答干脆利落:Yes。

 

这个报道一出来,福音派内部一片哗然。失望、叹息之声可谓此起彼伏。毕德生在这两个回答中竟然没有给出任何的圣经支持!然后他的立场就这样改变了?有的书商甚至说正在考虑要不要撤掉所有毕德生的书。

 

戏剧性的是,毕德生在第二天马上在报纸上登文澄清:我不会给同性恋人证婚。我的婚姻观是圣经的婚姻观——一男一女一夫一妻。

 

然后,原来采访他的记者在毕德生声明后又出来了。他告诉公众,其实毕德生在 2014 年的一次会议上就已经表示自己对于同性恋的立场发生了改变。(原来这家伙是明知故问呀!我看毕德生肯定是大呼上当,肠子都悔青了)

 

Albert Mohler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 Albert Mohler 撰文对此事发表看法。⁠12他问道:到底毕德生是原来反对同性恋,后来在受到社会的压力后言不由衷,还是他原来就不反对同性恋,只是在受到教会内部的压力后撤回了自己前一天的立场?这大概只有天知、地知、神知、毕德生知了(”We really don’t know. We will probably never really know”)。。。

 

Mohler 指出,其实毕德生一直在回避这些问题。毕德生最有名的圣经意译本 The Message 对罗 1:26-27 和 林前 5:9-13 的同性恋行为,是用“淫乱”(promiscuity)这个比较模糊的词汇。毕德生差点就成功地“蒙混过关”,一辈子回避下去了。只不过,最终,他还是难逃与之前华尔基类似的结果。真可谓“一场采访毁掉了一身清誉。”

 

近几年,也算是国内神学教育的最如火如荼的时期。国内教会也纷纷送人出来读神学,期盼着他们有一天学成归国,大大蒙主所用。可是,如今的福音派却正处在分崩离析的时刻。连福音派内部都无法合一。普世合一运动更是没有可能。一些宗派内部分裂,另一些宗派间又时而进行重组。

国内目前整体局面与西方不太一样,不过情况并不比西方简单。传统的三自/家庭二分法已经无法给国内的教会定位了。农村/城市、传统/转型等问题早已经存在。现在,又有新的发展趋势再来新的张力:宗派的兴起必然导致各宗派间的张力。从西方神学院毕业回国的神学生又是带着五花八门的师承。可以预见,西方教会的神学光谱上的每一个点,将来都能在国内教会找到对应的人物。在西方,目前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代表整个福音派;在国内,目前也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代表整个家庭教会。

 

古近东文献和圣经是什么关系?进化论和圣经又是什么关系?圣经对同性恋的教导是什么?

我会如何回答这些问题?我又要如何对待与我意见不同的弟兄姐妹?其实,西方教会和学术界面对的很多问题对中国教会来说根本还不是问题。但是,鉴于中国教会热衷送人到西方来读神学(很多个人自己也很想出来),我想,迟早,中国教会也将面临这些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

 

教会的牧者们,你们送人出去时,可曾思考过这些问题?

在外求学的神学生们(未来的教会牧者们),你们有在思考这些问题吗?

 

我的文章已经结束。可是,思考这些问题,又让我产生一个隐忧:我们可不能因为过度思考这些问题而失去了信仰本身的单纯。那些历代圣徒所信、所传的伟大真理绝对不能因当前的热点议题而被边缘化。耶稣基督是我们这些罪人唯一的救主。祂是教会的元首,也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主。

哦,愿我这一生不知别的,只知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1 https://zwingliusredivivus.wordpress.com/2014/09/29/tremper-longmans-latest-on-the-disaster-at-westminster-theological-seminary/

https://students.wts.edu/stayinformed/view.html?id=1871

2 http://www.jrdkirk.com/2010/04/06/waltke-retires-from-rts/

3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0/april/bruce-waltke-headed-to-knox-theological-seminary-updated.html

4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news/2010/04/09/video

5 http://biologos.org/blogs/archive/pauls-adam-part-1

6 http://biologos.org/blogs/archive/pauls-adam-part-2

7 http://biologos.org/blogs/archive/pauls-adam-part-3

8 http://biologos.org/blogs/archive/pauls-adam-part-4

9 Kaiser, Walter C. “A Literal and Historical Adam and Eve? : Reflections on the Work of Peter Enns.” Criswell Theological Review (January 1, 2013), 80.

10 见 Rosell, Garth M. The Surprising Work of God: Harold John Ockenga, Billy Graham, and the Rebirth of Evangelicalism.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8.

11 https://religionnews.com/2017/07/12/eugene-peterson-on-changing-his-mind-about-same-sex-issues-and-marriage/

12 http://www.albertmohler.com/2017/07/17/eugene-peterson/?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One Response to 愈渐开放的福音派?

  1. laosan says:

    好文啊。难得。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