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经文鉴别

今天我想谈谈旧约经文鉴别的问题

旧约的经文鉴别和新约不太一样。新约圣经单希腊文抄本(也就是新约圣经的原文)就有 5800 多份。最早的抄本和原稿相差少于 50 年。最早的新约全书抄本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大约于主后 350 左右完成,与原稿也就只差了 200 多年的时间(具体每章圣经写作时间与最早的抄本的时间距离可以参照此文:How Long from Original New Testament Books to Oldest Copies?)。再加上早期其他语言译本的抄本,新约的抄本一共有 25000 多份,而且这些抄本分散在不同的年代和地区。通过新约经文鉴别,学者们可以相对比较容易地恢复“原稿”(虽然真正的原稿已经不存在了)。新约圣经有希腊文抄本数量多这个优势,所以新约圣经很早就开始有综合本(Eclectic Text)的出现。

《七十士译本‧西乃抄本》创 23:19 – 24:20


旧约的经文鉴别与新约稍微有点不同。消极来看有以下几方面:

  1. 旧约的希伯来文抄本数量不像新约这么多。所以,我们不能像新约那样,拿很多的希伯来文抄本相互做比较。
  2. 现有的抄本离旧约的成书时间间隔也比新约更久。我们现有的完整的旧约原文抄本是主后 1008 年的列宁格勒抄本。它离旧约最后一卷写成的书至少相隔了1400 多年,离摩西五经则相隔 2400 多年。
  3. 死海古卷里的旧约圣经离“原稿”近了许多。但是它们只占全部旧约的 7% 左右,是很小的比例。对“重构”整部旧约这个工作来说,作用是微乎其微的。而且,更复杂的是,死海古卷中的抄本之间已经有异文了。

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确定旧约圣经的“原稿”呢?旧约神奇的地方就在这里。旧约不仅是基督教的圣经,也是犹太教的圣经(当然犹太人不会称之为“旧约”)。主后 6-10 世纪之间,有一群犹太学者,称为马所拉学者(Masoretes)。他们有一个最神圣的使命,就是把传统传承下来。最重要的传统就是他们的圣经。他们用非常严谨地方式抄写圣经。一点一划都绝不更改。他们抄写的圣经也被称为马所拉圣经(Masoretic Text, MT)

他们使用一系列的方式来保证抄本的准确性,比如:

  1. 每抄完一部分(可能是一卷书,也可能是几卷书一起),他们就会做好统计。比如这一部分一共有多少单词、多少字母。最中间的那个单词是哪个,最中间的那个字母是哪个。
  2. 那些出现次数不多的词,他们还会在边上标注这个单词的词形在整部旧约一共出现几次。
  3. 如果他们听上一辈的权威在会堂里读的和抄本上的不一致,他们也不会去更改抄本,只会边上标注他们听到的发音。

用今天的话来说,这些马所拉学者已经将抄写的”品控“做到极致了。他们使用各种方式,来避免任何对客观和主观的更改,确保抄本与”父本“一模一样。当然,民间可能也会有些不严谨的抄本。但是凡是这些专业的马所拉学者所抄写的,其精确度是非常高的。其中最有名的马所拉家族便是便‧亚设家族(Ben Asher)。 比列宁格勒抄本更早的亚勒坡抄本,据说便是便‧亚设家族的亚伦(Aaron ben Moses ben Asher)在校对完辅音后,亲自加上元音符号和重音符号,以及马所拉的注释等(辅音和元音通常不是由一人完成,我想可能也是为了确保精度)。而列宁格勒抄本虽然很可能不是便‧亚设家族的人抄写的,却是严格按照便‧亚设家族的抄本校对过的,因此,也是非常精确地反映了便‧亚设家族的抄写传统。

《死海古卷:大以赛亚书》6:7 – 7:15

虽然马所拉学者是主后 6-10 世纪出现的,但是很多证据显明,马所拉学者的抄本精确度不仅仅表现在他们活跃的这段时期。他们的抄本非常精确地保留了好几百年前的希伯来文圣经。死海古卷中最大的圣经卷轴是《大以赛亚书》(The Great Isaiah Scroll,大概写于主前 125 左右。它包含了所有的以赛亚书 66 章圣经。它虽然包含了与亚勒坡抄本/列宁格勒抄本不一样的字词拼写、文士的抄写错误,以及一些异文,但是大体上,它与1000 多年后的马所拉抄本的内容保持一致。证明马所拉学者抄本的精度。

旧约在很早的时候也被翻译成其他语言,比如希腊文、拉丁文、亚兰文、叙利亚文等。这些译文的抄本也有早有晚。但是至少他们可能可以追溯到比较早期的希伯来文圣经。不论马所拉学者的抄写传统怎样精确,人终究还是人,总是有犯错的可能性的。所以,从理论上来说,那些早期译本也可以帮助我们”重构“早期的希伯来文原文(这种从译文”重构“的原文,我们称为 Vorlage)。

于是,旧约的经文鉴别主要就是衡量两个方面:1. 希伯来文抄本精度高,但是是比较晚期的作品,而且早期的死海古卷的希伯来文抄本虽然内容不多,但是他们之间不完全一致。2. 其他语言的译本虽然是译本,但是反映的是比较早期的希伯来文原文。可是,当我们把译文翻译回原文后,那个原文毕竟是还是我们“重构”[想像]出来的,不像原文抄本那样一点一划都是“货真价实”的。因此,对于旧约的经文鉴别,我个人认为,一般原则是采用马所拉抄本的读法。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也需要考虑其他的古代译本。当马所拉抄本有明显的问题时,其他早期译本的作用就更加突显了。不过,有时候古代的译本未必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经文鉴定的问题,但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那个问题。

这几篇的经文鉴别系列文章都是停留在比较理论的层面,看起来比较抽象。我觉得撒上 13:1 是我这一系列文章最好的例子之一。以后我会发表与大家分享。这系列的文章都是为真正的经文鉴别工作打基础、作铺垫。有了这些”理论基础“,我们才能够去实践经文鉴别。在这里,我想先介绍一下旧约经文鉴别的主要资源:

  1. 希伯来文圣经。
    1. 亚勒坡抄本和列宁格勒抄本是我们最重要的资源。BHS 的正方丈是列宁格勒抄本。现在亚勒坡抄本和列宁格勒抄本的扫描件都可以直接从网上下载得到。有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亲自去看这些抄本。 BibleWorks 里面已经自带列宁格勒抄本。它会自动帮你定位到相应的章节,非常方便。 Accordance 紧接着也把列宁格勒抄本加了进来。
    2. 死海古卷如果刚好有我们研究的经文,那么它们也是我们的参考对象。不过,死海古卷的经文只有辅音,没有元音和注意符号。
  2. 希腊文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
    1. 哥廷根版(the Göttingen Edition)。目前最权威、包含最详尽的七十士译本异文的作品。参考的首选。Logos 和 Accordance 都已经有了。不过价值很贵。
    2. 大剑桥版(the Larger Cambridge Edition)。出到一半中断了。但是已经出版的那几卷都是可以直接免费下载的。
    3. Ralfs 版。1935 年出版。2006 年 Robert Hanhart 修订过。它的异文罗列不像上面那两个版本那么详尽,但是平时用用是足够的。 BibleWorks, Logos 和 Accordance 都有。
    4. Swete 版。1901-7 年出版。资料肯定是最不详尽的。但是好处是版权已经过期,可以免费下载。
    5. 七十士译本是最早的旧约译本。它的重要性比所有其他语言译本总和还要大。Swete 版和大剑桥版都是”仿真版“,它的正文是梵蒂冈抄本。因此,这两个版本最重要的是它们脚注里的异文。Ralfs 版和哥廷根版是”综合版“。Ralfs 或者哥廷根版的编者已经为读者做了经文鉴别的工作。正文的经文代表了他们认为最有可能的七十二译文的原文。所以,正文和脚注都一样重要。
    6. 如前文提到,最早的七十士译本并不是由一个人翻译的。摩西五经是最早翻译的。它是比较直译的。另外有些书卷比较倾向于意译。因此,不是每卷书都有同等的经文鉴别参考价值。
  3. 拉丁文旧约圣经
    1. 老拉丁文圣经(Old Latin/Vetus Latina/Itala/Old Italic)。我们没有一本完整的老拉丁文圣经抄本。我们所说的老拉丁文圣经其实指的是所有老拉丁文圣经的抄本集合。这些抄本最早的来自主后 350 年,最晚的在主后 13 世纪。老拉丁圣经的评论版在德国出版(详见此处)。
      1. 老拉丁文圣经是从七十士译本翻译过来的。因此,它见证的”父本“其实是早期的七十士译本,离希伯来文圣经又隔了一层语言。因此,它对七十士译本的经文鉴别研究价值比希伯来文圣经的经文鉴别研究价值更大。
    2. 拉丁文武加大译本(Latin Vulgate)。这是由耶柔米于第四世纪翻译的。他是根据当时的希伯来文圣经翻译的。因此,它见证的是耶柔米手中的希伯来文圣经。
  4. 亚兰文旧约圣经,也叫他尔根(Targums)。他尔根并不是一部完整的亚兰文旧约圣经。我们现在拥有的是几部不同的他尔根,涵盖了旧约大部分的书卷。
    1. 摩西五经。
      1. 《他尔根盎克罗》(Targum Onkelos/Onqelos)。是主后大概 2 世纪的作品。大致上是比较直译的。但是诗歌部分有扩充。
      2. 《他尔根伪约拿单》(Targum Pseudo-Jonathan)。拉比圣经中称其为他尔根约拿单(Targum Jonathan)。介理 Jastrow 的《拉比希伯来文和亚兰辞典》中称其为《第一他尔根雅魯沙米》 Targum Yerushalmi I。属于主后 8 世纪的作品。包含了早期的米德拉什(Midrashic)和他尔根内容。
      3. 《他尔根雅魯沙米》(Targum Yerushalmi)。基于他尔根盎克罗,但是加入了许多的米德拉什材料。在拜占庭时期完成。Jastrow 称之为《第二他尔根雅魯沙米》(Targum Yerushalmi II)。1950 年代只有一些残篇找到。所以也称为”他尔根残篇“。但是后来在梵蒂冈的一个图书馆里发现了一部的 16 世纪的完整摩西五经的抄本。这部五经的他尔根抄本现在被称为《他尔根尼奥菲特》(Targum Neophyti)
    2. 先知书。
      1. 他尔根约拿单(Targum Jonathan)。与《他尔根盎克罗》属于同时期的作品。但是插入了很多解释性的内容。这些插入的内容代表的是犹太拉比的解经。
    3. 著作(the Writings)。要注意希伯来文圣经的编排和新教圣经的编排是不一样的。新教圣经的次序主要是根据七十士译本的次序来安排的。
      1. 诗篇和约伯记他尔根(Targums to Psalms and Job)。它与摩西五经的《他尔根伪约拿单》非常相似。
      2. 雅歌书他尔根(Targum Song of Songs)。也称为《第二他尔根》(Second Targum, Targum Sheni。内含许多米德拉什的内容。
      3. 《但以理书》和《以斯拉书-尼西米记》没有他尔根。
  5. 叙利亚文旧约圣经(Syriac Old Testament)。也称为《比示大》(Peshitta)。叙利亚文是亚兰文的一种方言。叙利亚文圣经怎么来的学术界没有共识。有学者认为它是主后第二世纪翻译成叙利亚文的。另外有的学者认为它受到他尔根的影响。旧约学者 Brotzman 说,不论它的来源为何,它后期是经过修订的。而且受到七十士译本较大的影响。
    1. 《他尔根》和《比示大》也都有各自的评论版。不过,一般我们参考的是许多学者合作的一个亚兰文数据库,名为 Comprehensive Aramaic Lexicon Project (CAL)。这里拥有从主前 9 世纪到主后 13 世纪的所有各种亚兰方言的文本(自然也包括《他尔根》和《比示大》)。打开这个网站的主页后,点击左上角的 “Search the CAL lexical and textual databases”。然后再点击页面中间的 “Text Browse”。在下一个页面,如果点击 “Palestinian Aramaic”,“Late Jewish Literary Aramaic“,出来的页面包含《他尔根》(他尔根是不同年代的作品集合),点击 “Syriac”,出来的页面包含《比示大》。
    2. BibleWorks 把 CAL 的圣经经文都整合进来了。不过,CAL 是一个持续进行的项目。去网站上看到的内容是最新的。只是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更新的情况如何。
  6. 对于摩西五经,还有一个比较早期的抄本是《撒玛利亚五经》(Samaritan Pentateuch)。撒玛利亚人可能只接受摩西五经。它和马所拉抄本的五经之间大概有 6000 来处不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拼写的不同。希伯来文后来借用了亚兰文的字母书写方式。但是撒玛利亚五经似乎保留了更古老的书写系统。比较有意思的是,撒玛利亚五经也有一些异文得到七十士译本的支持。不过,比较明显的是,被以色列民排挤的撒玛利亚人更改了希伯来文圣经来支持自己的”正统性“。这与马所拉学者采用各种方式确保抄本与”父本“一字不差形成鲜明的对比。也因此大大降低了它在经文鉴别方面的价值。

我把以上提到的那些资源都放在 “旧约相关资源” 里了。所以这篇文章基本上没有放什么链接。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将会用撒上 13:1 作为旧约经文鉴别的一个例子,把以上的 “抽象” 讨论 “具象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