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10:11 你们无论进那一城,那一村,要打听那里谁是好人,就住在他家,直住到走的时候。12 进他家里去,要请他的安。13 那家若配得平安,你们所求的平安就必临到那家;若不配得,你们所求的平安仍归你们。14 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那家,或是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15 我实在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容易受呢!

近来,听闻数以千计的宣教士被赶出了国门,成了这片土地不配有的人。我为这片土地感到难过。面对面地,听着一位宣教士倾诉,回国后,特意不跟任何人见面,而是直接去到自己国家的祷告山,在那里恒切祷告,直等神为 TA 重开进入中国之门。这几天过来看自己正在读书的儿子。下周又要回祷告山去了。我很感动。他们并不是出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却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他们放弃自己今生的幸福,为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寻求永恒的幸福。

而出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却想着要离开,去新大陆,寻求自己今世的幸福。

这也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里面的人想要出去。

若是神不重开这扇门,被赶出去的宣教士,会陆续前往新的国家。他们前进的脚步不会停歇。只是,又要学习新的语言、适应新的环境、面对新的挑战。这就是宣教士。他们不会因一扇门的关闭而停止叩门。这扇门关闭,他们就会去叩其他的门。只是,那关门的有祸了!因为他们证明自己不配得平安。

 

早上在祷告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新的看见。

福音进入中国,已经有不少的时间了。中国的教会却似乎仍然停留在婴儿的阶段。如果说三十年前还是因为逼迫的缘故,如今却再无推诿的借口。我们都太安逸了。物质上富足,却想要追求更富足。自以为属灵上富足,其实却是贫穷。有的更是想要在教会里建造自己的巴别塔!

逼迫让我们看清自己的真相。

启 3:17 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另一方面,逼迫又何尝不是神疼爱的表现,就如父亲管教自己疼爱的儿女。

启 3:19 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

若非神的许可,我们连一根头发也不会掉到地上。因此,我们相信,这一切都在神的许可当中。我也相信,神早已为自己预备了七千人。他要用环境来熬炼自己所爱的仆人,直到他们合乎所用。

 

或许,这是中国教会的成熟之路。神对中国的教会有期待。中国教会不能一直停留在吃奶婴孩的阶段。我们不能一直依靠宣教士的帮助,不论是牧会或是培训。本土需要有更多的人兴起。一个人可以做到离开父母独立生活时,才算是长大了。同样,当一个教会可以做到不依靠外来帮助时,才算是长大了。不是自以为可以,而是真的可以。

来到神学院之后,碰到一位学长。他是拿到一个奖学金的支持出来读神学的。他是第十位拿到那个奖学金的人。那个奖学金有一个要求,就是读完后必须回国服侍。这是支持之前就说好的条件。当时,这位学长告诉我,在他前面的九位都没有回去!真是巧啊!

路 17:17 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么?那九个在那里呢?

感谢主!这位学长读完后回国去了。

我想,在哪里服侍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也相信神一定会呼召一些人出去,正如他呼召另外一些人进来一样。但是,至少主的仆人不要作那失信之人。

 

我更想,那些被赶出去的宣教士们,他们的数目可否用我们本土的人来补足?保罗蒙召成为外邦人的使徒,却爱他的骨肉之亲甚于自己。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来爱自己的同胞呢?

罗 9:3 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

都说中东的人敌视西方白人,所以由中国人来向他们传福音更“容易”些。仔细想想,中土之人其实也差不多吧!

希望更多原来不打算回去的人想要回去。希望更多正犹豫不决的人决定回去。希望更多要出来的人是带着回去的决心出来。

 

说实话,我对 2030 一直有所保留。一直以来,我对中国教会的现状是悲观的。正如前面提到的,我一直以为中国教会还在婴孩的阶段。我分不清 2030 到底是异象,还是只是个激情的口号而已。

倒不是说,教会一定要“成熟”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开始差派宣教士。我说的成熟度,不是在规模、架构方面,而更多的是在神学和心志方面。一个或许只有四五十人的教会,如果在神学和心志上足够成熟,完全就可以(也应该)差派宣教士。

 

神把中国的门关了。那些原来在中国的宣教士在短暂的休整之后,会陆续前往新的禾场。或许,这就是目前的中国教会对普世宣教真正能够做的贡献吧!好一个“另类宣教”!

只是,盼望中国教会能够借此潜下心来,走一条自己的成熟之路。深信,待到时候满足,神会亲自呼召祂的仆人,走一条正常的宣教之路。

与其把 2030 作为一条宣教之路,我想,或许把它作为一条成熟之路更为适合。

2 对 “成熟之路”的想法;

  1. 美国多一个来此中国的牧师、神学家,会有多大改变?武利亚这里有许多粗鄙少学忙着养生的渔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