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教产?人才?——​十字架风波的一个提醒

最近浙江,特别是温州地区发生的十字架风波已经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这次事件的很明显伤害到了许多的信徒,包括经济上的、身体上的、心灵上的。政府以拆违的名义来拆十字架甚至打人、抓人、拆教堂的作法确实难以令人信服。特别是拿了纳税人的钱,动用应当是要保护公民的人民警察来暴打基督徒的作法,更是不可理喻。

然而,我更关注的是教会内部的回应。我相信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是有一些值得我们去思考的地方。前文也有讲到温州教会在经历复兴之后的世俗化。或者神也是借此提醒我们。就如一位长辈所说的:温州教会近几年来已经自己模糊了与世界的界线,而这一次世界要主动与教会划清界线。一个花费几千万、历经好几年的教堂可以在一夜间化为灰烬。但是如果教会更多的重视人才,几千万可以支持几十个人从道硕一直读到哲学博士。就算伤亡率(比如留在外面不回来了,灵命不够成熟等)是 50%,剩下的 50%也会给教会带来很大的祝福。神要透过他们所建造的教会便不是那么容易被拆毁的。而且如保罗所说:谁若是毁坏神的殿,神必要毁坏那人。注意保罗紧接着就解释:因为神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林前 3:17)。换言之,保罗这里所讲的神的殿不是建筑物,而是圣徒。

基督徒要做好金钱的管家的职分,要把钱花在人身上,而不是建筑物身上。西方国家曾经也盖了很多教堂,但是当教会衰退之后,信徒开始减少。问题是建筑物的维持需要许多钱,所以很多教会的奉献款便不得不用来维持建筑物。当教会关闭的时候,人没了,钱可能还剩一些。于是,这些钱就用来维持那已经没有人的教会。我现在参加的教会几年前刚刚建立,他们在一所房子里聚会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搬到了一个租过来的教堂聚会。那教堂就是我上面所说的一个典型的例子。人已经没了,钱还在,所以教堂所在的那个地方的人就成立一个管理委员会来用那笔钱维持这个教堂。

欧洲有些空教堂甚至被卖给了穆斯林。多么可悲。

温州教会近年来一直在兴建教堂。我相信这是神的祝福。这些教堂我想大概也只有父辈这一代可以建得起来。现在的政治环境已经越来越难让我们可以建这么多的教堂了。另外,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也不可能像父辈一样做生意赚很多钱。接下来的会友大部分可能会是上班族。而大部分的上班族约等于月光族、房奴和车奴。谁可以大把大把地奉献钱来盖教堂呢?

所以,我想兴建教堂的时代很快就要过去了。以前能建成的,都是神的恩典。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不仅没有资格批评前一代人,反而应该心存感恩地使用他们所摆上的。我们不能否认教堂本身的价值。

但是如果我们愿意花几百万、几千万的钱来建一座教堂,却不愿意花几十万、几百万的钱来培养人才,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建教堂的时候很多教会负责人都很有信心的。他们手中可能只有几十万,但是敢开工建造一座预算一千多万的教堂。最后也还真的建成了,而且手中还有那原来的几十万。然而,要花几十万支持一个人接受神学培训时,很多教会负责人犹豫了,失去信心了。他们很怕那几十万就这样打水漂了。

如果教会的领袖还有这样的观念,或许这次三江事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提醒。三江教会付了代价,但是功课是要所有的教会一起来学习的。

温州教会如果还不沉下心来祷告,求主兴起合适的人。并且付上代价去培养那些人,很可能会步西方教会的后尘。什么某某地区最大的教堂、什么地标的名号到最后都是浮云。教堂越大,信徒越少,神的殿显得越发荒凉。

并不是要批评任何的教会,而是尝试去思考神允许这次事件发生,究竟是否有让祂的教会学习的功课。若是有,是些什么功课。

我想,如何做好金钱的管家,合理地使用金钱应该可以算是一门需要学习的功课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