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津巴布韦的呼声

Jorum 弟兄来自津巴布韦( Zimbabwe,非洲南部的一个国家)。他从小就被寄养在另外一个家庭里面。他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在他长大的过程里面,也是一直被当作“外人”来对待。所以他的童年生活一点儿都不幸福。

十几岁的时候,Jorum 信了主。弟兄后来进了津巴布韦神学院读书。毕业后努力侍奉,为要奉养抚养他的亲人。但是有一天,他突然被告之他所有的工资(原因见下文)都没有了。他突然间变得身无分文。后来又有人奉献,支持他来到哥顿·康威尔神学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读神学。他从 2007 年秋季到 2010 年秋季在这里完成了新约文硕、旧约文硕和神学硕士。后来在  Douglas Stuart 教授的推荐下,去了北爱尔兰的女王大学读旧约博士。预计明年六月将要毕业。

读博期间,Dr. Stuart 这边的教会一直收集所有要帮助 Jorum 的奉献来支持他的家庭。在毕业前,他们一家四口这次特地回到这里表示感谢。他说他回到家了。

以前津巴布韦对我来说只是非洲南部的一个国家,仅此而已。这次从 Jorum 的口中得知更多细节。(以下内容大部分是来自 Jorum 弟兄本人。)

非洲花园津巴布韦
非洲花园津巴布韦

津巴布韦被称为非洲的花园(Garden of Africa)。它有维多利亚瀑布(Victoria Falls)、五大野生动物(Big Five)、各种矿物(白金、黄金、钻石、镍、煤、铬等)。还有可以用于制造武器的矿物。这个国家国土面积有 39 万多平方公里(大约是浙江省的四倍大小),人口大约 1300 万(大约是浙江省的 1/4)。如果与温州对比,津巴布韦的面积是温州的大约 17.1 倍,人口只有温州的 1.4 倍左右。津巴布韦具有非常高的教育程度。这个国家一共有 16 种语言。超过 15 岁的人中有 90% 有英语读、写能力。

津巴布韦五大野生动物
津巴布韦五大野生动物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国家。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津巴布韦以前是英国殖民地。1980 年解放后,第一任首相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一直连任至今。他今年已经 93 岁。

津巴布韦大部分的土地都掌握在 20% 的人手中。政府不会管理经济,也不关心百姓死活。战争后退伍军人要求补偿,政府直接印钞机大把印刷。通货膨胀厉害到一定的程度,一个小孩子要抱着好几捆面值 200000 的纸币去购买一块面包。

购买面包的钱
购买面包的钱

1000 亿津币只能购买三个鸡蛋(2008 年)。

一千亿购买三个鸡蛋
一千亿购买三个鸡蛋

最后,人们干脆把钱扔进了垃圾桶。

通货膨胀下钱与垃圾无异
通货膨胀下钱与垃圾无异

[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看一篇文章:津巴布韦是如何变得既贫穷又奢侈(How Did Zimbabwe Become So Poor—And Yet So Expensive)?]

一片混乱之后,政府停止了使用津币。改用美元。

津巴布韦的政府是个腐败的政府。他们虽称为民主,但是这个所谓的民主民主到一定程度,连死去的人也可以参加选举。政客靠着死人的选票当选。(有些选票上的名字竟然是已经死去的人。)

另外,有一天 Dr. Stuart 也跟我们分享了一件事情。这是 Jorum 曾经发给他一篇新闻。那篇新闻是一个当地人的遭遇。一次在路上被警察拦下。警察想要检查他的车以找到罚款的借口。但是他从外面没有办法找到任何罚款的借口。于是他就打开车的前盖去继续检查。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最终,他捣腾一番,把一处线缆弄松了。然后他对这位车主说:你看,这里松了。罚款!

当政府失去其最基本的功能时,教会成了社会的连结。教会的植堂速度已经大大超过了牧师所能牧养的能力。生活的困难和圣经训练的缺乏也导致宗教混合主义(syncretism)的滋生。比如有一位牧师竟然叫会众出去吃草,宣称吃草可以让他们与神更加亲近。受贫穷、饥饿、病痛的折磨,很多人把牧师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们真去吃草了!

吃草的津巴布韦基督徒
吃草的津巴布韦基督徒

另外,津巴布韦被称为基督教国家。名义上有 80%以上的人口都是基督徒(中文的维基百科说有 58% 人口是基督徒,40% 信奉地方宗教。而英文版的则说有 85% 的人口是基督徒,其中估计 62% 左右参加基督教或者基督教混合主义教会的聚会。)。当权者当中一定有很多也是基督徒。基督徒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人?这是极其讽刺的一幅图画。

津巴布韦也和大部分其它地区一样,不交钱医院是不给治病的。在哥顿·康威尔读神学期间,他在津巴布韦的岳父生病,需要 300 美元治病。他在学校餐厅打工,为要筹集 300 美元,寄给岳父治病。但是当他最终拿到钱寄过去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岳父由于治疗不够及时,感染太严重而离开了世界。

Jorum 毕业后要回津巴布韦的一个神学院教书。那个神学院颁发从文凭到道硕的学位。道硕后再加一年可以拿到一个荣誉证书(honor)。

这个学校有大约 300 学生。但是那里的基础设施并不好。有时停电、有时停水。整个学校的财务也很困难。学校很欢迎他回去教书,但是没有能力付薪水给他。也就是说,他到时需要自筹费用。我问他那里一个家庭的生活费大概是多少。他说一个家庭大概每个月需要 3000 美金。(相当于将近两万 RMB!)真难想像一个经常停水停电的地方竟然需要这么多的生活费。

津巴布韦的宣教禾场大得惊人。三位爱尔兰宣教士去那里当教练教那里的孤儿打球。四天内他们向 315 个小孩子分享了福音。因着教会的增长,津巴布韦的教会也已经开始差派宣教士出去。

津巴布韦有什么需要?

1. 现任首相已经 93 岁。当他离开世界的之后,不知道这个国家又会发生什么动荡。需要为这个国家的安定祷告,为基督徒的悔改、教会的复兴祷告。

2. 津巴布韦需要懂农业耕种的人去帮助教会的会众从事农耕。Jorum 弟兄说如果如果他向政府要土地给他自己,政府不可能答应。但是如果他以牧师的身份向政府要土地以养活会众,政府应该会给他土地使用(还不算完全不顾百姓死活)。所以急需这样的宣教士去帮助那里的百姓自养。

3. Jorum 弟兄和他的团队需要金钱的支持。他有个负担是要帮助津巴布韦的基督徒们真正明白做基督徒、像基督是什么意思。他说自己回去后本来想买一套房子,可以接待宣教士们。但是那里的房价贵得惊人。大概需要 15-20 万美元才能买到一座房子。他的一位牧师朋友因为教会没有能力支持他租房子,不得不离开,搬到难民区去他岳父、母同住在茅草房里。

宣教的禾场很大。只是有时候我们没看到需要。没有了目标,慢慢就变得想要追求潮流,追求各种各样的享受,比如美食、穿戴、旅游。我们完全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的人正因饥饿而死去。如果能够支持像 Jorum 这样的弟兄,你已经在参与普世宣教了。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你帮助的或许是整个国家,毕竟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跟中国有一样多的人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