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文教授:“祝你们有一个一般般的周末”

虽然道硕时已经修了亚兰文。但是在一位曾经也跟同一位教授修过亚兰文的学长的强烈建议下,我也报名跟学校号称“拉比” 的 Dr. Fuller 教授再修亚兰文。

亚兰文这门课是给硕士生开的。所以我原则上不能注册这门课。但是如果真的想修,有时也会找到一条“曲线救国”之路。跟教授联系上、表达强烈的兴趣之后,教授就非常高兴地帮我和另几位博士生设计了一份 Independent Study 的教学大纲。学习的内容与硕士基本上一样,基本上是教授自己编的还未出版的教材(他有一套跟大部分希伯来文/亚兰文教授不一样的独特方法)。在此基础上,额外再读一两本亚兰文教材。同时,大纲上还指出我们要帮助他的亚兰文班上的学生。实际的情况是,前几周我们是去硕士班上跟所有的硕士一起学习;同时,教授要求我们要比硕士生学得更好,这样在下半学期可以以类似助教的角色帮助硕士生。

Independent Study 还有一个硬性要求,就是每周需要有一小时时间与教授见面。第一节亚兰文课后,Dr. Fuller 把我们和另外几位博士生叫到一起,说:“我可没时间跟你们每周见一面。这样吧,你们每个人至少每周来一次我的初级希伯来文课上,帮助学生希伯来文。”

于是,我们几个就这样成了“免费劳动力”。

不过这个“免费劳动力”对我来说还真是个天赐的良机。Fuller 的亚兰文用的是和希伯来文一模一样的方法。但是进度要快很多倍。第一堂课结束后,Fuller 说:你们已经学完了相当于希伯来文前 16 章的内容!我在暑假里已经花了一些时间来熟悉他的初级希伯来文教材。但是毕竟只是稍微过一遍,对里面原本要完全掌握的很多内容都还只是用理解力过一遍。根本没有记下来。通过这个“助教”的任务,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学习和巩固。而且,我还可以学习学习他的教学法。

Dr. Fuller 是这样教的:

Dr. Fuller 的希伯来文有他自己出版的书本教材DVD教材。亚兰文他有给我们上课。但是希伯来文他自己是不教课的。学生在家里用教材和 CD 自学。上课过来就开始做练习。

这次,一个班级一共有 26 个学生。他把学生分到三个教室。每个人分到一部分黑板。然后就开始在黑板上做练习。所有的博士生(这次大概有七八位)也分配到三个教室,看学生做得对不对。

如果看到做得不对,就问学生一些问题。看他为什么错。比如音节划分错了,就问学生:一个音节的定义是什么?如果不能够区分有声Shewa 和无声Shewa,就问学生:区分有声和无声Shewa 的准则是什么?如果学生已经掌握了这些知识点,通常借着提问,他们会发现自己错在哪里。

学生在做练习和回答问题的时候,是不能参考教材的。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无处可躲。

Dr. Fuller 自己则是在三个教授巡回,观察每一个学生做得怎么样。他让博士生尽量把学生错误的地方标出来。这样他就可以看到学生错在哪些地方。如果一个学生明显还没有很好掌握这些知识点。Dr. Fuller 就会让他回到座位上好好学习课本。如果这个学生长时间表现得不好,就需要问他平时是怎么学希伯来文的。看看他在学习方法是否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

如果一个学生在某个地方错了。跟他解释了。后来又看到另一个学生在同一个地方犯错误。Dr. Fuller 会让前一个学生去教后一个学生。这样,学生不但能学,还能简单地教其他同学。

Dr. Fuller 的教材已经是独树一帜了。而他的教学法则更加奇特。

对于教材来说,很多初级希伯来文教材没有提及或者解释的,他都解释得清清楚楚。很多初级希伯来文教授不要求完全掌握(只要求会认)的,他都要求学生掌握得彻彻底底。另外,他又有一套很独特的方法,让学生不需要记忆所有的弱动词变化表,就可以将它们都默写出来。

从他的教学法来说,课堂不上课;学生在家里自习。这种方式对那些不适应自学的学生将会是个灾难。而且,上课一过来就上黑板做习题,在一个尽量避免使人当众出丑的美国社会,这套方法简直是要命的。

不过,我觉得他的这套教材就是需要配合这种教学法。学生需要大量的练习来巩固很多的知识点(不过,还是那句话,在很多方面,多给学生解释一点,让学生在理解的基础上去记忆,反而会让课程变得更加容易)。并且教授一定要非常清楚学生的进度。否则一旦落下来,就再也跟不上了。在黑板上做练习,教授整节课的时间都在了解学生对课程的掌握程度如何。

因为他的要求比大部分教授都高,所以有些不打算道硕后继续深造的学生会不敢选他的课。但是,如果真正花时间掌握了他要求的内容,这位学生的希伯来文水平将会比其他的学生高出许多。有一个学生希伯来文初级一是跟另一位教授上的。希伯来文二转到了 Fuller 的班级。因为教材编排和教学法的不同,这位学生一开始非常辛苦。但是一个学期过后,这位学生对 Fuller 说:“你课堂上什么都没教。但是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

我以前的希伯来文教授 John Beckman 使用的是 Practico&Van Pelt 的那本教材。但是他明显借用了 Dr. Fuller 书中的一些内容。然后,他把所有的知识点都用问答的方式写成教材(详见此处链接)。他的方法也是让学生在家里自学。不过他自己同时又制作了视频教程,让学生在家里可以看。另外,他让学生在家里的时候就把作业做好,然后到课堂上来复习教材、校对练习。有时候,还会让学生分组来做 jeopardy (不过学生们纷纷表示压力山大,他后来取消了这个游戏)。当时跟 Beckman 学习的时候,我把 Practico&Van Pelt 的教材也读了。我发现,Practico&Van Pelt 的教材里有好些知识点没有解释原理。可能是怕对学生造成困扰。可是这样做的后果是学生往往只能死记硬背。死记硬背的后果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学生也很难举一反三。而 Beckman 引入了很多 Fuller 的教材中的内容,把一些原理解释清楚了。对我来说,内容虽然多了,但是课本其实变得更容易了。可以看得出,他花了很多心思让这门课在学生(能够/愿意)投入的时间和学生最终能够掌握的程度之间做了最大可能的平衡。

John Beckman 当时还在哈佛读博。学校只是请他暑期来做兼职教授,上个密集课。他当时在学生中间是公认的最好的初级希伯来文教授(排名超过了学校使用的教材的作者 Dr. Practico)。对于道硕后只打算用 BibleWorks, Logos, Accordance 的人,Beckman 的要求确实是差不多够了。毕竟,学生在准备讲章的时候,花在原文上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他们如果能够用圣经软件,并且能够读懂其他学者写的有涉及原文的注释书,就已经很不错了。

Beckman 最让学生们感到大松一口气的一点是,他在教材里经常会提到:这个你不需要背下来;你只需要会认就行。那个你不需要背下来;你只需要会认就行……当然,这样做大大减轻了学生的压力。只不过,会认(Beckman)和会写(Fuller)之间的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当然,对语言的掌握能力也是跟投入的时间成正比的。今天的希伯来文课结束(这是周二和周四的课。今天是周四),Dr. Fuller 说:”祝大家有一个一般般的周末。“(众人不解)。Fuller 接着说:“如果我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周末,那么你的希伯来文就要糟糕了“。(学生大笑)。(Wish you a fair weekend…If I wish you a good weekend, your Hebrew will not be good.)。

 

我现在的导师 Dr. Garrett 也编了一套教材。听说哈佛教希伯来文也有用他的教材。他的教材和教学法又跟大部分教授不一样。最大的不同点是,其他的教材(包括Practico的和Fuller的)使用的都是演绎的方式(先学规则,再应用规则),而我的导师使用的是类似归纳的方式(先让学生接触并熟悉现象,再解释其背后的规则):他会先让学生把一些比较典型的弱动词作为词汇背下来。到后面的章节才会和学生解释那些弱动词的规则。可以想像,在不明白规则的情况下,要把这些弱动词记下来是比较困难的。不过这种方法跟现实处境中学习语言是比较相似的。小孩子是先学会语言,长大后才慢慢学习语言规则。这样做的好处是,如果在圣经里看到一个弱动词,不需要在脑中过很多语法规则。学生对这个词的认识是直观的。因为他们是在还不知道规则的情况下就已经认识了这个单词。

这个教材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它尽早地让学生接触到实际的圣经经文。这样,一个学期下来,学生实际上已经读了很多的希伯来文经文。

对于弱动词,Dr. Fuller 要求学生记忆强动词变化表+弱动词变化规则(强动词变化表也有一定的方法来记忆)。学生根据这些就能够写出绝大部分的弱动词(剩下还有些是不太规则的变化)。Dr. Beckman 借用了 Dr. Fuller 的模式。他要求学生记忆强动词变化+弱动词变化规则。但是他只需要学生会认弱动词。Dr. Garrett 要求学生记强动词变化表以及部分 Qal Stem 的弱动词词形(主要是 Qatal, Yiqtol 的3ms,以及 Infinitive construct 和 Participle 的 ms 词形)(跟Dr. Fuller 的比起来,少记几条规则,多记几个词形)。其他的只需要会认就行。Dr. Pratico 的教材给我的感觉是规则解释得不多,但是考试的时候会考到弱动词表。

对于成绩的评定:Dr. Fuller 基本上是以他的主观印象为主。一个学生可能成绩不是最好的(比如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或者刚开始不适应,成绩不好。后面赶上来了),但是他整个学期表现得非常努力。Dr. Fuller 最终可能会给 A。Dr. Beckman 希望学生以“课内一小时,课外三小时”这样的工作量来学习。如果学生达到这个学习的时间,他会在平时的小测验里加几分(他要求学生在小测验上面填上自己从上次课以来花了多长时间学习)。最后,测验和期末考以 20% 和 80% 的方式进行叠加。哪项分数高一点就占总分的 80%。Dr. Garrett 平时小测验的题目都是从练习本中要求学生做的那些题目里面取出来的。并且所有的练习都已经提供了答案。四次考试也是提前告诉学生所有的题库。Dr. Pratico 的系统我不熟悉。不过我知道哥顿‧康威尔中文Semlink 里面使用的是他教的课程。基本上没有给学生什么“福利”。Semlink 几次考试成绩叠加后就是最终成绩。没有任何水分(我想课内应该是有小测验的)。

看到这些不同的教材,对学生的要求,以及教学法,我也常常会想:如果我开这门课,我会用哪个系统呢?

如果你是要学希伯来文的学生/牧师,你会想选哪种模式呢?(如果可以的话,请留言给点建议)

5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