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二)——有形十字架的象征意义

读了前一篇文章《十字架的意义》,有一些人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基督徒所说的十字架是一个无形的十字架,而现在被拆掉的是有形的十字架,所以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我们要维护的是无形的十字架,因此有形的十字架被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错。当我们说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指的并不是现在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当我们说十架道路的时候,说的也不是现在教堂顶上的十字架。但是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联,却又忽略了另外的层面,即现在有形的十字架本身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是象征意义将有形十字架和基督十架事件以及整个基督教关联起来。

 

在讲象征意义的时候,首先要区分标志、象征和代表这三个概念。象征不是标志,也不是代表。生活中最常见的标志是交通标志。一个红圈里面用黑字写着 50,表示这个路段限速 50 公里/小时。一个红圈里面一个喇叭的形状,并且圈里一条斜线直径贯穿喇叭,表示这个路段禁鸣喇叭。一个红圈里面写着 10t,表示这个路段(或者一座桥)限重 10 吨。这是开车的人行在路上必须要认识的。而如果把这些标志从这些路边撤走,放在仓库里面,开车的人虽然认得这些标志,却不需要按着这个标志所要求的去行。因为这些标志离开了特定的路面,便失去了它们原本的功能。

象征并不是标志而已。《辞海》对“象征”一词的定义是:用具体事物表示某种抽象概念或思想感情。比如鸽

现哈佛大学校徽

现哈佛大学校徽

子象征和平。人们常用鸽子的形象来传达和平的渴望。一些大型的盛会,主办方常常会放飞鸽子来表达人类向往和平。一个学校的校徽也是这个学校的象征。校徽的设计中常常表达学校的办学理念。比如哈佛大学现在的校徽主体是一个盾牌里面有三本打开朝上的书,并且上面写的字母连起来是一个拉丁文单词 “VERITAS”,意为“真理”。这表示学校的目标是追求真理。

原哈佛大学校徽

原哈佛大学校徽

然而现在的校徽已经是经过“阉割”了的。哈佛大学是 1636 年由一群清教徒所建,目标是培养基督徒服侍人员(其实就是神学院)。他们原先的校徽在 VERITAS 外围还有几个拉丁文单词,即 “Christo et Ecclesiae”,连起来就是 “Veritas Christo et Ecclesiae”,意为“为基督和教会的真理”。并且原来的三本书,上面两本朝上,下面一本朝下,表明人类理性的有限,需要从上面(神)来的启示。哈佛大学校徽的变化见证了哈佛大学世俗化的历史。

如果鸽子象征和平的例子不够明显的话,那么学校校徽象征学校的例子就很明显了。我们一看到学校的校徽,马上就会联想到学校。如果一个人把一个学校的校徽扔上地上,用脚践踏,我们会觉得这校徽不过是一块布或者一块金属而已吗?这难道不是对一个学校的羞辱吗?

中国国旗

中国国旗

如果校徽的例子还不够深刻的话,那么国旗便更加明显了。当我们看到五星红旗的时候,我们不会说那只不过是块布而已,我们马上就会联想到中国。如果看到一个外国人在焚烧中国的国旗,我们不会说他只不过是在烧块布而已。不需要对方说一句话,我们就知道他对中国有仇恨。一个中国人若是看到有人在肆意破坏中国的国旗,岂能无动于衷呢?中国的国旗不管是飘在空中还是放在地上,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它都象征着中国。象征意义不随它所在的位置而改变。这是象征和交通标志的区别。因着这种象征的关系,我们会因着对被象征物的情感,以相应合宜的态度和方式来对待象征物。

代表和象征又不一样。汉语词对“代表”一词的定义是:代替个人或集体发表意见或担任工作的人。一个国家的大使是这个国家的代表。大使在另外一个国家如何被对待,就是表明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态度。在我国古代社会,当一个太监传达圣旨时,他是在代表皇帝宣布圣旨。接旨的人要跪在手持圣旨的太监面前,如同跪在皇帝面前一般。偶像也是属于代表的一种。拜偶像的人跪在偶像面前,如果他们跪在他们自己以为的神面前一般。还有一个代表的例子就是生活中最常见的照片。当一个人看到照片的时候,就仿佛看到照片的本人一般。如果一个人记恨于另一个人到一定程度,可能会把那个人从自己的照片中剪掉。

 

宗教的象征符号

宗教的象征符号

几乎每个宗教都有它的符号。如果我们熟悉那些宗教的话,我们一看到那些符号就会立刻联想到它们所象征的宗教。这些符号即不是标志而已,也没有到代表的地步。这些符号是普世性的。基本上,无论把它们放在世界哪个地方,人们一看到它们就会想到相应的宗教。星星和新月象征伊斯兰教。如果一个人刻意践踏这个符号,伊斯兰教信徒会无动于衷吗?犹太教的人若是看到有人刻意践踏大卫之星,他们会无动于衷吗?

十字架在罗马帝国时期是最残酷的刑具,是人人惟恐避之不及的东西。那是因着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代死,十字架已经成为救赎的记号。是的,十字架在教会初期可能还没有成为普遍性的代表基督教的记号。[1] 而且,由于宗教改革,有很长一段时间新教也拒绝以十字架为其记号,免得被人误认为是天主教。有一段时期新教徒甚至攻击天主教的十字架记号和其他新教徒立的十字架。[2] 但是很快的,新教徒就接受了十字架为其记号。直到现在,十字架已经成为普世公认的基督教记号。基督教各宗派之间有因为教义原因而互相区分彼此,却在接受十字架作为记号这件事情上保持着合一。因为十字架与被钉十字架的基督之间的关联太紧密了。就算是非基督徒们看到十字架时,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基督教。有形十字架的象征意义在这个时代就如同地球是绕着太阳转一样,是一个稍微了解宗教(对于日心说则是科学)的人都认可的。

 

那么,若是有人刻意拆掉已经立起来的十字架,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基督徒不应该站出来维护十字架吗?

十字架做为基督教的象征不可以被改变。正如麦葛福在《再思十架真义》的结语中说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选用这样一个令人惊讶而不悦的象征?为什么不选择一个较为亲和而感性的记号?……既然世人普遍对十字架怀有敌意,为何不干脆放弃这个标志?为何不让公关和广告公司重新为福音设计一个能吸引大众的象征记号?……然而十字架本身有个不能磨灭的重要性,它是基督教信仰符合现实的有力象征,它宣称:任何对生命的信念,若无法就会苦难与死亡的残酷事实者,皆不值一提。这个受苦与死亡的标志,正肯定基督教能够处理生命中残酷而终极的事实。它提醒我们一件切切不能忘的事:神进入我们这个受苦与死亡的人世间,为了带给我们生命的更新;还未接受基督信仰的人们需要明白 ——需要有人告诉他们——十字架对人类可悲的处境,有多么重要而有力的影响。十字架象征隐藏的荣耀,它与这世界最恶劣的东西对抗,它向我们指出——也使我们能够走上——更好的道路。矗立的十字架是希望的象征,使这个沾染了太多悲伤与眼泪的世界改观。……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要过去,而这个盼望却永远长存。”[3]

[1] 或许是因为当时的基督徒还存留着同伴们被钉十字架的可怕记忆。Bryan Cones, “What’s Your Sign?,” U.S. Catholic 75, no. 4 (April 2010): 8.

[2] Ryan K Smith, “The Cross: Church Symbol and Contest in Nineteenth-Century America,” Church History 70, no. 4 (December 2001): 705–34.

[3] 麦葛福(Alister E. McGrath),《再思十架真义》。洪志生译。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01,页 128-3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