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餐厅的老奶奶

第一次见到这位餐厅的老奶奶的情景早已忘掉了。因为每天中午给我们打菜的都是她,所以每天跟她见面就像以后要见主的面一样,那是毫无疑问也是无可避免的。刚来的时候,只有一位韩国的同学的英语我是能听得懂的,所以一般也就只能跟他聊聊。而在其他场合,一般对我的介绍都是他为我代劳了。所以我跟这位老奶奶聊得并不是太多。

因为没有车,就跟那位韩国朋友一起去最近的一个教会聚会。很意外地发现原来她就是这个教会的。后来又很意外地发现,原来她还是这个教会的执事什么的。每周都站在楼梯口接待的就是她。于是,当时的情况就是,前六天在学校跟她见一次面,最后一天在教会又跟她见一次面。

 

刚来的时候,对食物那是真的真的真的很不习惯。

一次聚会结束之后,老奶奶便说要请我们吃饭。当时一起的还有两位韩国同学。老奶奶跟她的丈夫,还我们三位同学挤在后座,一起出发。记得他们还特地开到海边,跟我们介绍这边的风景。

到了。原来是家Chinese Restaurant!两位韩国同学,怎么说也占了三分之二的人口比例,最后去的竟然是家中国餐馆!

后来听她的丈夫讲,原来她每天凌晨五点左右就到学校准备早餐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如此这般地工作。我想,这就是服侍吧。

 

最令我感动的还是上周发生的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的背景还得从学期初开始说起。

开学前,上学期一直一起去的那位韩国同学的太太结束了在韩国的学习,终于也过来了。他也趁太太来之前买了一辆车。

 

说到车的事情,还有一个小小的故事。有一个下雪的礼拜天,礼拜结束后我们徒步回校。在路上他一直讲需要一辆车,可是跟他太太打电话的时候,他太太希望可以省点钱。我突然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主意,就在雪地上写上“We need a car,”拍了张照片,让他发给他太太了。当然我是当作娱乐的。不过意外的是,第二周,他就告诉我说,他太太同意买车的事情了。

于是,他又接着说,等买了车之后,我要去哪里就包在他身上了。

上次从国内回来,他果然去了机场接我。回来的路上,他跟我说,他的太太是前一天到的。虽然与太太结婚两年了,这半年的分离还是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很大的影响,当他们在机场见到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在当初还在恋爱的时候一样。夫妻关系又需要重建。

当然,这也使得我换一家教会的立场越发坚定了。他大概是我知道的学习最用功的一个人了。我可以想像得到,周末这一点点的时间,将是他们最难得的两个人可以在一起的时间。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打扰他们。

不过我想这个举动也是给这位老奶奶造成了一定的困惑吧。在她的眼中,离开这个教会,会不会是因为对这里的不满意呢?

 

这个学期的功课不夸张地说,大概是上学期的两倍重。渐感压力的我,慢慢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大概有一半学期,我去餐厅把食物打了包就回自己房间去了。因为坐在餐厅吃饭,一是太费时间,二是聊英语对我来说不是放松,而是另外一门外语课,只会让人更累。有时就算受不了房间的沉闷选择在餐厅吃饭,也是找个没人的桌子,一个人静静地吃着。

 

上周二去打饭的时候,这位老奶奶把我叫到身边,给了我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她说,她刚才见到一位华人牧师,这位牧师想见见我。

说实话,这段时间刚好是期末,有点不太想见。一直到了周三中午,要下去吃饭了。想到这位老奶奶一定会问我这事,就硬着头皮拨了那个电话。感谢主!无人接听!赶紧下去吃饭了。

果然,她问我联系上了没。我理直气壮地说,我给他打电话了,他没接到。

打完饭,赶紧溜了。

周四中午又去打饭,出人意料地,这位老奶奶再次把我叫到身边。给我一张纸。这次上面写的就不仅仅是那个牧师的英文名和电话了。中文名、电话、电邮都给写上了。让我再联系联系。

她的认真使我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心态。再次电话不通之后,我给他郑重地发了一条短信。于是,我们约好了一起吃顿晚饭。

一直等到6点,那位牧师都没给我电话。我想他大概是忙得不能如期赴约了。而餐厅6点就开始下班了。于是我便一人下去吃饭了。这次是跟几位同学一起吃的。十几分钟之后,这位牧师竟然来了短信,说可以吃饭了。于是,很不好意思地请他加入我们了。

 

边上的同学问我们是怎么认识了。我笑着说,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餐厅的老奶奶介绍的。

这位牧师则开始讲起了背后的故事。他说前天去打饭,这位老奶奶得知他是华人之后,便跟他说:“这里有位中国学生,看起来很孤独,如果可以的话,请关心一下他。”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