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丸村记——鱼丸村村民和大砍刀的故事

鱼丸村记

诗 14:1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

——仅以此文献给欧洲鱼丸村村民:生于鱼丸村,勿做愚顽人。

欧洲最近出土了一部重要古籍。考古学家们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成功地破译了古籍中晦涩难懂的古文字。古籍封面写着《鱼丸村记》,内页副标题:《鱼丸村村民和大砍刀的故事》。学者们对古籍文字的某些细节还有争议,也有些地方因为古籍破损难以完全还原。但是他们终于还是勾勒出了故事大概的轮廓,并且翻译成了现代人的语言。

如古籍封面所示,这古籍记载着了一个鱼丸村村民和武士大砍刀的故事。可惜,它的最后一部分已经遗失了。以下是故事的主要内容:

(一)

事情发生在公元一世纪末的瓯州。那是一个偏远的村庄,名叫鱼丸村。村里有一群人。他们是听到从天上来的福音,便欢喜接受,成了信神的人。后来传福音的人离开了。信神的村民们自己照着所领受的(包括从传福音的人那里,从手中拥有的圣书,以及自己个人的静修中)继续敬拜天上的神。后来他们有了自己聚集敬拜的建筑物。他们喜欢在建筑物顶端立一个记号。这记号告诉他们,他们的神曾经为了他们成为人,为他们死了,并且又从死里复活了。因此,这记号对他们来说是表达了他们信仰的核心。

(二)

村里有个武士,身高八尺,力大无比。他原名“武利亚”。那些崇拜他的人私下里都称他为“武力呀”!但是很多被他欺负的人则私底下称他为“无理呀”!还有些有信心的人有时则戏称他为“无力呀”!

在鱼丸村没人是武利亚的对手。村外也极少有人敢惹他。武士不怎么喜欢信神的村民竟然说自己要绝对服从他们所相信的天上的神,还有他们手中的圣书(他们相信这圣书是神的话,比圣旨还更有权威)。他更不喜欢这些村民和其他村的村民在一起敬拜神。这武士有时候比较能容忍,但是有时候发起脾气来,则会把这些村民狠狠地揍上一顿。

(三)

这些村民为了信仰,受了不少的苦,尤其是不同家族的家长们。但是家长们觉得这些苦不算什么。因为他们的神曾经为他们受过更多的苦。而且他们也相信这样的受苦不会徒然。神会纪念他们。如此家长们自然也成为鱼丸村信神的人眼中的英雄,他们成了这些人的领袖。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领袖们有的已过世,有的也年纪老迈,有的甚至因不小心做了与他们的圣书命令不可行的事,让部分村民感到很受伤,也在村民心中失去了威望。继第一代的领袖之后,也兴起一些第二代的领袖。他们相对第一代来说,可能同样经历过清贫的生活,但是较少因信仰的缘故受到武士的攻击。所以他们不一定像第一代领袖一样,做了领袖就意味着要挨武士的揍。村中还有好些村民则离开了村庄,到其他村落谋生去了。

随着村庄的发展,村民们的生活比以前好了许多。但是有些村民似乎对信仰也没这么认真了。有部分领袖,说实话,似乎更关心信仰能为他们带来实际的好处,而不是建筑物上面那个记号。他们演讲的时候,虽然也会带大家读读圣书,然后讲解“圣书如是说、天上的神如是说”。可是很多时候都只是在讲他们自己的意思。这样的人可能从一开始就有了,而且一直存在。但是在没有太多好处,却有许多危险的情况下,这样的人不多。后来随着武士的容忍度变大,信仰没有给村民们带来什么危险,却偶尔还有些实际的好处,这样的人似乎就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有些村民去听领袖讲圣书只是因为习惯实然。有的也不怎么去了。有的人每周去,每周回来在心里抱怨一下那讲圣书的讲得太差了。他们偶尔也会公开讲出来。

(四)

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武士看那些建筑物顶上的记号越来越不爽,突然开始发飚,要求鱼丸村村民们自己把那记号给拆了。他还警告说,如果鱼丸村村民们不拆,他就派自己手下来拆。村民们以前没遇到过这事。他们中有些人过去几年一直有作梦梦到武士将会对他们越来越友善。所以这时看到武士突然发飚,顿时乱了套。有的说绝对不可拆,宁死不从;有的说嘴上说不能拆心里觉得无所谓;有的说稍微抵挡一下让他们拆;有的一会儿说可拆一会儿说不可拆;有的说不就个记号,拆了无妨,真正的记号在心中;有的甚至跟武士约好了,等建筑物没人了让武士手下偷偷冲过来拆了;有的说这是因为他们平时忽略上天,上天要惩罚他们,所以该拆;还有的则说正是因为平时忽略了上天,要悔改,所以不让拆才是悔改的表现。很多平时讲解圣书的也不知道圣书中对这样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原则可以依循。顿时六神无了主。武士的手下有次还把几个村民狠狠地揍了一顿,因为他们竟敢反对拆记号。另外,武士还放出话来,说这些村民的信仰不符合武士精神,要好好改造一番。他们的建筑物也要建得像武馆一样。

(五)

正当鱼丸村村民们不知下一步如何应对之时,其中有一家人想到了江湖上一位年轻的张姓张大侠。江湖传闻张大侠也是信神的。他平时常常以身涉险,帮助江湖弱者。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张大侠的家人也需要过生活。所以被帮助过的草民也会力所能及地给张大侠一些报酬。碰到穷得揭不开锅的,张大侠有时也愿意分文不取地帮助他们。鱼丸村那家去请张大侠。张大侠果然来了。

张大侠本身并没有攻击型的武器。他只有防守型武器。有了张大侠帮助一块儿防守,鱼丸村的那个家庭竟然很快就有效地抵挡住了武士手下们的攻击。村民们看到了救星,非常高兴,心想自己终于获救了。其他的家庭看到这位张大侠竟然有如此这般能力,他手中的防器竟然这么厉害,也纷纷出来请张大侠帮忙。有的还制造出山寨版张大侠防器,用来防身。虽然不怎么会用,但是有时候突然亮出来,还真能震住一些前来欺负他们的武士的喽啰们。

武士听说了这件事情,非常忿怒。他素来就不喜欢张大侠。他命人严密监视张大侠动态,自己则抡起一把大砍刀,趁张大侠不觉一个健步冲到他面前,手起刀落。说起武士手中的大砍刀,百晓生排兵器谱的时候并没有把它排进去,但是江湖一直有个传闻。大砍刀乃上古凶器,它的真正来源,现在已经无人能晓。大砍刀每每重现江湖,必会兴起一场腥风血雨。传闻还说,兵器谱排行前三的天机棒、子母龙凤环和小李飞刀在武士大砍刀面前根本过不了几招。传闻大砍刀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每种变化又各有七七四十九种打法。江湖中谁也不知道它究竟长得什么样。张大侠手中的防守武器平时对付武士的手下们尚可,但是在武士的大砍刀面前则形如烂泥。武士只出了一招就把他拿下来了。看着手下们一轰而上,对张大侠五花大绑,武士暗哼道:“就凭这点防器,还敢出来在洒家面前丢人现眼。尔等不知中土所有的武器防器店都姓武的吗?”武士平时还怕人说自己闲话,忌张大侠三分。这时生气起来,便什么都不顾了。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张大侠自己出来公开认罪。还有部分村民出来指证张大侠的不是,是来骗他们钱的。最后他的手下们也四处贴出告示,控诉张大侠的种种不是。武士还有很多喽啰们随时检查告示栏,若有任何人贴出任何有关张大侠义举的告示,便立刻撕掉。万一喽啰们一时疏忽,在注意到告示前已有太多人拜读过,他们便要拿张贴者问罪。一旦张大侠的名声被搞臭了,武士的名声也就保住了。

村民们本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张大侠身上。可是看到心中目原本高大无比的救星张大侠竟然一招就败在了武士面前,不禁都傻了眼。待回过神来,个个奔走逃亡。原先请张大侠帮忙的家长们明知张大侠是因为帮助他们的缘故遭害,却也不敢现身为张大侠说话,因为武士站在广场中央,手里拿着大砍刀,把他们盯得紧紧地。他一面继续派出手下们去催毁建筑物顶上的记号,另一面放出随时抓人的信号。

武士倒没有禁止村民们去拜神,毕竟改造村民的信仰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所以村民们继续过着他们的宗教生活。但是若碰到手持大砍刀的武士,或者武士的手下们,村民们还是会选择远远地避开。毕竟他们谁也不想落得个张大侠一样的下场。看到武士的大砍刀晃过来,有的村民吓得立刻高喊“大侠饶命!”他们有的说自己只是看热闹的路人甲,跟张大侠无关,以前也不认识,以后也没有兴趣认识他;有的说自己打酱油碰巧路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的甚至高喊“小人愚昧,受奸人张大侠所骗”;有的表示悔过自新,绝不再犯。当然,还有很多村民和家长们绝不会做出出卖恩人张大侠的事情,但是他们也不敢到广场上去贴告示说张大侠的好。还有的村民从一开始就以为不应该和武士硬碰硬,能躲便尽全力躲。若是真躲不过,便让那大砍刀砍了吧。他们觉得现在更重要的是做他们认为更重要的事。

(六)

隔壁火锅村有位姓王的居士。他也是信神的。他看着张大侠在鱼丸村的经历,还有攻击张大侠的谣言四起,心急如焚。但是鱼丸村却没几个人敢出来为张大侠说句公道话。王居士思想再三,便贴出公告,说张大侠的罪状他看过。上面列出的所谓的罪他也基本犯过。他是共犯,请武士问罪。他伸长了脖子等着挨刀的做法是要与张大侠同受苦难吗?是要激励四下逃窜的鱼丸村村民吗?我们不得而知。若是后者,他是以近乎行为艺术的方式给鱼丸村的村民下一剂猛药,并且是以自己的性命为药引。可是鱼丸村的村民对此似乎并没有太大反应,最多是复制粘贴一下王居士贴出的告示。

另外还有一些鱼丸村的村民不在鱼丸村里。但是其中大部分人都是不说话的。或许是因为鱼丸村的遭遇他们并没有感同深受,或许是因为武士的大砍刀也砍得到他们。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还有些鱼丸村的村民站在大砍刀砍不到的地方。他们中有些以前也受过武士的欺负。他们很关心鱼丸村,很难过。对鱼丸村,他们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们呼吁鱼丸村村民:就算是为了对得起张大侠,也要站出来。可是因为他们站在大砍刀砍不到的地方,所以鱼丸村的村民们觉得他们并没有与自己感同身受,甚至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所以村内有些村民请那些村外的先回到鱼丸村来再说那些话。不过村外那些人有些因为某些原因可能回不去了;还有些有计划回去,但是还没到时候;另外一些目前还没有回去的打算。

后记

故事到了这里就中断了。我们不知道张大侠、王居士后来的结局如何,也不知道鱼丸村村民后来遭遇了什么。笔者为这个故事主角们的遭遇感到难过。不过,既然千年古籍在这时被发掘出来,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们或许可以思考这个不完整的故事对今世的人有什么借鉴意义。

从古籍的描述文字来看,似乎作者对故事某些地方的的修辞有些夸张,比如这大砍刀的变化和招式用的只是虚数。作者也明说了这只是传闻而已。况且见过大砍刀的人都没法再说话了。不过既然是一个写下来的故事,总有作者书写的角度。我们重要的是找到作者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作者看起来似乎是鱼丸村的村民。他花了更多的篇幅来描述鱼丸村的村民。因此,笔者断定作者是从鱼丸村村民的出发点来写这个故事的。所以,笔者接下来也尝试单单就鱼丸村的村民做点分析。笔者以为,在这里武士怎么做并不是最重要的。武士有时对村民们表现得十分容忍,有时则咄咄逼人。他对信神之村民们的态度是无法预测的。虽然从道义讲,武士不应该去干涉村民们信的是哪个神,但是既然武士对村民们信的这个神有特别的成见,村民们便需要接受这个事实。整件事情是因村民们信神的缘故而起,所以,他们需要静下来好好自省一番:他们犯得着为了这个神而遭受武士的欺负吗?如果这个神不关心他们,或者打不过武士,或者根本不存在,那么他们当快快自行拆掉建筑物上的记号,扔掉手中的圣书,然后在建筑物上面立个手持砍刀的武士像,每天去拜拜武士岂不更好?他们应该知道大砍刀迟早会重现江湖。所以,不论武士对村民们的态度怎样,村民们对他们所拜之神的认识才是关键。只有理清了这层关系,他们才会更清楚对张大侠的防器要抱什么样的期待,他们自己又要怎样面对随时可能重出江湖的武士大砍刀。大砍刀可能会随着某位武士的离世而退隐江湖,但是它随时会伴随另一位武士的崛起而重出江湖。

总体而言,鱼丸村的村民们似乎有一种冀太多希望于张大侠防器的倾向。有些没有正式提出请张大侠帮忙的,或许也是存着“搭顺风车”的心态。有张大侠在前线战斗,他们就感觉踏实多了。万一成功了,他们也万事大吉了。万一张大侠被擒,他们还有机会“解释”他们和张大侠的(没有)关系。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注意。第一、鱼丸村的村民们可能有两个天真的假设:1. 武士大砍刀的刀法是要遵循武林正义的章法的;2. 张大侠的防守性装备的使用是完全按照武林规则的,所以是能够应对大砍刀的。第二、鱼丸村的各家家长们也可能采取的是一种鸵鸟策略,他们自己不肯面对武士是冲着鱼丸村村民的信仰而来的这个事实,于是请张大侠来做武林盟主,为他们主持公道,结果把事情的性质变成了追求武林正义。最后,事情演变成张大侠一个非鱼丸村的人,成了站在最前线面对武士大砍刀的人。第三、整个过程中,武士明明地冲着村民的信仰来的,村民们却似乎忽略了自己的信仰,即所信的天上之神和手中的圣书,要如何预备他们面对大砍刀。他们似乎更多的是冀希望于武林规则,而不是他们所拜的神。

笔者认为第三个问题才是症结所在。鱼丸村的村民们需要思考的是:他们所拜的神是不是真神?他们手中的圣书对他们的生活是否具有指导性和约束力?如果他们所拜的是一位真神,手中的圣书是神给他们的圣言,并且建筑物顶上的记号指向一个事件,即神曾经成为人,并且为这鱼丸村的村民们而死。而且如果他们相信如圣书上所说,此生不是永恒,那么他们就知道武士或许会影响他们的此生,永恒却全然由神决定(包括武士自己的永恒)。那么他们对张大侠的防器的期待或者依赖感会低很多。而且也不至于在张大侠被擒后显得狼狈不堪。他们也会知道他们自己需要去面对武士,而不是让张大侠独自一人替他们去面对。最后,他们也更会有勇气去面对大砍刀。

令考古学家们惊讶不已的是,公元一世纪,在近东的某个地方一个流传着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这个故事竟然和远东瓯州出土的故事有着惊人的相似。在那里,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名叫耶稣的拿撒勒人。那里也有一群“鱼丸村”的村民。他们原来是跟随耶稣的。他们期待耶稣有一天做国家总统。然后他们就成了建国功臣,个个在今世升官发财。可是耶稣后来竟然被人抓去钉了十字架,死了!那群“鱼丸村”的村民一开始也是四处逃窜,不知所措。不过那个故事更完整。后来耶稣从死里复活,四十天之久向那些曾经跟随他们的“鱼丸村”村民们显现,让他们因见着复活的主可以重新得着勇气,面对威胁毫无惧色。有的甚至因此付上了生命的代价。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那个故事里的“鱼丸村”村民变得那么勇敢呢?根据近东一直流传至今的文献记载,是天上的神最终给了他们力量。复活后的拿撒勒人耶稣向他那些“鱼丸村”的村民显现,吩咐他们等候从天上来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让他们起来反抗那些攻击他们的人,而是让他们面对大砍刀时可以面无惧色,仍然放胆见证他们所领受的从天上来的福音。那个转折点记载在《使徒行传》第二章。

5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