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给以前的一位教授 Aída Spencer 写信,想通过她请教她的丈夫(我原来的系统神学教授,据他自己说邮箱里有成千上万封未读邮件)关于安息日会的书籍(他之前跟我提起过安息日会以前被视为异端,后来回到正统。看了他推荐的书籍以及其他找到的材料,写了一篇文章关于安息日会的文章。计划明天发表)。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