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当如何面对教会可能的再次分裂?

2006 年在思考宗派与合一的问题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重新发表于此)。

几天前的一晚和一位弟兄聊天,其中一个话题又是教会的合一。合一之所以重要,因为耶稣基督在被卖前的“大祭司祷告中”,将它做为一个重要的主题(约 17 章)。而大到普世教会,小到地方教会,我们可以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达到合一。

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普世基督教研究中心称截止 2014 年,全世界共有 45000 宗派,并且以平均每天 2.4 个的数量在增长。每天一觉醒来,世界上又多了 2.4 个宗派。基督徒在地一的合一是否还有可能呢?基督徒当如何面对教会合一这个问题?上面提到的这篇文章是我个人的一些探索。今天我想重新回来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接下来有可能每一个国内的基督徒都将直接面对教会合一这个问题。我主要以温州教会做为思考的立足点。

温州教会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就已经经历过多次的分裂。五十年代的三自运动导致全国教会分为三自和家庭教会。三自和家庭的分裂造成的伤害不仅仅是教会层面而已。有很多家庭也随之分裂。人性的软弱也在这些分裂中表现得越发明显。在温州地方,除了家庭和三自以外,还多了一派,通常称为半三自,登记在三自名下,却在很多方面的运作更像是家庭教会。后来温州教会又经历过加尔文主义和阿民念主义的分裂、蒙头会的分裂、灵恩派的分裂等。

近几年来,在温州的家庭和三自教会之间的紧张关系似乎已经越来越缓和。很多在外地的温州商人教会也常常租用或借用当地三自教会的场地,或者挂在当地三自教会的名下聚会。而年轻的一代并没有经历过家庭和三自的分裂。老一辈也极少在公开场合谈论三自和家庭教会的张力。所以年轻的一代基本上没有三自与家庭的历史包袱。

但是,随着政府“五进五化”的推进,这种类似家庭和三自的分裂很有可能将在近期内重演。而且这种分裂将会在中国教会的各个体系内进行,无论是家庭或三自,改革宗或灵恩派,农村或城市教会。

前文已经提到“五进五化”的本质是要控制教会,而这是基督真实的教会绝对没有办法接受的。教会一定是要在世界上做光做盐,宣扬真理、实践爱心,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忠于神,以耶稣基督为她惟一的元首。二战时期的德国教会曾经被希特勒控制,为希特勒的残忍行为背书,对教会来说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我们肯定不想让教会落入这样的地步。

但是对于如何回应“五进五化”,教会内部一定会出现多种声音。有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它的本质与圣经的教训有根本性的冲突;有的人可能不想放弃教产而接受“五进五化”;有的人可能因为自己个人的财产受到威胁而选择妥协;有的人可能选择用消极的方式来配合政策,比如教会财务做两笔帐、名单只报部分会友;还有的人可能会选择放弃教产,再次转入地下;还有的人不但自己离开,还要求他人一起离开;还有的人则虽然不认同“五进五化”,却想要留在教会里做力所能及的服侍;还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当怎样做选择;还有些人会选择跟在自己认可的人后面走;还有些人则会中途变换自己的立场……

在这种情况下,教会的合一将如何保持?合一还有可能吗?教会的领袖将如何面对这种局面?

我个人的看法是,如果政府真的要以武力来保证“五进五化”的实现的话(某地方政府官员对某教会负责人所说的话),那么教会的分裂很有可能是无可避免的一件事情。

但是这并不表示教会的领袖除了等待分裂的到来之外什么都不能做。以下是我的个人想法:我们第一要做的是求神帮助祂自己的百姓。几乎所有基督徒都相信这件事情的发生一定有神的意思。但是无论神的心意如何,祂一定不希望看到祂自己百姓软弱跌倒。其次,我们在教会内部可以多做沟通,尽量做到在教会内部对问题的本质以及圣经在相关问题上的教训做到充分的理解。第三,在前两步的基础上,我们提出几种可能的应对方式,然后评估其是否符合圣经的教训,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第四,我想只能按照各人信心的程度和良心来做选择。第五,就算别人选择了和自己不同的路,也尽量不要相互指责,反而要彼此尊重并且努力以爱心相待。圣经教导我们连仇敌都要去爱,更何况是我们的弟兄呢。

当分裂发生后,我们需要格外谨慎,不要用自我为义的态度来指责他人,不要以英雄主义的情怀孤芳自赏,也不要被苦毒所充满。我们也不要存受害者的情绪自我封闭。

教会的分裂不是我们想见到的。每一次的分裂都将至少在短时间内在教会内部造成很大的伤害,而且影响教会的福音事工。但是我想这样做至少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并且可以仍旧保留着以后重归为一的机会。(追求合一继续是我们不懈的目标)。而从传福音的角度来说,教会若是按照圣经的教训,以十字架的精神来面对当下的处境,其实就已经是在见证神了。

(“亲爱的主,在这段非常的时期里,求你眷顾你的百姓,坚固他们的信心,加添他们的智慧,也继续使用他们成为你真理和爱的器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