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现状和宣教策略

这几天学校里有一个关于朝鲜的会议。这次来的讲员是在朝鲜生活了十来年的西方人。网上关于朝鲜的、金正恩的消息大多是猜测的成份。这几位讲员算是分享了朝鲜的真正现状。由于时间的冲突,没能参加整个会议。我只参加了今天下午一位在朝鲜技术宣教了十多年的欧洲宣教士的分享。以下的内容有的是从早上与我们同去教会的韩国同学那里听来的。 根据一位讲员的说法,金正恩已经真正掌握了军权。所以他的地位还是比较稳固的。而且金正恩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的梦想是想要成为与他爷爷金日成一样的领袖(在朝鲜没有一个人说金日成的坏话)。[......]

阅读全文

一位德国基督徒眼中的德国

早上一位从德国的神学院来的交流生要参加我去的教会。刚好给了我们一个了解德国的一个小小的机会。他名叫 Daniel。 这几天有一个以朝鲜为主题的会议(我刚好有其它事,没能参加)。因为与我们同去的还有一位韩国的姐妹,我们就先聊起了朝鲜。 金正恩是个比较喜欢运动的人。他甚至邀请美国的球队去朝鲜打球。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件有意思的事情。有些人把它视为一种开放。所以美国的球队去打球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 Daniel 说,这件事情在德国引起了比较激烈的讨论。他们辩论的问题是:美国的球队为独裁[......]

阅读全文

正典批判有什么问题?

基督教研究圣经的传统一直是把整本圣经当作一个整体来进行的。受十七、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的影响,一些新的圣经研究方法陆续面世。其中包括来源批判(底本假说)、形式批判、传统-历史批判以及文学批判。 针对前几种批判把圣经肢解得支离破碎的现象,文学批判的一个正面意义是把圣经当作一个整体来读。正典批判受英语文学批判的影响也是一样把圣经的终稿作为整体来研究,也因此受到很多福音派学者的青睐。 但是正典批判与传统的研究方法有什么不同呢?它的研究方法有什么问题?基督徒可以使用正典批判法吗? [cap[......]

阅读全文

知名教授谈学语言

[caption id="attachment_93" align="alignright" width="110"]Stuart Dr. Douglas Stuart[/caption] Dr. Stuart 从哈佛博士毕业开始教书,今年已经是他第 44 年的教学生涯了。他本人会十几门语言。据他自己分享,当他高中蒙恩后不久,就蒙召要成为一位神学教授。所以当他在哈佛读本科的时候已经在上博士班的语法课了。他修的好几门课只有他一个学生。所以基本上是一对一的教学。教授的所有问题都是他回答的。 在他的课[......]

阅读全文

[电影] 审判上帝(God on Trial)

这是一部在 Amazon.com 上获得 5/5 星评价的电影(IMDb 上的评价是 7.5/10)。可惜的是中文界似乎并不是非常流行。 故事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内关着一群将要面对死亡的犹太人。他们面对的不是个体的死亡,而是种族的灭绝。不论你以前是律师、医生、教授、拉比、成功商人或是平民百姓,结局都是一样。 有趣的现象是:死亡、甚至灭族并不是他们首要关注的问题。他们面对的是信仰的危机——上帝是否背弃了祂与以色列民所立的约? 要想明白他们的困惑,首先必须要[......]

阅读全文

拆十字架是逼迫吗?

我本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本来想写一篇该如何看待基督教的象征符号比如十字架。因为对此不熟悉,就写给一位系神的教授,问他能不能提供参考书目。他没给具体的书目,不过倒是给了建议:从教会历史去看基督教的象征是如何被对待。他顺带提出了一个问题:从社会学来说,多大程度上对基督教象征的攻击可以算是对基督教本身的攻击还是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 前些天在图书馆里用相机拍了一些辞典里的“象征”的词条。但是因为买的 Micro SD 卡是个廉价冒牌货,所有的照片都没存下来。现在已经开学了,估计也没时间写了[......]

阅读全文

教产?人才?——​十字架风波的一个提醒

最近浙江,特别是温州地区发生的十字架风波已经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这次事件的很明显伤害到了许多的信徒,包括经济上的、身体上的、心灵上的。政府以拆违的名义来拆十字架甚至打人、抓人、拆教堂的作法确实难以令人信服。特别是拿了纳税人的钱,动用应当是要保护公民的人民警察来暴打基督徒的作法,更是不可理喻。 然而,我更关注的是教会内部的回应。我相信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是有一些值得我们去思考的地方。前文也有讲到温州教会在经历复兴之后的世俗化。或者神也是借此提醒我们。就如一位长辈所说的:温州教会近几年来已[......]

阅读全文

北美第一位海外宣教士耶德逊

耶德逊(Adoniram Judson)于1788年8月9日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莫尔登一位牧师的家庭(P8)。⁠1他从小就表现出了惊人的智力。16岁便进入了大学。他的父亲是耶鲁大学的毕业生。他没有把耶德逊送到耶鲁大学(可能距离太远)和哈佛大学(距离近,但是神学比较倾向自由派),而是送到了罗得岛州(Rhode Island)普洛维敦士(Providence)的罗得岛学院。他学习了拉丁文、希腊文、数学、地理、天文学、逻辑学、修辞学、雄辩术和伦理哲学等。一年级的他便被允许上二年级的课。一年后,学校改名[......]

阅读全文

The Purpose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I have personally heard Dennis P. Hollinger, the president of 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 quotes the famous saying twice: “As goes the seminary, so goes the church.”[1] Theological education has a huge impact on the church. Therefore it is c[......]

阅读全文

布鲁斯•梅茨格(Bruce M. Metzger)趣事一则

[caption id="attachment_25" align="alignleft" width="186"]著名新约鉴别学教授 布鲁斯·梅茨格[/caption] 布鲁斯·梅茨格是大名鼎鼎的新约鉴别学教授。我们上新约解经课的时候,他的 The Text of the New Testament: Its Transmission, Corruption, and Restoration 是作经文鉴别必备的。 前天跟系统神学教授一起去CUME的路上。他跟我分享了关于布鲁斯·梅茨格的几件趣事。其中一件是[......]

阅读全文

模范夫妻教授

昨天晚上开始系统神学 I 的课程。大部分学生可能不会把系统神学留到最后来上。好的系统神学为神学生打下一个比较好的框架,可以保护学生不容易受不同思想影响太大,以至偏离太远。对于福音派,自然就是保护学生不容易受自由派影响。不过,我想最终的效果也得看教授是谁吧。 我特地把系统神学留到了最后来上。一是因为刚来时英语太差,而系统神学牵涉到很多的神学、哲学术语。我想太早上可能读起来会太累。二是因为我之前也算稍微读过一些系统神学方面的书,已经有点基本的了解,也不是很担心自己会偏离太远。三是因为想到既然一[......]

阅读全文

我是孤儿吗?

    M弟兄来自一个经济还不错的国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来自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很有经济实力的。就像来自温州的人并不表示一定是个有钱人。
他跟我差不多时间来到这里读书。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子。这是一位非常有运动天赋的弟兄。刚来的时候,跟几位美国的弟兄聊起乒乓。他们问我打得怎么样,我说Just so so。他们表达得好像也是会打的。结果真打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用左手也可以应付他们了。然后他们说再也不能相信我的Just so so了。当然我的Just so so 是真的。在国内比我打得好的人无数。 碰[......]

阅读全文

希伯来文圣经历史——旧约圣经可靠吗?

要拿到我们现在手上用的圣经,必须要先有造纸术和印刷术。而印刷术是在15世纪才在西方由古登堡发明。最早的一本完整的旧约印刷版是公元后1488年面世的。如果摩西五经是由摩西在公元前1400左右写的话,从最早的原稿到我们的印刷版圣经,一共经历了将近3000年。 3000年的时间,当然有许多故事可以讲。我们集中在旧约圣经的流传这个话题上。 我们分几个阶段来讲:公元前300年以前,公元前300到公元后135,公元后135到1000,公元后1000到1450,以及公元后1450至今。 公元[......]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学习圣经原文?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学习原文。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学习原文将给我们一些很有用的帮助。 现在的圣经译本都是按照古代抄本翻译的。圣经初稿由于年代的久远都已经消失掉了。为了保存,古代的人只能靠抄写。因着语言的变化,后来也再现不同的译本。 现在所用的希伯来文圣经是根据列宁格勒抄本编辑的。这个抄本是公元后1008年抄写的。虽然跟旧约最晚写成的书卷在时间上还是相隔了至少一千多年以上,但是因为是同种语言,而且文士抄写的时候非常谨慎,这个抄本在总体上还是非常可靠的。 不过七十士译本(希腊文旧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