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上的“自由派”——默想祷告

“自由派”是个神学的定义。我们称那些不相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不相信人的罪,不相信童女生子,不相信基督再来等教义的人为自由派。

但是“自由派”是否可以从行为上来定义呢?

一个不祷告的人,或者基本不祷告的人,是否也是一个自由派呢?

有人会说,不祷告是因为不相信导致的。所以,行为的自由派其实是神学的自由派导致的结果。

持这种立场的人,往往会问一个问题:“你说你信。但是你真信吗?”

这是一个有效的质疑。我也十分赞同神学上的自由派会导致人不祷告。

这是一种极好的反省方式。我也时不时以此来[......]

阅读全文

会遇符类福音专家 Robert H. Stein

Robert H. Stein (1935-) 是美南神学院的荣休教授。他是符类福音的专家。他写过好几本关于符类福音的书,其中包括 NAC 系列的《路加福音注释》(1993) 和 Baker 的《马可福音注释》(2008)。

这学期我在修一本希腊文的课 Koine Greek。刚好 Stein 教授南下,路过本校。他是Koine Greek 教授的教授。所以我们的教授就把今天的一次课给了他。让他给我们讲讲他 2014 年出的一本单单关于马可福音十三章的注释书《耶稣、圣殿、和再来的人子》。

都[......]

阅读全文

如何在 SBTS 图书馆主页正确导入图书信息到 Zotero

这篇是特地为 SBTS 的同学写的。如果你还没有开始使用 Zotero,那么赶紧用起来!一小时内学会,终身受益!当然,一小时内学会的前提是看我的视频教程 ^_^(点此观看教程[时长:36 分 41秒])。

前段时间,从 SBTS 图书馆主页导入图书信息到 Zotero 时,发现结果是乱七八糟的。出版社和出版社地址常常是一模一样的信息(我已经忘了,可能都是出版社,也可能都是出版社地址)。最常见的是信息不全(见下图)。

所以,我建议同学们不要不要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直接从新版的图书馆搜索主页[......]

阅读全文

[送人]出来读神学之前……

前面的几篇连载有一个很主要的目的,是给那些英语基础不好的弟兄姐妹分享一些“生存指南”,主要是围绕学业来谈。这篇文章,我想从多个方面来分享自己对于神学教育的思考。谈谈对北美神学教育的体会,谈神学生,也谈地方教会。(我的看法一定是局限和有偏见的。但是希望至少可以引发教会更多的思考。另外,有鉴于本人对欧洲的神学教育基本处于无知状态,所以,文中的“西方神学院”若不是引用其他学者的话,则基本上是指一知半解的美国神学院。更具体地说,也就是自己稍微有接触或者有侧面了解的神学院。)   哥[......]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八)- 学业完结篇

其实一年之后,对学位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了。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根据学校的开课情况、自己的兴趣、服侍工场的需要、未来的规划、实际的情况等因素来安排选课和其他日程。我就一次性结束学业的讨论。以后再分别就读神学教育和申博的心得作专题分享。


GCTS 一般提前把下一年(至少半年)的开课计划挂到网上。所以我们可以确定半年至一年内会开什么课。按照学位的要求,边计划、边调整每年的选课即可。下面是我 3.5 年的实际选课表,道硕 (M.Div) 以及神硕 (Th.M, 未完成) 选课表。


Pasted Graphic 4.png


简单说一下这样选[......]

阅读全文

安息日会——弟兄姐妹否?可以团契否?

最近一部电影《血战钢锯岭》在国内基督徒圈子内引发非常热烈的讨论。有的基督徒视之为一部福音电影而极力推广,有的却非常反对视其为福音电影。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电影的主人公多斯来自安息日会。而“安息日会是否是异端”这个问题本身也极具争议性。本文无关电影,笔者想趁此机会谈谈安息日会的历史形成、主要教义以及现今的情况。最后,就福音派信徒是否可以与安息日会信徒一同团契提出建议。

 

 

安息日会现今的规模

 

阅读全文

圣诞老人是怎么看待耶稣的?—— Aída Spencer

[前几天给以前的一位教授 Aída Spencer 写信,想通过她请教她的丈夫(我原来的系统神学教授,据他自己说邮箱里有成千上万封未读邮件)关于安息日会的书籍(他之前跟我提起过安息日会以前被视为异端,后来回到正统。看了他推荐的书籍以及其他找到的材料,写了一篇文章关于安息日会的文章。计划明天发表)。正值圣诞季,她回信时,问我有没有向华人同胞推荐她这篇关于“真正的圣诞老人”的博文。我描了一眼,一看这么短,就推荐给了太太翻译。于是,就有了以下这篇文章。原文发表于教授夫妇的博客:aandwspencer[......]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七)- 第一个暑假(兼谈选课)

腓 3:13-14 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

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向着标杆直跑”的图片搜索结果




前面提到,经过一个多学期的学习和那位韩国学长的多次指点迷津后,我终于感觉自己好像有点明白读神学是怎么回事。

因为英语水平不好,所以选课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有些人冲着好的教授去,管他/她要求多不多。有些人避开要求很多的教授。我希望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点。个人与神的关系、家庭、教会服侍、人际关系、身体健康、上课,这些都跟时间有很大的关系。我的体会是,如果选课选[......]

阅读全文

买一本书,支持一间缅甸神学院


如何过感恩节?

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知恩感恩。没错。这是感恩节的主旋律。


不过,我想提议,让我们在感恩节来临之迹,做一件让他人感恩的事。

如果你想不出可以做点什么,那么下面我就来提供一个主意:买一本书,支持一家缅甸神学院。

Pasted_Graphic.png

该神学院全称是“缅甸福音圣经学院”(Myanmar Evangelical Bible College [MEBC])。现任院长 Joshua Park 在哥顿·康威尔神学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做院牧。副院长 Nun Hmung[......]

阅读全文

隐基底卷轴(En-Gedi Scroll)的重生


blob.png


死海西岸有一个地方叫隐基底(En-Gedi)。大卫曾经逃到那里躲避扫罗的追杀(撒上23:29)。隐基底一直有犹太人居住。公元6世纪左右,有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座犹太会堂。

blob.png


1970年,考古学家们在那里发现了那座犹太会堂。同时被挖掘出来的还有一些羊皮卷轴。但是那些都已经被焚毁、炭化了。那些卷轴并没有被丢弃,而是被很好地保存了起来。他们期待有一天科技能够帮助我们了解这些卷轴内隐藏的秘密。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blob.png

将近半个世纪后,我们迎来了这项科技。肯塔基大学(University of Kentucky)一位名叫[......]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六) – 加倍的挑战、加倍的恩典

      学校有一份推荐的道硕选课进度表,其中系统神学是放在第一年上的。但是我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一是想把系统神学建立在解经的基础上(后来明白其实系统神学和解经的关系也并非简单的基础和上层结构的关系)、二是怕自己英语不行,专业术语太多吃不消。

      第一个学期过了,英语也有了明显的提升,但是还是比较弱,而且对读神学这回事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第二个学期的课有两门是在第一学期的基础上选的。一是希腊文 II,二是新约解经法。

 [......]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五)- 恩典大过挑战

      记得开学初 Orientation 的一次聚会上,牧导主任问了在场的所有新生,有多少人清楚自己将来要做什么。然后她说,根据她的经验,有三分之一毕业后也还是不完全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有三分之一毕业后所做的跟刚进神学院时想做的完全不一样。只有三分之一在神学院毕业后做他们原来计划要做的事工。 

     我当时听了有些惊讶。一个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没有异象)的人怎么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我当时可是带着读博的目标冲出来的。可[......]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四)- 会遇恩典

sl_16432520.jpg


看到他人的简历,

****年:本科;

****年:硕士;

****年:博士,

我们可能会有各种不同的感受。但是有多少人会去想像这些学位背后的酸甜苦辣?多少人可曾想到这些学位背后亦藏着丰盛的恩典?大概只有亲历的人、亲近的人以及关心的人才晓得。

谈完自己薄弱的基础以及所面对的挑战之后,是时候开始讲讲我主的恩典对我是如何的格外丰盛。


刚到的时候,没有碰到谁的英语可以完全听得懂。美国人打招呼用着我们在英语教科书上从来没有见过的:What’s up? 最常见的是 How are you? 不过就算是这个简单的问候,我[......]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三)- 文化冲击之二

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出来前英语基础如此差劲,对美国的了解如此糟糕。有些人可能在国内憋得发闷,一出来就如鱼得水。但是我相信还是有足够多的人从我的经历中得帮助。对于那些想送子女出国的父母,也需要好好了解自己的子女们出来将会经历怎样一个过程。

一位东南亚某贫穷国家来的弟兄。有一次跟美国朋友分享自己的需要。他只是把对方当成朋友来分享。最多也只是希望对方可以为他祷告。可是,对方理解成他在委婉地求物质帮助。然后告诉了另外的同学。最后转了一圈,回到自己耳中。他气得不行,跟我说,以后再也不轻易分享[......]

阅读全文

我在 GCTS 的日子(二)- 文化冲击之一

Culture Shock Isn’t Always Shocking

2011 年 8 月,第一次孤身一人,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一个奇怪的国度。她被洗脑般地描述成敌人,却又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移民国家。而骂她是敌人的人和偷偷送子女到她那里去的人很有可能正是同一批人。我正在乎的是:全世界都在散布着她那里的教会正在衰退,我却是来这里的神学院求学的。我能学到什么?我有什么是需要警惕的?这些都是我出发前就在思想的问题。不过,正如前文所暗示的,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首先需要关心的不是这些问题,而是要怎样“存活”下来的问题。

在底特律转机。提着行李,顺利过了海关。还记得母亲非要在行李中[......]

阅读全文

1 2 3 4 5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