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我在 GCTS 的日子(一)- 起飞

ham-mainnew.jpg

箴 20:24 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定。人岂能明白自己的路呢?

想不到真的已经正式结束了 Gordon-ConwellGCTS)的学习。我想,现在也是从个人的角度来分享一下对这个学校的一些体会了。一方面是与所有支持我的亲人、朋友们分享这几年的学习,另一方面也给将要选择神学院的准神学生、或者要送神学生出去的教会做个参考。我希望我的分享尽量是客观的,不带个人偏见的。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完全客观这是不可能的。我一定有我自己的角度和限制。所以,我希望读的人不要下定论,说:这就是 GCTS。不过你可以说:这就是“泥土人”眼中的 GCTS,至少是他用有限的文字所描绘的。为了避免给读者造成完全客观的印象,也为了文章的易读性,我尽量从个人性的角度来分享。很多的想法并不是想要表达一种对错,而是对过去的一种描述而已。

来到 GCTS 就读,对我来说可算是一种偶然。不过我相信这是神的安排。读大学的几年时间,一直在为呼召这个问题在挣扎。一面是感受到心里对教会有一种无法理喻的负担,一面是对呼召的不确定、自己的软弱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梦想不肯放下。最后,意识到关键之处在于是否愿意放下自己,全时间摆上。愿意回应心里的那份感动之后,马上就是选择神学院的问题。

初中毕业之后,我对英语的态度基本上处于应付状态。读大学期间,为了达到毕业的要求,去裸考了四级。记得当时考了 69.5 分(最后一次百分制)。考试只为求过。考完后,还“不知羞耻”地夸耀说“70 分以下我最高”。既然过了四级,就想要不顺便试试六级吧。次年,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好几年前出的六级单词书,过了一遍,就去考了。结果考了 427 分。本来也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按照总分 710 分(第一次改制),也算是超过 60%了!后来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想到去打开平时基本不会去点的学院网站。结果竟然看到一则刚放出来的保研申请。一看,除了其他几项我都刚好符合外,连六级的要求 425 分,也刚好多了 2 分!当时的我,还在为呼召的问题而挣扎。出于几个原因,选择了保研。于是,当一位六级考了 423 分的同学在努力地准备考研英语时,我继续把大把的时间放在了团契里,同时抽空考了个驾照。

本科时一位室友曾经说:“为什么要浪费生命学英语?等我们强大了,让所有外国人都来学中文!”我当时表示严重同意。研究生需要修一门英语课。而我则是想极力逃避英语。

当时学校规定,只要六级考试超过 480 分,就可以申请免修那门英语课。于是,我冒了一个险。不选英语课,报了六级考试。令人惊喜的是,竟然考了 486 分!是以,我又一次成功地不必碰英语了。

我本来以为我只要研究生一毕业,这辈子再也不需要碰外语了。可是,我大概注定是逃避不了了。

导师三番五次地暗示我去读博。我自己在读研期间,接触了中、英文的学术期刊后,便明白,中文和英文世界在研究领域的差距不是一般大的。在呼召的事情上一直的挣扎,也让我想到,如果哪天真的摆上了,大概也是一定要去读读英语文献的。这样,我现在不正是好好准备英语的时候吗?于是,我跟导师说,我去考雅思吧。这样,至少不论是在自己的方向继续读博,或者是将来读神学,都会用得着。

暑假花了将近 40 来天的时间,除了周末聚会,其它事情什么都没做。恶补英语。最后终于把雅思考了。成绩并不是很理想,阅读 7.0,听力 6.5,写作 6.0,口语 5.5。这样根据雅思的计算公式,综合成绩是 6.5。看起来还算是不错。当时去网上搜索了雅思和托福成绩等效公式,有的说雅思 6.5 约等于托福的 80,有的说约等于 90。不过,我想如果是考托福的话,我当时的水平顶多也就 70-80 之间。

研究生快要毕业时,我也终于结束了在呼召上的挣扎,把自己降服下来。打算开始申请神学院。

经历了中、英文世界的学术水平差距之后,我的首选便是申请美国的神学院。但是当时对神学院的了解很少。我在网上搜索到一张介绍华人界比较认可的北美神学院名单。于是,我就厚着脸皮,挨个发邮件去问他们是否接受我的雅思成绩。我还顺带附上了美国接受雅思成绩的大学。我已经忘记了当时到底问了几所神学院。只记得大部分都只接受托福成绩。三一神学院接受雅思成绩,但是要求每项都达到至少 6.5 分,而不是综合 6.5 分。招生办还问我有没有打算再考一次雅思。我直接回答说:没有!只有 GCTS 一所学校向我伸出了橄榄枝。

然后,我才开始慢慢去打听这所学校究竟如何!我发现,原来旧约大师华德凯瑟在这里作过院长。原来讲道学泰斗罗宾森也还在这里任教。北大出版社出的《圣经导读》作者 Douglas Stuart 和 Gordon Fee 也都是这里的教授(当时 Gordon Fee 已经离开了)。

后来,又向几位来访温州的作神学培训的老师打听这所学校。他们再次确认说这所学校不错,是个打基础的好地方。

不过,后来我发现 GCTS 的奖学金申请是前一年 12 月 1 日截止。我当时申请的时候,已经过了截止日期了。这就意味着我没有任何奖学金。之前跟教会长辈谈的时候,教会长辈的意思倾向让我申请新加坡神学院。于是,我便去申请新加坡神学院了。本来以为既然 GCTS 都已经录取我了,那么被新神录取应该是毫无疑问的一件事情。我已经准备好加入那些早我一步去新神的弟兄们了。不过,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新神给我答复,大意是:原则上录取你,但是希望你到社会上工作两年后再过来读。

工作两年!当我收到这封信时,连教会长辈也明白,神的意思不是让我去新神了。

我向 GCTS 申请延期了一年,在教会里全时间服侍了一年时间,同时申请次年的奖学金。很奇妙的,GCTS 给了我一份免学费的奖学金。

于是,我就这样来到了 GCTS。

带着蹩脚的英文水平来到 GCTS 的我,将会遭遇什么呢?——请听下回分解。

2 Responses to 我在 GCTS 的日子(一)- 起飞

  1. 生死祸福 says:

    弟兄,不得不说,你除了强大的实力外,你也很懂得如何考试。赞一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