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GCTS 的日子(八)- 学业完结篇

其实一年之后,对学位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了。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根据学校的开课情况、自己的兴趣、服侍工场的需要、未来的规划、实际的情况等因素来安排选课和其他日程。我就一次性结束学业的讨论。以后再分别就读神学教育和申博的心得作专题分享。

GCTS 一般提前把下一年(至少半年)的开课计划挂到网上。所以我们可以确定半年至一年内会开什么课。按照学位的要求,边计划、边调整每年的选课即可。下面是我 3.5 年的实际选课表,道硕 (M.Div) 以及神硕 (Th.M, 未完成) 选课表。

Pasted Graphic 4.png

简单说一下这样选课考虑的因素,供有需要的人参考:

  • (前面已经暗示,选课不可避免地受学校开课的影响。不过 GCTS 的教授比较多,学生在安排选课计划方面还是拥有较大的自由度。)

  • 新约课在第二年就已经完成了。后面就专注在旧约领域,以便更好地与以后进修旧约衔接。

  • 第二年夏天,才感觉自己的口语可以去应付讲道学了,所以修了讲道学。

  • 系统神学放到最后,因为希望带着解经的基础去学系统神学(系统神学是在 CUME 校区修的,前半学期 II,后半学期 III)。

  • 选修课基本都是集中在语法。旧约研究常常涉及各种语言。我对语言学没有兴趣。但是学了语言,至少可以读得懂学者们都在讨论什么。

  • 很多人教授和学长都推荐通过 BTI 去哈佛修门课,一是体验,二是对申博或有助益。所以最后选择修了希伯来文快速阅读。去了后才发现这门课是博士生教的 -_-!!。课上有几位犹太人学生,经文读得很溜,刚开始我的眼睛都跟不上他们的嘴巴。有点受刺激。这不也是我的圣经吗?为什么我却这么不熟悉自己的圣经?连基本的朗读都不行,还什么唯独圣经?(后来发现其实他们作词形分析却不是很好。)

  • 一共有三门课是以网络形式修的。当时 GCTS 的网络课是可以自行安排时间的,只要在 6 个月内完成就行。第一个学期经一位学长推荐,修了一门。春学期开学时才提交专文。结婚后,把强度放缓了,又选了两门网络课,而且还用了 Pass/Fail。

  • 第二年开始作教会实习。本来打算去华人教会服侍,后来经过一波三折,去了学校旧约教授 Dr. Stuart 牧养的教会。他说自己原来在哈佛读书的时候,去的就是当时奧肯嘉(Ockenga)牧养的公园街教会(Park Street Church)。当时奧肯嘉牧师一周讲三篇。所以 Stuart 自己开始牧会的时候,就对自己说:为什么我不可以呢?于是,他也开始一周三篇的教导。周日早上的主日学听他讲课、主日崇拜听他讲道、晚上团契又听他讲一个小主题。因为跟他作实习,所以在周间有一个中午,他又请我们去他办公室吃 Pizza,一起讨论教会的事情,再跟我们分享他自己的牧养经验。

  • 第三年又申请了另一位教授的助教工作。教授看我刚结婚,给我的工作非常少。非常感恩!

[出生太晚,错过了很多 GCTS 以前的好教授,比如旧约华德凯瑟(Walter Kaiser),讲道学罗宾森(Haddon Robinson),还有新约的戈登·费依(Gordon Fee),威廉·孟恩思(William Mounce),毕尔(G. K. Beale)。后来又听说,原来章力生竟然也在此求过学,并且任过教,而且当时还常跑去哈佛论道。连我现在跟的导师也在 GCTS 任教过。虽然现在世界级的教授似乎比起以前都少了许多(好像各个学校都差不多),但是神还是给了 GCTS 不少的好教授。感恩。]

其实从这个道硕 (M.Div) 课表可以看出,道硕真的没学到太多东西。基本上是东一点、西一点。每个领域都是浅尝辄止。

[在此,也呼吁教会不要对刚毕业的神学生抱太大的期待。他们虽然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但是学习的也就这么点东西。而且也不知道教授教得如何,学生又学得如何。至于学习和灵命,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教会需要给神学生更多的耐心、关怀和引导。如果把神学院比喻成现在教会的儿童主日学,那么神学生的教会就是儿童的父母。父母若是把孩子丢在儿童主日学,期待自己的孩子从主日学毕业后,摇身一变就是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可以开始照顾自己了,那简直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笑话。(我想以后再把神学教育作为一个专题,谈谈自己个人的看法)]

GCTS 的道硕一共是 30 门课(每门 3 学分)和 6 个教会实习单元。其中有 26 门是必修课。如果开学前通过新、旧约概论的入学考,则可以再增加 2 门选修课。那么就是 24 门必修课和 6 门选修课。真正把你和其他同学区别开来的是你的选修课和课外时间的使用。

对宣教特别有负担的同学会把选修课集中在宣教相关的课程。对辅导有负担的同学会把选修课集中在辅导相关的课程。而我考虑到以后要报读旧约博士,所以选修课基本上集中在语法。

课外和假期也是同理。有的同学花很多时间参与教会服侍、有的同学在假期参加短宣。我的假期基本上在修课。 因为英语基础不好,也不得不花更多课外时间来完成作业。母语是英语的同学可能花 3 天就完成的作业,我要花 2 周才能完成,而且质量未必比他们 3 天完成的好。这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每当挣扎在英语世界的时候,一个非常强烈的感受时常涌现:再也不要让国人经历这样的痛苦了。我们要一起为中文界的神学教育而努力,让更多的国人可以直接用中文做神学研究。

道硕毕业后,回国服侍了半年多的时间。同时也在思考申博的问题。评估了自己的情况之后,决定回到 GCTS,一边读 Th.M,一边申博。申博需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尤其是考 GRE 和提交论文范文。有些同学是利用假期的时间备考 GRE,完善一篇论文。我的假期基本上没有空闲时间。回国后的服侍比学习更、更、更忙。估计是体力严重透支、抵抗力下降的原因,出国前打了疫苗后还大病了一场。根本没有时间备考 GRE、申博。

令人感恩的是,刚好美国修改了法律,允许陪读的配偶以部分时间学生的身份修学位。跟太太商量后,我们决定由太太作为全时间学生,我则以陪读的身份出去,一学期只修两门课,把剩下的时间拿来备考 GRE、申博(我想以后再以申博作为一个专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综合了各种因素之后,最终决定只申请美南这一所学校。2016 年的愚人节,收到了美南发来的录取通知书。于是,就和太太一起办理了退学手续,于春学期结束后,离开了这所令人怀念的学校。那里的教授、职工、同学、校园、公寓都让人想念。

主啊,求你继续大大使用这所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