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我在 GCTS 的日子(四)- 会遇恩典

sl_16432520.jpg

看到他人的简历,

****年:本科;

****年:硕士;

****年:博士,

我们可能会有各种不同的感受。但是有多少人会去想像这些学位背后的酸甜苦辣?多少人可曾想到这些学位背后亦藏着丰盛的恩典?大概只有亲历的人、亲近的人以及关心的人才晓得。

谈完自己薄弱的基础以及所面对的挑战之后,是时候开始讲讲我主的恩典对我是如何的格外丰盛。

刚到的时候,没有碰到谁的英语可以完全听得懂。美国人打招呼用着我们在英语教科书上从来没有见过的:What’s up? 最常见的是 How are you? 不过就算是这个简单的问候,我也常常不知所措,因为我常常把它跟 How do you do? 混淆了。后来跟韩国同学聊起来,发现他们学的跟咱们国人差不多,都是 How are you? -I’m fine. And you? -I’m fine too!!! 每次跟韩国同学用这种“教科书式”英语打起招呼,都要笑喷。美国同学反而看得莫名其妙。

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一位可能刚刚才认识的同学边走边聊时,在 MainDorm 门口碰到了一位也是刚从韩国来的神硕同学 K。这是我在 GCTS 碰到了第一位我能够完全明白其英语的人。最后发现,K 简直就是恩主为我量身订做的朋友。K 以最优异成绩从首尔大学硕士毕业。他在自己宗派的神学院读了道硕,也是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在加拿大作过交换生。他所在的神学院每年选一位毕业生,支持其出来读神学。那一年的奖学金给了他。

记得好多次,我不会点菜。就跟着他。他点什么,我就指指他的托盘,跟餐厅打菜的老奶奶说:(跟他)一样(The same)。屡试不爽。直到有一天,不知道是真忘了还是假的,老奶奶说:他刚才打了什么来着?我忘了。我赶紧把这位同学叫回来,把食物给她看。-_-!!!

有一天,K 对我说,想去买辆自行车。我也没事可做,就对他说,我跟你一起去吧。于是,他拿着打印好的路线,我们就途步出发了。出了校门三百米左右是一个路口。我们停下来看地图。刚好一位发白老奶奶开车经过。她停下来问我们是不是迷路了。K 说我们在附近找自行车店。那位老奶奶立刻邀我们上车,把我们载到了地图上的地址。然而,那里显然不是自行车店。老奶奶又帮我们向店主要了本地电话薄,找到自行车店的电话,确认了新店地址。然后又载我们到了新店。把我们介绍给了店长后,她就离开了。离开前,她说:“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突然想到把自己也包括进去了,赶紧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说:“除了女发的以外。”黑发店长只能在一旁陪着笑。

K 看了几辆自行车后,看中了一辆银白色的。但是 400 刀的价格超过了他的预算。于是站在那里犹豫着(不过现在想想,以他的智商,不知道当时的犹豫是不是在希望店长降价)。我看他犹豫的样子,就跟他说:“要不我跟你一起买吧。这样万一我需要时,也可以骑。”(其实我只是想让他好接受一点。我自己没有任何骑自行车的打算。)看来他确实很想要那辆车,答应了我的提议。于是,我们各付了 200 刀,把它买下了。一看:嘿,上海产的!

我们(准确的说应该是 K)跟店长聊天时,说到我们都是 GCTS 的学生。店长说,这么巧,我老爹以前也是 GCTS 的。我们姓 Kerr。那幢建筑 Kerr Building 还在吗?就是以我爹命名的。我们瞬间就被惊讶到了!原来一个小小的自行车店店长都这么有来头!

买好了车,我们打算离开。可是难题来了:一辆自行车,两个人,怎么回去?正打算逛回去的时候,店长说:跟我来!我们跟他到了店后面的院子里。他拎了一辆蓝色二手自行车,说:拿去吧!我们再次被惊讶了。“您的意思……是送给我们?”“是的。骑回去吧。”

于是,我们感恩满满地各骑一辆自行车回校了。

那一天,我们遇到了两位天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