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在日本宣教十八年的同学 Peter 的小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了个鸡蛋大补的原因,夜里竟然睡不着觉。起来打开电脑,翻到了去年 12 月 22 日的一篇摘记。摘记中的弟兄已经毕业回新加坡了,所以我想现在可以发表,或许会给读的弟兄姐妹一些勉励,正如我曾经得到过勉励一样。时间过去挺久,不知道怎么下手整理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所以就权当做一个个单独的小故事来读好了。)

今天(华人神学生)欢送会分享完之后(讲太多了),Peter 和他太太 HL 过来我们家,跟我们聊了许多。
HL 说我走的路是正确的。她说她女儿在哈佛读博士,跟我的经历几乎就是一样的:要非常努力,并且还要让教授知道自己,不仅仅是学业上,而且还要有其它方面。
这对我有些鼓励。

他们又跟我们分享了他们自己的经历。
Peter 说以前还在新加坡教会服侍的时候,他想要去读神学,但是教授的牧师不让。他等了七年后,神让他去宣教。他就去了日本。宣教了十八年后,他终于可以来到美国来读神学。他当时也想过申请新神。新神说他这种情况只需要一年就可以给他学位。但是神最终带他来到了哥顿·康威尔神学院。

还在日本宣教的期间,日本一位黑邦老大从楼上摔下来,全身瘫痪不能动。没有人愿意照顾他。因为如果他不开心,随时都有可能杀了他们。
教会一位长老志愿照顾他。有一次她大胆地问他可不可以请她的牧师来为他祷告。他答应了。于是 Peter 每天去为他默默祷告。祷告完他就离开。两个月后,他竟然可以借着拐杖行走。他后来受洗信了主。黑邦的人听说他好了,就去找他。但是他拒绝再跟他们来往。那些人不信他真的信了主,他就把受洗的证书钉在门外。按照他们的规矩,退出的人要自己剁一个手指。Peter 只是每天带他查经,但是他自己把手指剁了表明退出的决心。

Peter 说自己在一个非常保守的教会长大。那个教会不相信圣灵的恩赐。有一天他带祷告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似乎有油浇在他的头上。他就被改变了。后来教会的人问是不是有人为他按手。他说没有。教会的人不能接受他,把请他离开了。
他在参加一次聚会的时候,有一位先知在聚会中指着他说,他缺少经验和训练。后来他就去了日本宣教。(他的爷爷就是被日军杀死的。这就是福音的大能。)
Peter 说他自己没受过神学就教育就去宣教了。神也特别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异象来带领他。
当时在教会中,有一位姐妹的丈夫不信主。一年复活节和圣诞节两天去教会。有一天 Peter 按照平常的习惯为会众提名祷告的时候,那位姐妹的丈夫的头像显在他面前。并且神告诉他去请这位丈夫做他的翻译。Peter 说他一年只来两次。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做他的翻译。但是如果他下周来的话,他就问他试试看。后来那一周他竟然真的来了(不是节日)。于是 Peter 就问他是否愿意做他的翻译。他竟然答应了!
这位姐妹的丈夫后来也成了信徒。

这位弟兄原来肾里面有癌细胞。医生说活不过五年。Peter 为他祷告的时候,对他说:他会活到见到自己的孙辈。这位弟兄到现在还活着,并且已经有了两个孙辈的孩子。
他也是一直帮助 Peter 一家的人。有时候他甚至会追着 Peter 要给他钱。
有一次,他一定要把一些钱放在 Peter 那里。他们刚开始想不明白。后来他的女儿得到了哈佛的录取通知书,需要有存款证明。他们刚好用那钱打了三个月的存款证明。他女儿去了学校后,那笔钱就被用掉了。这是神事先的预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