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不在真空中作学术

再思真理与合一

十一年前,本科还没毕业时,我就已经在考虑宗派与合一的问题(见链接)。当时是考虑在真理的基础上如何”现实地”面对宗派问题。十一年过去了,我不认为我已经找到了答案。我想我看到的现实是:从宗派性神学院毕业的弟兄姐妹开始陆续回国服侍,国内教会也开始有了宗派的觉醒,宗派的问题在国内越发突显。不过,面对这个问[……]

阅读全文

真正的教育

两周前的开学礼(8 月 29 日)上,院长 R. Albert Mohler Jr. 讲了一篇信息,主题是《万有靠他而立》(西 1:13-26)。我很感恩那天去参加了。因为这篇信息对我们的处境也是非常适切的。他这篇信息的中心是:耶稣基督是真教育的核心。

院长一共讲了六点:

  1. 没有引[……]

阅读全文

国会山浸信会周末营一年后的回忆

弟兄的建和推荐,从 GCTS 毕业之后,立刻就驾车南下,前往府的国会山浸信会(CHBC)参加他的周末营(Weekender, 2016年5月12-16)次周末营给了我很大的收。可以是我生平第一次近距离地察一间相对较成熟的教会。

个周末主要是美国的教会而举办(每年[……]

阅读全文

[送人]出来读神学之前……

前面的几篇连载有一个很主要的目的,是给那些英语基础不好的弟兄姐妹分享一些“生存指南”,主要是围绕学业来谈。这篇文章,我想从多个方面来分享自己对于神学教育的思考。谈谈对北美神学教育的体会,谈神学生,也谈地方教会。(我的看法一定是局限和有偏见的。但是希望至少可以引发教会更多的思考。另外,有鉴于本人对欧洲[……]

阅读全文

安息日会——弟兄姐妹否?可以团契否?

最近一部电影《血战钢锯岭》在国内基督徒圈子内引发非常热烈的讨论。有的基督徒视之为一部福音电影而极力推广,有的却非常反对视其为福音电影。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电影的主人公多斯来自安息日会。而“安息日会是否是异端”这个问题本身也极具争议性。本文无关电影,笔者想趁此机会谈谈安息日会的历史形成、主要教义以及现今[……]

阅读全文

买一本书,支持一间缅甸神学院

如何过感恩节?

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知恩感恩。没错。这是感恩节的主旋律。

不过,我想提议,让我们在感恩节来临之迹,做一件让他人感恩的事。

如果你想不出可以做点什么,那么下面我就来提供一个主意:买一本书,支持一家缅甸神学院。

Pasted_Graphic.png

该神学院全称是“缅甸福音圣经学院”(Myanmar Evangelical Bib[……]

阅读全文

鱼丸村记——鱼丸村村民和大砍刀的故事

鱼丸村记

诗 14:1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

——仅以此文献给欧洲鱼丸村村民:生于鱼丸村,勿做愚顽人。

欧洲最近出土了一部重要古籍。考古学家们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成功地破译了古籍中晦涩难懂的古文字。古籍封面写着《鱼丸村记》,内页副标题:《鱼丸村村民和大砍刀的故事》。学者们对古籍文字的某些[……]

阅读全文

“平等”亦或“互补”?——圣经中的女性角色

在持福音派立场的哥顿·康威尔神学院读书的一个好处是你可以听到在一定神学边界(我还是以“福音派”做为边界,虽然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以内的不同声音。

当如何看待女性在教会中的教导角色?今天的“教务长论坛”(Dean’s Forum)特别邀请了本校的两位教授——Dr. Jeffrey Niehaus[……]

阅读全文

倾听无神论者的心声

今天中午学校请了哈佛大学的一位院牧(什么?哈佛大学有院牧?) Vanessa Zoltan 来学校做个人经历分享的讲Vanessa Zoltan座。(首先得澄清一下:教授把她邀请过来是因为他觉得基督徒有必要听听无神论者是怎么说的,并不是认可他们的信仰或者无信仰。)讲座的题目是“虔诚的无神论者:非宗教性经历的近距离观察”(DEV[……]

阅读全文

温州教会的未来在哪里?

温州曾经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但是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拆十字架也好,“五进五化”也好,都只是外部的压力。外部的压力一定会有影响,但是其影响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是负面的,也有可能会是正面的。而正面或是负面,主要是看教会内部,或者说教会成员的实际情况。

温州教会无疑在历史中经历过大复兴。我有幸亲身体验[……]

阅读全文

当如何面对教会可能的再次分裂?

2006 年在思考宗派与合一的问题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重新发表于此)。

几天前的一晚和一位弟兄聊天,其中一个话题又是教会的合一。合一之所以重要,因为耶稣基督在被卖前的“大祭司祷告中”,将它做为一个重要的主题(约 17 章)。而大到普世教会,小到地方教会,我们可以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达到合一。

[……]

阅读全文

选择在附近神学院就读的神学生比例增加

ChristianityToday 2015 8 26 日(今天)发表了一篇关于神学生选择神学院的趋势报导

神学立场一直以来是神学生选择神学院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到现在为止可能大部分神学院的学生都是把神学立场做为选择神学院的一个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但是另外一个因素正逐渐突显出来。

报导[……]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三)——我们是为了信仰

前面第一篇《十字架的意义》和第二篇《有形十字架的象征意义》是为了说明: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我们教会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站出来维护了。但是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那么正如有一位长辈所说的,这就是最愚蠢的作法。为什么要做一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带来麻烦的事?然而显然我们的政府一点都不[……]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二)——有形十字架的象征意义

读了前一篇文章《十字架的意义》,有一些人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基督徒所说的十字架是一个无形的十字架,而现在被拆掉的是有形的十字架,所以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我们要维护的是无形的十字架,因此有形的十字架被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错。当我们说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指的并不是现在教堂顶上的十字架[……]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一)——十字架的意义

 

“19 那些自以为在受造物当中可以直接寻见上帝隐密的人,不配称为神学家。20 唯有明白通过十架与受苦才能得见上帝隐密的人,才是真正的神学家。21 荣耀神学把坏的看成好的,把好的看成坏的,只有十架神学能够看清真相。”马丁路德在海德堡论辩中提出以上三个论点。1

荣耀神学是指人透[……]

阅读全文

教会为要保住“违建”而妥协是行不通的

听说设办公室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并且拆“违建”仍然是一个很好的威胁,迫使教会就范。加上三江的事情,拆“违建”确实成了一个比较有震慑力的威胁。但是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谨慎思考。我的观点是:教会为要保住“违建”而妥协是行不通的。——我希望我是错的。

“违建”是一个不能改变的事实。所以“违建”若是[……]

阅读全文

来自津巴布韦的呼声

Jorum 弟兄来自津巴布韦( Zimbabwe,非洲南部的一个国家)。他从小就被寄养在另外一个家庭里面。他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在他长大的过程里面,也是一直被当作“外人”来对待。所以他的童年生活一点儿都不幸福。

十几岁的时候,Jorum 信了主。弟兄后来进了津巴布韦神学院读书。毕业后努力侍奉,[……]

阅读全文

中国的基督徒是否需要自己的感恩节?

美国的感恩节始于移民清教徒。他们带着梦想来到新英格兰地区之后,没想到生活异常艰难。后来得到了印第安人的帮助,得以渡过难关。因此就有了他们的感恩节。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与这群第一代移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感恩节成为整个国家的节日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

那么今天中国的基督徒也要过感恩节吗?

美国的[……]

阅读全文

一个支持贫困家庭小孩的设想

大部分的人旅游都是到繁华的旅游胜地。积攒大把的钱,只图一时的享受。但是我在想,更值得去的(更有意义的)地方或许是一些贫困的地方。不是带着享受的心态,而是带着使命。去看看那里有什么需要是你可以帮助的。

比如说,支持国内贫困家庭的小孩。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讲到他捐出去的钱并没有到达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

阅读全文

侍奉者的家庭和服侍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教会就像一条狗。无论你摆上多少,TA 都能轻易吃掉。”教牧学的教授如是说。

服侍人员的家庭成了一个热点议题。保罗也特别有讲到服侍人员的家庭责任。比如提前 3:12-13 “执事只要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儿女和自己的家。因为善作执事的,自己就得到美好的地步,并且在基督耶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