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朗文《箴言书》注释(2006)

朗文(Tremper Longman III)很多基督徒来说应该是个比较熟悉的名字。从威敏神学院拿到道硕。然后在耶鲁取得哲学硕士和哲学博士。后在威敏任教多年。现在也是 HK TTI 的教授

上学期的旧约研讨会主题是《箴言书》。每位同学从教授给的书目中选择一本来介绍。很多书都是专著。我选择了朗文的 Baker 系列注释书。因为注释书对以后的服侍更有帮助。当时既没时间也没必要读完整本,所以就读了导论部分和他对 8-9 章(智慧的身份)的注释(一般来说,读完导论部分,差不多可以了解作者对这卷书的整体看法了)。读完之后,有些困惑与失望。以下做些选择性的分享。

1. 作者与写作日期

朗文认为所罗门并不是传统认为的大部分箴言的作者。他基于以下理由:a. 有些章节已经给出了作者(比如箴30:1 亚古珥,31:1 利慕伊勒),自然无需争论。 b. 箴言常常是在日常的口语交流中产生,之后才逐渐被书写下来。 c. 箴言书中某些箴言与埃及和亚兰文的箴言很像,并且后者比箴言书成书要早。 d. 传道书和雅歌虽然都称所罗门为作者,但是其实所罗门并非实际的作者。

那么箴 1:1 称所罗门为作者要怎么解读呢?朗文认为这节经文只是全书序言(1:1-7)的一部分。它与 1:8-9:18 无关。序言将所罗门作为作者,只是要表达所罗门对箴言书的重要作用。箴 1:8-9:18 并非所罗门所写。朗文仅把 10:1-22:16 和 25:1-29:27 视为所罗门的手笔。在他看来,箴言的写作和收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七十士译本和马所拉抄本的箴言书结构并不相同,所以朗文认为七十士译本反映的是早期的希伯来文原版。而希伯来文版本在被翻译成希腊文后,还在继续发展,最后成为今天我们手上的这个版本。而且,在他看来,一些重复的箴言也是后期添加的记号。可是朗文似乎并没有什么强有力的证据来论证前九章和所罗门无关。

K. A. Kitchen 研究了古近东的箴言形式。他发现古近东的箴言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有一个正式的标题,然后立刻就转到具体的箴言内容。第二类则有标题、序言以及具体的箴言内容。有时候它们也有小标题和结语。这两类箴言在公元前 3000 年之内的各个阶段都有出现。

箴言书 1-24 章明显属于带有序言的第二类。不过,在公元前 1000-3000 年之间,第二类箴言的译文倾向于比较简短或中等长度。而从公元前 1000 左右开始,第二类箴言的序言变得越来越长。公元前一千年内的箴言大多有一些自传的内容。但是箴言书 1-24 章没有任何自传的内容。这说明箴言书 1-24 章最晚可能是比较靠近公元前 1000 的时候。这也与所罗门所处的年代比较吻合。

2. 社会处境

朗文认为箴言有多种处境。有的是宫廷的处境(比如 23:1-3),也有的是平民家庭的处境(比如 10:5)。

3. 文本

朗文指出七十士译本和马所拉抄本的结构不同。不仅如此,有些内容为七十士译本或者马所拉抄本所独有。他接受 Barr 和 Waltke 的看法,认为七十士译本是一个非常“自由”的译本,并且受到了斯多葛派和犹太教 Midrash 的影响。

4. 结构

朗文将整卷书分为两部分(1-9;10-31)。他认为 10-31 章是长期历史中随机收集而成的。偶尔有几节经文被组合成一起。总体来说,上下文对理解某句箴言并没有太多帮助。 所以最好是每句箴言单独来解。不过他也指出 10-31 章要基于 1-9 章来理解。

5. 古近东背景

朗文认为箴言书和以色列近邻的箴言之间的关系是毋庸置疑的。他认为有些内容可能是以色列民从他们的邻居那里拿过来,改编之后成为自己的箴言。从形式上来看,1-9章和22:17-24:12与埃及的箴言比较相似,而 10-31 总体上与非埃及的著作比较相似。

6. 神学

朗文指出箴言书中并没有提到其他书卷中提到的救赎历史事件。整卷书也没有很强调约的概念。而且书中也只有零星地提及神/耶和华。

不过这卷书的神学性是很强的。比如敬畏耶和华(1:7)。只有敬畏耶和华才有智慧。再如智慧的妇人(Woman Wisdom,箴 8-9 章)。

7. 智慧的身份

朗文对智慧的身份的描述是最令我困惑的。要么我的理解有问题,要么他的表达确实很有问题。我觉得他有些描述是自相矛盾的。我把他在注释书(主要是导论和 8-9 章的注释)中关于智慧身份的话做些摘抄(为了更加清晰,有些句子可能作了简化。但是都是他自己的用词):

A. Jesus is the very epitome/embodiment of God’s wisdom. 

B. Jesus is in association with Woman Wisdom herself.

C. Jesus is Wisdom herself (p. 68).

D. Woman Wisdom is not a preincarnate form of the second person of the Trinity.

E. Jesus is not to be identified with Wisdom (p. 71).

F. Woman Wisdom is a personification of Yahweh’s wisdom and ultimately stands for Yahweh himself.

其中 C.“Jesus is Wisdom herself.”和 E.“Jesus is not to be identified with Wisdom.”特别令我困惑。到底对他来说,智慧和耶稣是什么关系呀?

 

朗文一方面将所罗门对箴言书的贡献降至最低限度,另一方面又接受箴言的正典性(正如他否定所罗门为传道和雅歌的作者,同时又接受这两卷书的正典性)。他特别提出透过新约来读箴言。这样,他就把箴言书中的智慧的妇人和新约中耶稣/神的智慧关联在一起。为了联系这两者,他几乎把新约中提到耶稣的智慧或者神的智慧的经文都过了一遍。有些地方在我看来有些牵强。

 

在我报告结束后,一位教授的评语如是:朗文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最近福音派中一批学者的趋势。他们一方面接受一些历史批判的研究(成书过程及作者等问题),另一方面又想维持福音派的神学。但是这两者之间有一条很深的鸿沟,无法跨越。他们只能强行将两者连接起来。

 

当然,这并不是否定他所有的研究。他仍然是一位优秀的学者。只是,我觉得他似乎太快地接受了批判的观点。同时又想继续持守保守的神学。但是这两者之间是一种割裂的状态(有机会再聊聊朗文对历史性亚当的说法)。

 

以前读一些所谓“大家”的作品时,总是毫无批判地全盘接收。现在慢慢发现,那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批判性地看待那些作品的能力。有时候一位教授的点评,就给人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学习的过程,其实也是培养这种能力的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