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让他有尊严地离开

N来自第三世界一个贫穷的国家。他曾经与村民名一起猎捕过老虎,也做过伐木工头。后来信主后开始服侍,又成了助理牧师,在另一个国家服侍,对象是从自己国家偷渡过去的难民。再后来,神呼召他出来继续深造。于是,他结束了服侍回了家,开始了申请。

当他申请的时候,家里人并不相信这是神的呼召。他的年幼的儿子也不相信。当他请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为他代祷的时候,他们不但不相信,还常常拿他开玩笑。有时候碰到他,就问他:“嗨!从美国回来了吗?美国那边怎么样啊?”后来有三个月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有出门,因为他很受伤,他不想出门碰到那些笑话他的人。

他家里很穷。并没有什么家具。他请妻子列出一张清单,列出家里需要的家具。于是她就列了一张清单:时钟,熨斗,桌子(他们当时家里没有桌椅,只能坐在地上吃饭)……这些清单上的物品大概要工作两年才能挣得到。后来,神都一一为他们预备了。特别是那套餐桌。他儿子说:“爸,我们怎么可能付得起那些家具的钱呢?然后神从天上扔下来给我们吗?”他凭信心跟厂家预订了。交钱的日期快到了。如果他再交不出钱,可能就要面临坐牢的危险。但是神奇妙地借着一个人的奉献为他解决了。厂家把那套餐桌送到了他的家里。

N把全家人都叫过来。他问儿子:“现在这套餐桌在这里。你有没有碰过它们?”儿子说,没有。他又问:“你有没有用你的手把它们搬到这里来?”儿子说,没有。他说:“既然我们没有一个人碰过它们,它们现在在这里了,难道不是上帝从天上赐下来给我们的吗?”全家没有一个人可以反对他去读神学了。

神又奇迹般地为他准备了申请签证用的钱。(那笔钱就是为他做个证明。他自己一分钱也不能用。)然后又奇迹般地让他通过了签证申请。然后,又借着一个人为他奉献了机票的钱。于是,他身无分文地来到了美国。

N来的时候是冬天。他的国家没有雪。当他看到照片里有雪的时候,他不相信天上真的会下雪。他怀疑是有人把雪粘到墙上去,然后再拍照的。到了美国,看到了真的下雪了。他相信了。

低温对美国来说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他们的室内是有暖气的。如果不嫌麻烦,还可以砍点柴,在壁炉里生个火。既省钱又锻炼身体。学院的校舍没有空调,有暖气。N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暖气这回事。所以他盖着薄薄的被子,冻了好几天,直到跟另一位同学谈起自己那几天冻得不行的时候,才得到了提点,明白了暖气这回事。

美国是一个跑在车轮上的国家。车是家家户户不可或缺的财产。他们的汽油虽然涨了不少,到现在价格还只有每加仑(3.785升)3.67元。相对他们的工资来说,这并不算是个很重的负担。学院坐落在一个乡村小镇。没有公交。我以最快的速度步行至最近的火车站,总计42分钟。若是想去最便宜的超市购买日常用品,还得驾车上一段高速。所以,我深刻地体会到没车等于没“腿”。这两年,都是靠别人的“腿”出门。若是没有恩典,周末连饭也没得做。

N刚来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是店。有人在他刚来的时候给了他一点点吃的。他就靠着那点食物撑了几天。他来的时候就是身无分文。学校给他免了学费,但是住宿费和饮食费对他来说也是个天文数字。他平时在餐厅打工,假期又以打扫学校的公寓挣点小钱。但是就算是这点钱,他还要寄一部分回国给他的家人。凭他那点收入,根本交不起住宿费和餐费。现在就要毕业了,还欠学校一屁股债。我不知道在我来之前,他是如何度过的。

我来了后,慢慢了解了他的情况。于是,周末做饭的时候,常常特意多做一些,请他吃上一顿,或者留些炒好的菜给他,让他自己做个米饭即可。后来我有了些犹豫。我想,我自己也只是刚好足够,都这样请他吃,是否对得起支持我的人?我这样算是对神负责吗?但是又看到学校并没有其他同学可以这样一直帮助他。我若不帮他,岂不又是连看得见的弟兄都没有去爱?这样,似乎又是没有遵行神的命令。我陷入了伦理困境,内心挣扎了好一段时间。上学期有段时间,内心的挣扎,再加上学业压力,没有像以前那样炒菜请他吃饭,也没留什么菜给他。换句话说,我有些有意地“忽略”了他。我怀疑他靠着韩国泡菜撑了好多个周末。我的内心也有好些愧疚。但是再后来礼拜天我做饭的时候都没怎么见到他,所以也就渐渐没有特别在意这件事情。

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从这周开始,学校餐厅的MealPlan已经结束,所以我也结束了在餐厅吃饭的日子,开始自己做饭。今天早上当我还在公用厨房喝着自己煲的骨头粥时,N走了进来,向我要一些米来做饭。我明白了,他的粮饷又断了。(他有时会拒绝别人的帮助,因为他感受到别人帮助他的同时,有时候一些言语或者态度伤到了他的自尊。感谢主,他没有觉得我伤到他的自尊,所以真有需要的时候,会主动来找我。)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没问题,弟兄。尽管用!”

当他开始淘米、放进电饭锅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问他:“你有菜吗?”他回答说:“没。”我明白我要怎么做了。赶紧说:“嗨!跟我一起吃吧!我刚买了很多菜,多炒点就好了。”他答应了。

上午,我把剩下的粥给了他当早餐。他津津有味地吃完了。中午,我烧了个莲藕猪排和牛肉四季肉,再加上韩国紫菜。吃的时候,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莲藕。

学校晚上有给毕业生提供晚饭,我想他的晚饭已经有了着落,所以中午留了一点炒好的菜,作为自己一个人的晚饭。下午晚饭前决定出去跑下步,锻炼锻炼身体。回来后,惊讶地发现他竟然还在公共厨房,而且似乎要准备吃中午剩下的那一点米饭。赶紧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学校的晚饭是要提供登记的,他没有登记,所以吃不成了。我赶紧说,别碰那剩饭,那个留给我明天吃。我这就给你做晚饭。他说七十分钟后就要离开了,可能来不及了。我突然想到了周二刚买的年糕,于是拿出年糕,问他有没有见过,我可以给他做,很快就可以做好。他说:“没见过。”我的心里又是一阵叹息。

二十分钟后,我们开始享用年糕。他非常喜欢年糕,说,他虽然错过了学校的晚餐,却吃上了一顿更美味的饭。

我问他离开前还有几天的饭需要解决。他说明天的饭已经解决了。剩下还有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他便要离开了。我向他保证:不用担心,这几天的饭包在我身上了。

我希望每一顿都可以为他至少做一道不一样的菜。

他刚来的时候,前几天在这里过得并不体面。

我希望,当他走的时候,能够有尊严地离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