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当代全球基督信仰的五大内在驱动力

今天的 Chapel 的主讲是 Brian Stiller。多伦多大学学士、威克里夫学院文学硕士、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教牧学博士。在 2011 年成Picture为世界福音派联盟的全球大使(Global Ambassador for the 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之前,他做了 12 年的加拿大天道神学院(Tyndale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院长。他今天的主题是  Global Forces Driving Christian Witness这标题不知道怎么翻译…暂译为“基督信仰见证的全球性驱动力”。英文很清楚,但是翻译成中文就觉得很别扭。觉得还是自己的题目表达得更清楚一些。)。社会思潮的变迁、网络的普及、经济的兴衰等都影响了基督教信仰在社会的见证。但是他主要关注的是教会的内在驱动力。他主要讲了五点。

  1. 基督信仰的影响力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扩大。重心不是在北美和欧洲,而是在南美、非洲、亚洲等地区。尼泊尔几年前知道的基督徒人数只有百来位,但是现在已经有有 140 百万。外蒙古 1990 大概只有四五位基督,现在有 55000 基督徒。
  2. 这是圣灵工作非常明显的时代。教会在 20 世纪以前对圣父和圣子的关注远超过对圣灵的关注。圣恩派的兴起,并且迅速遍及全球。越来越多人开始对圣灵论的研究。对圣灵内住的认识对基督徒生活产生影响。“我去哪里,圣灵也在哪里。无论我做什么,圣灵都在我的里。”
  3. 教会的本土化。在领袖和神学层次都有本土化。本地的教会领袖开始兴起。中国政府兴起的三自运动也在帮助中国教会更快本土化。他们懂得自己教会会友的文化、挣扎,也知道怎样更好地把基督信仰在特定的文化处境中微妙地表达出来。2010 年,中国的家庭教会领袖被阻,不能出国参加会议。但是一些教会奉献了一百万美元支持那些因为经济的原因不能参加会议的人。
  4. 基督徒在公共领域的积极参与。不仅仅只是关注灵魂的得救而已。耶稣基督“光和盐”的比喻是在讲基督徒在公共领域的见证。
  5. 对整全福音的理解。对个体的全人关怀,其中包括了社会公义的层面。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觉得这个也不能算是内在驱动力。可能用“主要趋势”来描述更为恰当。中国教会做为一个整体,好像确实在这五个方面都有某一程度的呈现。

这对每一位基督徒来说有什么意义呢?圣灵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带领。祂可能会呼召一个人特别投入到以上相关某一方面的服侍。最后 Brian Stiller 用自己的一个经历来告诉我们,圣灵可能会通过某些小事带领一个人慢慢清楚神在他/她身上的旨意。而我们要做的是,要存敏锐的心去分辨。而当我们感受到圣灵的带领时,要存乐意的心去顺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