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侍奉者的家庭和服侍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教会就像一条狗。无论你摆上多少,TA 都能轻易吃掉。”教牧学的教授如是说。

服侍人员的家庭成了一个热点议题。保罗也特别有讲到服侍人员的家庭责任。比如提前 3:12-13 “执事只要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儿女和自己的家。因为善作执事的,自己就得到美好的地步,并且在基督耶稣里的真道上大有胆量。” 能够照管好自己的家是做执事的前提条件。

圣经有很多的属灵伟人却没有敬虔的后代。比如以利的两个儿子(撒上 1-2;4),撒母耳的两个儿子(撒上 8:1-3)。大卫的几个儿子如暗嫩、押沙龙、亚多尼雅也都不好。他们是否没有尽到管理自己的家的本分呢?圣经没有明说。但是如果要这样推理,似乎也不为过度牵强。

以前国内的传道人容易圣俗两分,觉得在教会里服侍一定比其它事情更有价值。而且神也一定会在其它的事情上赐福与他们。所以比较容易忽视了家庭,或者说忽视了自己的家庭责任。

现在很多人开始谈这个问题。一个主要的原则就是,优先次序上,家庭应该在教会前面。这并不是说教会不重要。而是说,只有家庭不出问题,才能更好地在教会里服侍。一个家庭乱糟糟的人,如何在教会里有效地服侍呢?

这种说法很符合圣经的。保罗在前面提到作监督的资格时,也讲到“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 3:5)

当然,人也有可能走向一个极端,就是出于自私而只顾自己的家庭。尤其是现在追求享受的年代。人完全可以以圣经的名义照管自己的家,却没有尽心去服侍。但是更多的,我想服侍人员及他们的家庭大概会一直在一个中间状态挣扎。

这不是个完美的世界。总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学习、工作、服侍、生活,到处都能看到不完美。

就比如说读神学吧。很多的人在挣扎。这种挣扎很多时候跟学习的压力有关。时间就这么多,但是教授们给的作业似乎是永远都不能完全的样子。那些有家庭有孩子的还需要花时间在家庭上。有的还要打工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有的在教会里花比较多的时间服侍。对于国际学生来说,语言的限制使他们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来处理同样的作业。不但如此,如果想要请别人修改语法的话,还得提前完成作业。学校还有许多课程之外的活动,比如各种会议、各种讲座。这一系列的因素都在挤压学生的时间。熬熬夜,偶尔通通宵,对学生来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跟一位在另外一个学校读博的同学交流的时候,他分享到刚开始读博的时候,一天都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也没有什么时间与孩子在一起。现在已经恢复到六七个小时。但是其实他明年就要毕业了。

上周日那位宣教士分享自己在朝鲜的经历时,他拿出有一张朝鲜当地人的照片,中间有一位西方的年轻人与朝鲜人在一起。有人问那位年轻人是谁。他说那是他儿子。然后他解释说因为他在朝鲜那么多年,就没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家人。他对他儿子说,如果你想跟我相处一段时间,你必须跟我去朝鲜。所以他的儿子就跟着去了。我就追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在朝鲜工作这么久,你的家庭生活是怎么样?他说:我失去了那部分的“正常”的家庭生活。这话听着好沉重。

再想到之前读过的有关去缅甸宣教的美国宣教士耶德逊的家庭,还有以前读过的关于戴德生的故事,李文斯顿的故事等。他们所有的家庭都负上了很大的代价。如果按照现在我们所说的理想家庭状态。我想他们当初就根本不可能踏上宣教的道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中国、缅甸、非洲。

服侍主想要不付代价是不可能的。

当然,也有听到宣教士们说:上帝对宣教士的孩子是最好的。一位同学来自新加坡。他的家庭里有被日本军队杀死的长辈。但是神呼召他去日本宣教。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在日本宣教了十几年。他们的两个女儿后来去了哈佛读书。他们的女儿在快毕业时对他们说: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成为宣教士。正因为你们做了宣教士,才有今天的我们。

家庭有可能成为被服侍人员忽视的对象,也有可能成为服侍人员的偶像。愿神给所有服侍祂的仆人们智慧,懂得如何在家庭和服侍工场上都能尽上自己的本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