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拆十字架是逼迫吗?

我本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本来想写一篇该如何看待基督教的象征符号比如十字架。因为对此不熟悉,就写给一位系神的教授,问他能不能提供参考书目。他没给具体的书目,不过倒是给了建议:从教会历史去看基督教的象征是如何被对待。他顺带提出了一个问题:从社会学来说,多大程度上对基督教象征的攻击可以算是对基督教本身的攻击还是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

前些天在图书馆里用相机拍了一些辞典里的“象征”的词条。但是因为买的 Micro SD 卡是个廉价冒牌货,所有的照片都没存下来。现在已经开学了,估计也没时间写了。

教授的回信倒是引起了我一些思考:拆十字架在多大程度上算是对基督教的逼迫?当看到国内一些弟兄姐妹把拆十字架看成是一件要死要活的事情的时候,世界上有一些国家的基督徒正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失去生命。所以我想给拆十字架一个定位:它到底是属于何种程度的逼迫?网上专门讨论逼迫程度的内容并不多。可能是我搜索得还不够仔细。以下是我找到的一些相关的信息:

天主教传道会蒙恩的女人(Women of Grace)创始人和主席约妮特(Johnnette Benkovic)区分了逼迫的五个阶段:⁠1

1. 给目标群体制造一个特定的形象。

有些形象是捏造的。比如:基督教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确实有些宣教士认为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使福音也得以传给中国人。但是说福音是侵略的工具则是刚好相反的一件事。

有些形象是通过以偏概全的手段达到的。比如基督教是老弱病残的宗教。

2. 毁谤目标群体,控告他们有犯罪行为。

当然,有些也是捏造的。比如:宣教士拐卖儿童;宣教士吃小孩。

这次十字架风波中,说三江教会是违建是半真半假。说那些被拆掉的十字架全部都是违建就是赤裸裸的毁谤了。

3. 将目标群体边缘化。

比如共用场合不准谈论信仰。

4. 将目标群体的行为视为罪行。

比如基督徒的聚会被称为非法集会。

把十字架作为违建建筑也可以算为这个阶段。

5. 直接逼迫目标群体。

比如殴打、抓捕、判刑、罚款、监禁、杀害。

拆十字架属于哪个阶段呢?

好像归类为第 2 或者第 4 阶段比较好。算第 5 阶段有点勉强,因为拆十字架本身还没有涉及到对人本身的攻击。当然如果把它归类为对人精神层面的攻击,则可以归在第 5 类。

当冲突升级之后,开始直接有打人、抓人的动作。这时候比较明显是属于第 5 阶段了。

克里斯在一篇讲章提到使徒行传中的逼迫的等级。⁠2我想这篇讲章或许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们定位这次十字架事件:

1. 被驱逐出城外(徒 13:50-51)

2. 被关在监里(徒 4:1-3)

3. 被打(徒 5:40;26:9-10)

4. 被杀害(徒 7:57-58)

与之前的分析类似,拆十字架本身并没有包括在这里。冲突升级之后,有第 2 级和第 3 级的逼迫事件发生。

那么拆十字架和打人相比哪个算是更高的等级呢?

有些人把十字架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所以对他们来说,拆十字架当然比打人严重得多。

但是我觉得或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十字架本身是一个象征,它象征着耶稣基督的代赎,象征着救恩。它不是基督本身,也不是救恩本身。当那个十字架毁坏的时候,我想基督徒自己也会把它拆下来。拆下来之后也许也就会扔到垃圾堆里。我们并不会把它当作一个圣物来对待。我们知道它所要表达的信息才是更重要的。

所以,把政府用强力拆十字架的行为归为侵犯宗教自由或许更为恰当。它侵犯的是基督徒对信仰的表达。

如果按照保罗所说的,基督徒是神的殿,那么我想直接攻击基督徒的行为(打人、抓人)比毁坏象征物的行为(拆十字架)是要严重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次教会受到的逼迫程度其实是很低的。打人、抓人的行为是冲突升级之后才发生的,我相信并不是政府起初的计划。

而拆十字架的逼迫与世界上其它地区的基督徒受到的逼迫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以下是一些刚发生不久或者正在发生的例子:

尼日利亚的教会近年来常常受到炸弹的袭击。其中有的是我的同学的亲戚所在的教会。

2013 年 9 月 22 日,两个自杀式炸弹在巴勒斯坦的众圣徒教会(All Saints Church)爆炸,杀死了 127 人,250 多人受伤。

南苏丹自 2011 年 7 月 9 日从北苏丹脱离,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那时起,基督徒也开始受到广泛的逼迫。2014 年 5 月,一位名叫梅里·亚姆叶海亚·易卜拉欣(Meriam Yahia Ibrahim) 的基督徒受到了审判。她的父亲是穆斯林。她母亲在她父亲缺席的情况下将她作为基督徒养大。然而在南苏丹政府视她为穆斯林。她嫁给了一位基督徒丈夫。在怀孕期间,她被控告犯奸淫(因为嫁给基督徒)和叛教,分别要受到 100 鞭刑和死刑的惩罚。最终由于国际社会的关注使她逃过了一劫并且离开了南苏丹。

朝鲜在逼迫基督徒的国家中连续十二年来一直排名第一。朝鲜的基督徒一旦被发现家里拥有圣经,就要面临被监禁甚至死刑的危险。

由于最近 ISIS 的攻击,基督教在尼尼微已经绝迹。ISIS 所到之处,奸淫、杀害,无恶不做。一些基督徒宁愿把自己的孩子从悬崖上扔下去死掉,也不愿意他们落在那些极端穆斯林的手中。

看到这些消息,再回来看看拆十字架。我只能说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与世界其它一些地区的基督徒所经历的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我相信对于那些正在经历自己教会的十字架被拆的弟兄姐妹来说,这是一件很大、很令人痛心的事情,尤其是如果他们也亲自参与了教堂的建造的话。不过还是希望透过世界上其它弟兄姐妹们的遭遇提供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待这次事件。或许我们会多一点感恩。

 

1 http://blog.adw.org/2012/11/some-thoughts-on-the-five-stages-of-religious-persecution/

2 http://alivewithchrist.com/levels-of-persecution-in-acts-sermon-outlin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