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汽车那回事

因为去年回家前,就已经有计划要回来修读第二个学位,所以 12 月底回家前,就把大部分需要的家具都存放在一个地方。汽车自然也需要考虑。

本来一位同学要向我借车开,但是美国的法律规定,如果借车给别人,万一出了事,车主要付连带责任。要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方式便是先把车过户给那位同学,然后等我回来时再过户回来。但是那位同学在我回来的那段时间又刚好不在学校,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这个主意又不太合适。最终,还是没有借给他。

当时想到最简单的方式便是把车停在学校里,托给一位弟兄照管一下。(学校规定,如果下雪,铲雪时便要把车挪到指定的地方,如果不挪位,不但强制拖走,还要付拖车费。)我去找了 Campus Safety,当时是一位女职员在值班。我向她解释了我的情况,她很乐意地给了我一个临时停车证。我以为万事大吉了。

为了省钱,我又想把保险取消了,然后去车管所把车牌注销了。不好意思老是麻烦一位弟兄,所以写信写另外一位弟兄帮忙把车牌缷了寄到 RMV 去。然而想不到的是,接下来便是各种不幸。

为了确保我把车牌缷掉的情况下还能停在学校里,我写信问了 Campus Safety 的另一个职员。结果他回信说我这种情况,根据学校的规定,根本不可以把车留在学校,必须挪到校外去。他还转发给了他的上司。他的上司就再次向我强调,我不可以把车停在学校。所以原来那位女值班员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

然后我就赶紧写信给帮我缷车牌的同学,请他把车牌装回去。我又写信问一位关系较好的教授,请问能不能把车停在他家里。他非常热心地帮我跑 Campus Safety。后来 Campus Safety 竟然也网开一面,允许我把车停那儿。但是在我那位弟兄还没有把车牌装回去时,Campus Safety 的一位职员看到我的车已经没有车牌了,就严厉地问那位帮我照管车的弟兄,我的车是不是还有保险和车牌。然后他们便很生气地说我的车不能停学校里了。

最后,那位弟兄帮忙把他开到了另一位认识的弟兄家里完事了。

但是汽车的事情并没有到此完结。我联系了保险公司,请他们把保险改为只保强险,保到 8 月份。对方算好了钱,我在国内交了钱,以为终于可以万事大吉了。想不到回到美国后才发现各种麻烦不断。

开了邮箱,里面一大堆的信件。其中关于车的就有三种。一是保险公司从 6 月开始给我发帐单,要我交钱。如果不交,就会取消保险。然后政府那边要交税款,如果不交,就取消车牌。但是这些信件按照美国的法律,只能通过邮寄,不能用 Email 的方式。打电话问保险公司,他们说 7 月份开始一个新的保险年。所以意思是上次的钱只交到了 6 月份。但是上次跟他们联系时,他们并没有跟我说明情况!

于是,本来以为可以最早解决的事情,变成了最晚才能解决的事。要补交税款、补交保险欠款、重新购买新的保险、然后去 RMV 排队交钱恢复(reinstate)原来的车牌。

讲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明,在美国生活,虽然没有怎么碰到官僚的作风,但是如果不懂法,麻烦事也是一大堆一大堆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