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人

你,土人。

行为上的“自由派”——默想祷告

“自由派”是个神学的定义。我们称那些不相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不相信人的罪,不相信童女生子,不相信基督再来等教义的人为自由派。

但是“自由派”是否可以从行为上来定义呢?

一个不祷告的人,或者基本不祷告的人,是否也是一个自由派呢?

有人会说,不祷告是因为不相信导致的。所以,行为的自由派其实是神学的自由派导致的结果。

持这种立场的人,往往会问一个问题:“你说你信。但是你真信吗?”

这是一个有效的质疑。我也十分赞同神学上的自由派会导致人不祷告。

这是一种极好的反省方式。我也时不时以此来自我反省。

可是,我能说我不信吗?不信和小信的区别是什么?远离神、埋怨神,是在信里面的行为,还是在不信里面的行为?我能把一个远离神、埋怨神的基督徒看作非基督徒吗?一个努力追求纯正教义的人,有没有可能不祷告,或者不怎么祷告呢?

我想,从行为上来定义“自由派”,也是有一定的空间的。

一个信仰上帝的人,也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了上帝。软弱、退后、跌倒。以至于不再祷告,或不怎么祷告。

当一个人不再祷告,或者不怎么祷告的时候,他与神之间生命的联结断了。失去了与天的联结,也就失去了至善力量的源泉。恶念便做了王。自我中心、骄傲、虚荣、嫉妒、纷争、攀比、厌烦、冷漠、苦毒、埋怨轮流在心中掌权。愁苦、软弱、无力成了生命的常态。纯正的教义不也常常被用来作为毫无怜悯的攻击武器吗?

这不是善恶二元论。善定能胜恶。只是人的里头没有良善。良善乃身外之物。“只有一位是善的。”人需要那位“至善者”的帮助来胜过罪恶。但是,当人不祷告,或者不怎么祷告的时候,他已经自动与那至善者作了了断。他成了行为上的“自由派”,行恶有自由,行善却无力。

如果仅仅从神学上来定义自由派,那么对软弱中的基督徒,解决之道看起来似乎是相信正确的教义。可是,一个似乎已经相信了正确教义的人,如何来相信正确的教义呢?基督教是否能约化为一套纯正的教义呢?

这样的表达诚然有些危险。也有自立稻草人的嫌疑。毕竟,没有人会说基督教只是一套教义。可是,在实际生活中,却似乎常常有这样的现象产生。

按照实际生活中的现象,我们暂且先把教义与救主作个切割。如果这两者之间非要区分出个优先次序,那么,无疑救主才是基督教的核心。教义带我们更认识这位救主。教义极其重要,却是指上救主。但是人如何与这位永活的救主(是的,此刻仍然活着)互动?仅仅通过教义吗?祷告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教义。

祷告是人本的吗?看起来似乎完全是人本的行为。

但是,祷告却又完全是神本的。

祷告的对象是神。祷告的基础是一位听祷告的神。祷告是因为人承认自己软弱,承认自己需要神。祷告也是人承认神的所是,自己的所是。人把主权交出来,以神为神,让人做人。

当然,这里所说的祷告,不是法利赛人式的“炫耀”祷告。

“我身躺卧、我心却醒。”这句再美的诗词,也挡不住一个残忍的事实:失眠中……

不过,可有几个失眠的夜里,心里涌现出过一个微小的声音:起来祷告!?

那不是别的,乃是至善者发出的邀请。

一位还没有完全被罪恶所蒙蔽的基督徒,当他不祷告时,或者不怎么祷告时,他一定是痛苦而无力的。

起来,跪下,祷告。结束你的痛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