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前,本科还没毕业时,我就已经在考虑宗派与合一的问题(见链接)。当时是考虑在真理的基础上如何”现实地”面对宗派问题。十一年过去了,我不认为我已经找到了答案。我想我看到的现实是:从宗派性神学院毕业的弟兄姐妹开始陆续回国服侍,国内教会也开始有了宗派的觉醒,宗派的问题在国内越发突显。不过,面对这个问[……]

阅读全文